艺术家李国修病逝,台湾人民艺术家下台一鞠躬

作者:成人娱乐

台湾戏剧大师李国修间接接证实自己罹患癌症。

李国修曾做过一次手术,但因坚持工作导致癌症复发。

李国修病逝 台湾人民艺术家下台一鞠躬

2013/07/25 | 特约撰稿员/杨素| 阅读次数:3414| 收藏本文

台湾屏风表演班艺术总监李国修日前因大肠癌病逝,享年58岁。20多年前,爱戏如痴的李国修放下影视红星光环,毅然投入剧场工作,留下《京戏启示录》《半里长城》《三人行不行》等近27部创作剧本,以喜剧为基调,记录许多外省族群坐困愁城、有家归不得的无奈与飘零,更为许多市井小人物留下了故事。

舞台上的精湛成就,让李国修被尊称为台湾的卓别林;“一生做好一件事,功德圆满”更是他戏剧人生的座右铭。但有媒体曾问他,在他创作的27个剧本里,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个?他的回答从没改变过,“我最满意的作品是下一个!”

图片 1

台湾媒体报道,李国修今天出席舞台剧记者会时,间接证实自己罹患癌症,并且宣布《京戏启示录》明年一月份加演的场次全部取消。

屏风表演班艺术总监李国修,召开记者会宣布因为癌症将暂别心爱的舞台,但休息之前,李国修却坚持要演完,除了明年一月加演的3场宣布取消外,剩下的三场,咬牙也要演完。这部舞台剧《京戏启示录》其实这部戏对李国修来说,意义深远,因为剧本写的是父亲的故事,他也把自己一生的座右铭,也就是一段爸爸的叮咛写进剧本中,成为经典台词。李国修隐瞒癌症病情排戏,就是想好好把这部戏演完,剧团演员徒弟们看在眼里,都很心疼。

投身剧场

1955年底,祖籍山东莱阳的李国修生在台北。他的父母系于1949年东渡来台,与许多漂泊的外省族群一样,逃难时身无分文、家境清寒,只能挤在台北市中华路铁道违章建筑旁栖身。加上学历不高,一家子都是靠着李国修父亲的手艺活、制作京剧戏靴谋生,母亲则因思念故乡成疾,终日不愿踏出家门半步。这段成长的记忆,也成为李国修创作灵感的来源之一。

李家有5个小孩,李国修在家中排行第4,从小充满表演欲望,喜欢相声,因此大学时虽然念的是世界新闻专科学校广电科,却积极参加话剧社,毕业后更投入剧场演出及创作,与同学李天柱成为台湾小剧场先驱——兰陵剧坊第一代成员。剧团杰出表现让李国修受到瞩目,着名主持人张小燕与新锐制作人王伟忠的电视综艺节目《综艺100》,重用李国修、李立群、顾宝明等新锐演员担纲短剧演出,让他成为台湾最家喻户晓的喜剧演员与金钟奖最具潜力戏剧新演员奖肯定。

图片 2

但是名利双收的日子与明星光环,并没有使李国修满足。综艺节目边演边编剧的经验,让他对掌握谐谑喜剧情境得心应手,更随时冒出无数荒谬的点子。1984年,他与赖声川、李立群共组表演工作坊,作品《那一夜,我们说相声》轰动一时,也开创了台湾表演艺术与剧场演出全新时代。1986年,因创作理念与赖声川不合,至美国及日本休息半年后,他正式离开表演工作坊,自创屏风表演班,从创团作品《1812&某种演出》起,无悔地投身剧场这条不归路。

离开荧光屏与表演工作坊,李国修对自己的征途并非如此肯定,他甚至曾在新剧作首演后,因观众无法接受或看不懂内容而感到低落、自责。此时,他还曾与妻子王月持新婚戒指为束修,远赴广州拜相声大师马季为师,希望搞清楚相声到底是什么。但李国修毕竟是剧场人,因此他回台后不再有相声演出,而是专注经营屏风与剧场创作,终于引领了台湾小剧场的进一步发展。

李国修与家人

据悉,李国修去年即被查出罹患大肠癌三期,并手术切掉大肠15公分,对外只是宣称长了瘜肉。但据传,李国修今年初复检时,发现癌细胞已转移到肝脏。今天(12月21日),李国修出席舞台剧记者会时,对外间接证实自己罹患癌症的事实。而原定于明年1月12日至15日《京戏启示录》的加演场次,也因此全部取消。李国修表示,自己将暂别热爱的戏剧舞台专心养病。

