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网友说看到最后是女人的战争,那些

作者:明星八卦

让全球剧迷引颈盼待,波澜壮阔的史诗级美剧《权力的游戏》最后一季终于要开播了。这部改编自乔治·雷蒙德·理查德·马丁笔下长篇小说《冰与火之歌》的史诗级剧集,不但被誉为当代影视创作的巅峰,其浩瀚复杂的世界观及七大王国的离合纷争,更显然从历史记载中汲取了不少灵感。

大家好,我是爱看电影的小学生。

图片 1

图片 2

第七季在万众期待中开局,豆瓣评分高达9.8分。

图片 3

《权力的游戏》进行到第七季,除了坦格利安家族的丹妮莉丝,兰尼斯特家族的瑟曦,其他家族的女性也逐渐在权力的斗争中崭露头角,如提利尔家族的小玫瑰,史塔克家族的珊莎和艾莉亚,铁群岛葛雷乔伊家族席恩的姐姐阿莎,多恩死去的奥伯伦王子的情人和三个优秀的女儿。

苏格兰中部的杜恩城堡是本剧的拍摄地之一,过去也曾经是苏格兰名门斯图尔特家族的根据地。事实上,作品与苏格兰历史同样有着密切关系。在当时的年代,贵族们为争夺王位,各大家族之间内乱不休,故事除了参考15世纪的兰开斯特和约克之间的玫瑰战争,与苏格兰的长期内乱局面亦有着更深层次的关联。

图片 4

随着《权力的游戏》最后一季即将结束,争夺铁王座的战斗肯定会有更多流血事件发生。当故事接近尾声时,回顾所有的重要时刻是很有趣的。有些时刻似乎是不可避免的,而另一些时刻则是由剧中角色的决定带来的。有时这些决定是出于同情,有时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虽然这些决定在当时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它们却影响了该剧的其他事件,永远地改变了一切。来看看《权力的游戏》中一些改变的决定吧。奈德去君临

当然,更重要的是七国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贵族后裔的血腥战争,家族之间的报复,《权力的游戏》展示出男性的嗜血,但剧中的女性角色则毫不逊色男性,她们同样冷血,极具个性。

与以往的十集不同,本季度只有短短的七集。在首播集中,除了“冰与火之哥”琼恩之外,最令人注目的还是女性关键角色的故事。

图片 5

北境史塔克家族北境之王琼恩·雪诺,南边君临城瑟曦·兰尼斯特登鼎女王,东边龙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作为《权力的游戏》主角之一,珊莎·史塔克由一位憧憬嫁给皇太子的无知少女,逐渐变成强悍且精明的女性领袖。

比如,艾莉亚·史塔克在孪河城扮成瓦德·佛雷,在红色婚礼的发生地不动用一兵一卒将“黄鼠狼”家族的男丁一网打尽,让践踏宾客权利的人终于得到诸神的惩罚。

如果奈德·史塔克留在临冬城,情况会大不相同。当他被要求担任国王之手时,他本可以拒绝的。这很可能会伤害两个朋友之间的关系,但也意味着史塔克一家会继续在一起。最终,罗伯特会死,兰尼斯特家族会继承王位,但史塔克家族仍会控制北方。奈德、罗柏、凯特琳和瑞肯都会活着。他们可以集结北方来对抗异鬼。消极的一面是,艾莉亚可能永远不会走上正道,也永远不会杀死夜王。凯特琳抓住提利昂

其中实力最强的就是龙母,两支大军三条龙。拿下君临城,降服北境并不是特别困难。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基本推测如果没有长城外的异鬼,龙母很快可以统一七国,登鼎铁王座是毋庸置疑的。

在苏格兰历史上,女性出手积极参与血腥内斗的例子并不罕见,其中最优秀的一位必数斯图尔特家族的亨丽埃塔·斯图尔特。这位攻于心计,擅长操弄苏格兰后宫政治的人物,与《权力的游戏》中的“高庭玫瑰” 玛格丽·提利尔不谋而合。

已经加冕的瑟曦一世在君临盘算着如何与四面八方的敌人开战,依旧认不清楚局势,只顾消除异己,继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信条;

在布兰·史塔克死后,史塔克家族和兰尼斯特家族之间的战争似乎不可避免。问题只在于谁会迈出第一步。让人有点意外的是,凯特琳·史塔克率先开了枪,这是一个欠考虑的决定。根据小指头的情报,她抓住提利昂。泰温·兰尼斯特围攻河间地带作为回应,战争爆发了。这使得史塔克家族和兰尼斯特家族之间的冲突公开化,迫使维斯特洛大陆上的其他人站在自己的一边。奈德拒绝蓝礼

因此很多观众感慨,权力的游戏看到最后是女人的战争。

故事之中,玛格丽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魅力,以外交手腕保障其家族地位。譬如说,她曾经怂恿安莎和兄长洛拉斯·提利尔结婚,虽然这宗用来牢固北部势力的政治婚姻并未成真,但在 16 世纪的苏格兰,亨丽埃塔·斯图尔特在她的家族争斗之中,确曾用过同样的策略,只不过她成功了。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重新夺回临冬城的珊莎·史塔克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幻想着美好歌谣故事的天真烂漫的姑娘,她提醒着琼恩不要重蹈父亲与哥哥的覆辙,哪怕意见相左,哪怕要针锋相对。