即使已经病魔缠身,李国修还是坚持要演完9场舞台剧,说什么都不想放弃的就是这部戏。舞台剧《京戏启示录》演的就是李国修父亲的故事,靠着这部舞台剧,他追忆一生做京剧戏靴的爸爸。

以自己的语言演出自己的戏

集编、导、演于一身的李国修个人风格强烈,擅长以快速节奏推展线条繁复、交错剧情,带领观众在剧中载沉载浮。尤其他从上世纪90年代陆续创作《三人行不行》《半里长城》《莎姆雷特》《西出阳关》都是叫好叫座的喜剧经典,让屏风发展成为台湾剧场的指标性团队。1994年,上海举行国际莎士比亚戏剧节,李国修将《莎姆雷特》带到了上海,也成为改革开放后台湾剧团到大陆演出的第一人。

拿捏精准、创作巧思与反复排练,是李国修作品质量保证的原因。更令人称道的是,他诚实而深入剖析他的家庭、自己成长经历,有过去的大陆、旧时的台湾,混杂着山东话、客家话、台语的语境,透过一个个小人物的故事串连起荒谬的政治与现实,都是来自他毫不留情、不遮掩地挖掘自己,却又以慈悲心说出时代的沧桑与集体的记忆,成功地把台湾的观众带进了以往高不可攀的现代剧场。

在李国修的创作中,始终坚持以自己的语言演出自己的戏,传达对土地、家族及人的热爱,不依赖国外翻译作品。例如关切现代都会生活与生命情感的《婚前信行为》《婚外信行为》《征婚启事》;感慨已逝岁月的《港都又落雨》《蝉》。台上演得自然,台下千百万人则随着戏又笑又哭,倾倒泪下、媚惑众生。

其中最受人瞩目的作品,就是他书写父执辈战乱流亡、在台湾落地生根的血泪家史——半自传剧作《京戏启示录》。透过一幕幕悲喜剧,描绘那群被冻结在时间与孤岛上的老兵与外省族群的悲凉与无奈,以荒谬形式一一呈现,《京戏启示录》更是他的代表作。在此之前,即兴喜剧、一人演多角的特殊形式是屏风的招牌风格,但《京戏启示录》带出大时代与家族流亡史,让他坦然地说,“我已经不在乎观众笑不笑了”。

只是台湾市场始终不够大,艺文消费人口不足,也让李国修即使耗尽心血也只能惨淡经营,多次借贷度日,只为了让一出出新剧能够上档。甚至2001年,剧作《不思议的国》因碰上美国“9·11”攻击,导致票房惨淡而停演,屏风差点解体,新剧只能停演。可是这一切困顿,并没有改变李国修热爱剧场与创作的初衷,浑身是戏的李国修,以上千场的舞台表演,响应了观众的期待。

成都晚报7月3日报道台湾屏风表演班艺术总监、素有“台湾莫里哀”之称的李国修,昨日凌晨因大肠癌在台中病逝,享年58岁。昨日上午10点半,李国修家人在医院举行“李国修最后一次谢幕”说明会,并发布了他的录音遗言。获知李国修病逝,刘若英、小S、林弈华、潘玮柏、黄韵玲等圈内人士表达了悼念之情。马英九、龙应台等也发表悼文。

李国修,台湾戏剧大师,集编、导、演及剧团负责人于一身。曾参与兰陵剧团、表演工作坊的演出,后来开创屏风表演班,现任屏风表演班艺术总监。同时,他也是国立台北艺术大学剧本创作研究所兼任副教授,其妻为台湾知名艺人王月。

人一辈子要做好一件事,父亲的叮咛,李国修不只写进剧本里,还当作人生座右铭,他演自己的父亲,彷彿穿越时光,重温父子对话,经典戏码,已经要演第4次,对他来说意义深重,李国修对剧团演员隐瞒病情,就是想好好完成排练。剧团演员樊光耀称:当然很心疼,之前我们自己大约猜到,之前可能病情不只是一个息肉,在一年多以前,他是说做了一个小手术。

“一辈子,做好一件事情

淡看生死

30年前,李国修是靠着在综艺节目上演短剧搞笑闯出知名度,接着投入剧团表演,创立屏风,靠着《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攀上事业高峰。

就功德圆满”

2011年中,李国修却面临人生的大考验。他意外发觉大肠癌恶化,必须住院治疗;即使如此,李国修仍坚持完成当时正在进行的《京戏启示录》巡回演出,才暂别舞台,含泪谢幕,并靠信仰度过化疗煎熬。病中的李国修依然开朗,说自己“只是运气不好”,病魔带来一份人生的考卷,而他现在“正努力做功课,希望能写出最完美的答案”。

只是他原本打算病后重返舞台,甚至创作宗教剧还愿,表达对生命的哲学思考。但今年6月间,由于病情不乐观,李国修不愿再积极治疗,而是选择与家人团聚最后时光。当李国修交代后事时,据他的儿子说,还自我解嘲虽然待在病房里,但是却“像在一艘豪华邮轮上,正待启航”。至于死亡,只是“走向另一个舞台,在那里我会认真修行我的编、导、演,继续我的最爱:开门、上台、演戏”。他更交代生后不要办场面悲戚的追思会,“希望大家开开心心来和一位老朋友告别”。所以指名徒弟曾国城担任主持人,“只有一个要求,就是逗大家笑”。

图片 3

2004年10月,屏风表演班作品《西出阳关》真爱版,

李国修在剧中自编自导自演,图中左二为李国修。

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则在李国修过世后公开表示,感谢李国修替台湾孕育无数创作表演人才,让舞台剧有了崭新的生命,并留下丰富的文化遗产。马英九也说,李国修之所以能在剧坛屹立不摇,除了他愿意尝试各种题材的演出,还有他愿意传承、培养人才的大爱,真正落实“一辈子,做好一件事情就功德圆满”的精神。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则说她自己感到“好像一个小学同学走了”的难过心情,更盛赞李国修守护台湾表演艺术的“苗圃”,是真正的国民艺术家。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也形容李国修是“伟大的斗士”,更是台湾最重要的人民艺术家之一。

“时机若到了,不要急救让我走”

早期编导剧本风格轻松诙谐,李国修为舞台剧奉献25年,几度累垮,依旧心系剧场,演艺圈众多徒弟手牵着手流着眼泪,陪李国修宣告暂别舞台,接下来李国修得面对人生最严酷的一场考验。

身后的波澜

只是没想到,在李国修身后,却也因为创作引发了一连串争议。原来当年他与赖声川等人共同创作《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暗恋桃花源》等经典作品,后因理念不合而拆伙。但有一些质疑者则借着李国修故去的这个机会,批评赖声川当年独占创作与执导的功劳,有剽窃、抢功之嫌。

不过屏风表演班则强调,不愿在李国修伤逝之际再掀波澜。并澄清,《那一夜,我们说相声》的剧本是在赖声川的概念之下,由李国修、李立群集体即兴创作而成。之后剧本被收录在《赖声川剧场作品集》中。李国修生前并未对此公开表示任何意见。至于《暗恋桃花源》的源起的确是李国修老师在南海路艺术教育馆,看到某表演团体的排练和某幼儿园的毕业典礼因档期错乱,造成两个活动同台进行的荒谬情境。因此将点子提供给赖声川,之后则由当时参与的演员共同发展而成。同样参与两部剧的李立群也决定出声灭火,证实李国修为《暗恋桃花源》创作起了头,但规划、导演都是赖声川。所以对一些批评者的质疑,李立群说,其他人并未参与,同时“《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就是我们3人的创作,没赖声川,我跟国修做不到”。

李国修在舞台上,总给人焦虑、神经质,急性子、追求完美的印象,也曾因为有人看不惯他的表演而纠结,他在生活中更是喜怒哀乐真诚流露;据他自己形容,哭点低到连看卡通都会哭得很伤心。

但李国修也说,对许多人的质疑目光,他甚至一度纠结到想上门去解释,但想了许久才豁然开朗,人并非为解释自己而活,最重要是要有自信、快乐。他也说,从事戏剧的人能大哭大笑,展现真性情,反倒是社会上压抑的人太多,因此应该提倡“流眼泪运动”,希望大家解放内在情绪,才能活得更健康。

如此精彩的一个人,终于还是走到人生的尽头,黯然地步下人生舞台。但他宁可倾家荡产也为戏剧无悔付出的执着,以及如此真挚又感人肺腑的作品,不但感动无数观众,终究还是通过剧场留了下来,成就台湾集体记忆的一部分。

说明会上,主治医师表示李国修在治疗期间和医疗团队互动良好,常鼓励大家“正面思考”,但6月住院时病情不乐观,上周表示不愿再积极治疗。此前,谈论生死之事,李国修曾说:“如果菩萨要接我走的时机到了,我不要急救,就让我走。我已经准备好了。”

早在1996年,“屏风”十周年《京戏启示录》首演,李国修在记者会上就曾当众朗读他为自己写的墓志铭:“这里躺着一位小老头,终其一生未完成他‘建立两百人的全职剧团’以及‘兴建一座屏风专属剧场’的梦想。在墓碑前,无需放上一束鲜花,你只需要放上一张你曾经观赏过的屏风戏票。”

最后嘱托

“追思会是一出戏,要让大家笑”

李国修妻子、艺人王月,因出演《流星花园》中杉菜的母亲而广为人知。王月在说明会上哽咽感谢大众的关爱,表示:“他带着满满的爱离开了我们,他这次住院就清楚自己可能没有出院的机会,因此做足了准备,和家人们相聚,更录了录音,感谢众人对他的关爱。”

李国修在录音中交代徒弟不要办场面悲凄的追思,希望大家开开心心地来和老友告别,更指定和他有三十年师生情谊的“屏风二师兄”曾国城担任告别式主持人,“我不管你想什么,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逗大家笑。”他还说:“屏风的代表颜色是红色,告别式当天,会场服务的屏风同仁和义工照旧穿红色制服,我没有任何忌讳,来参加的朋友们想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就穿什么。请当作来看一出戏。”

儿子承诺

将把父亲的作品拍成电影

李国修在录音中说,自己留下了27个剧本,将走向另一个世界,继续演戏。据悉,李国修的儿子李思源本在美国学电影,一年多前暂停学业,返台提早入伍,只为就近陪伴父亲。他还对李国修承诺,未来要把他的作品改拍成电影,《北极之光》则是首部。从住院起近一个月一家四口的相处,成了李国修最欣慰的最后一程,他说,“我最大的骄傲,是我一双子女都非常孝顺。”

据悉,李国修的告别式将另行公告,除了至亲好友,他特别强调务必让一路支持、爱护屏风的戏迷也能参与这次的“演出”。进场时,可带着一张曾经观赏过屏风的戏票。

马英九曾获其亲自指导

妻子周美青也是他的粉丝

获知李国修过世的消息后,马英九、龙应台等都发表悼文。马英九称李国修是台湾舞台剧的泰斗,为台湾孕育了无数的创作表演人才。他还回忆起担任台北市长时,曾与李国修一起演出的点滴细节。

马英九回忆2001年他任台北市长时,曾与李国修在大安森林公园同台演出,并获得李国修的亲自指导。他写道,“当下我就明白,国修老师之所以能长期在剧坛屹立不倒,除了他愿意尝试各种题材的演出,还有他愿意传承、培养人才的大爱。回首十几年来,屏风表演班走过世代交替与经济不景气,戏迷不但没有流失,还持续广受年轻人喜爱,追根究底应该就是国修老师力行父亲庭训‘一辈子,做好一件事情就功德圆满’的精神,感动了你我。”马英九还透露,已给王月打过电话,请她和一双儿女好好保重,他还代表夫人周美青转达慰问之意。据悉,周美青是李国修的粉丝,2011年李国修传出大肠癌第三期,同年底宣布暂别舞台时,周美青曾特别买票进场到后台探视。

人物

祖籍山东的李国修是华人剧坛难得的全方位剧场艺术家。他于1986年创立屏风表演班,代表作包括《婚前信行为》《没有我的戏》《三人行不行》《西出阳关》《京戏启示录》《女儿红》等。李国修还集创办人、剧作家、导演、演员于一身,素有“台湾莫里哀”的美名。此前,他和李立群登台演出的《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是台湾上世纪80年代小剧场创作的一出代表作。

在其带领下,屏风表演班坚持原创剧作,共发表40出原创作品,以实验小剧场的常态性演出,累积大剧场的艺术格局与观众基础。表演班演出类型多元,喜剧与悲剧均有杰出表现,内容层面与社会生活息息相关。屏风表演班至今完成1532场次演出,历年作品巡回全球23座城市,观众累积逾130万人次。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