劳勃·拜拉席恩死后,铁王座争夺站开始了。除了奈德·史塔克,大多数人都没有优先考虑王位继承问题。奈德知道如果劳勃没有真正的继承人,王位必须传给他的兄弟史坦尼斯。所以,当蓝礼·拜拉席恩提出帮助奈德从兰尼斯特家族手中夺回王位时,奈德拒绝了。奈德反而愚蠢地相信小指头能帮他保住王位。如果他相信有提利尔军队作后盾的蓝礼,奈德就能轻而易举地推翻王位,保住自己的脑袋。目前还不清楚蓝礼会成为什么样的国王,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会比乔佛里更好。凯特琳释放了詹姆

瑟曦·兰尼斯特

在亨丽埃塔的丈夫乔治·戈登以及杰姆斯·斯图尔特(虽然都叫斯图尔特,但并非同一家族)的斗争时,她再次展示了精湛的政治手腕。在 1590 年 12 月,乔治和杰姆斯身在爱丁堡,双方火药味浓烈,随时大动干戈。不过,丽埃塔利用她与丹麦安妮女王的交情,成功说服了安妮女王的夫君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出面调停,让双方达成协议,不但避免丈夫乔治的领土受到攻击,也令其家族占有战略优势。亨丽埃塔展现出女性的机智,在紧绷的争斗关系中如何发挥主导作用。

图片 13

图片 14

《权力的游戏》开始之初,掌权者主要是男性所属。国王劳勃·拜伦席恩,北境之王奈德·史塔克,凯岩城泰温·兰尼斯特,还有其他的家族如多恩、提利尔、徒利、弗雷家族等等无一不是男性掌权。

图片 15

千帆横渡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终于登上龙石岛重返故园,开始筹划一统七国。

凯特琳·史塔克与被俘的兰尼斯特交恶。罗柏在战争初期大获全胜,打败詹姆·兰尼斯特,并将他俘虏。但当她得到用詹姆交换珊莎的机会时,凯特琳释放了他。许多人批评这一决定,但实际上这是明智之举。如果不释放詹姆,他很可能是在监狱里被卡斯塔克家族谋杀的。罗柏仍然要处死理查德·卡斯塔克,而且仍然会输掉这场战争。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兰尼斯特家的人会为了报复而杀了珊莎,这意味着临冬城永远不会得救。丹妮莉丝信任女巫

从首相艾林被毒杀开始,狼家和狮家因小指头阴谋挑唆,七国祸乱就此揭开序幕。

在《权力的游戏》中,珊莎·史塔克的母亲凯特琳·史塔克是一位晚景凄凉的悲剧女性。在丈夫奈德·史塔克遭杀害后,随着家族败亡溃散,她倾尽余生,誓要进行一切报复,包括召集军队兴兵犯境,向陷害丈夫的兰尼斯特家族雪恨。

图片 16

图片 17

国王劳勃被毒杀,鹿家兄弟蓝礼和史坦尼斯相继举兵失败,拜伦席恩家族嫡系自此断绝。

同样地,在16世纪的苏格兰,凯特琳·史塔克的角色原型 ——艾格尼·斯基思在其丈夫杰姆斯斯·图尔特遭乔治·戈登杀害之后,她怀着满腔怨恨,对其家族进行可怕的报复和滋扰行为,特别是在斯佩河的捕鱼权斗争中,一直要跟仇家过不去。

瑟曦兰尼斯特:疯后的末日

卓戈·卡奥在剧中被塑造成最强的战士之一,但很快就被女巫所杀。若能亲自照料伤口,卓戈或许还能活下来,并履行将多斯拉克人带到维斯特洛的诺言。没有龙,不能保证他们会赢,但可能会有很多大屠杀。这也意味着丹妮莉丝可能不会成为今天的统治者。时间会证明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席恩背叛了罗柏

奈德·史塔克被控叛国罪刊头。狼家史塔克长子罗卜出师南下从救父到自立为王替父报仇,政治管理能力不足,身死血色婚礼,北境凛冬城沦陷。直到北境长女珊莎与北境私生子琼恩会合然后夺回凛冬城。新一代北境王琼恩·雪诺,然而实际上他的身世是疯王长子雷家·坦格利安和莱安娜·史塔克的儿子。琼恩也就是坦格利安家族,铁王座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史塔克家族由于唯一生存的男丁布兰双腿残疾且他已成为三眼乌鸦是不可能再继承北境,所以理论上北境最终最合法的继承者会是长女珊莎·史塔克。

艾格尼·丝基思的作风,就像凯特琳般坚决表明了寡妇的勇悍。在丈夫去世之后,她们已无所萎缩。尽管最终失败收场,但两名女性都以行动证明,在死对头眼中,她们永远是一个阴魂不散的威胁。

凛冬已至,铁王座还未坐热的新王瑟曦兰尼斯特的末日也在日益临近。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席恩·葛雷乔伊是剧中最悲剧的角色之一。席恩在两个家庭之间左右为难,他面临着选择是史塔克家族还是葛雷乔伊家族的抉择。他最终选择回到葛雷乔伊家族,这个决定让他后悔了一辈子。背叛罗柏意味着失去临冬城,罗柏也失去了许多盟友的支持。这给了波顿家族一个背叛他的机会,而这一切都导致了罗柏的死亡。它也进一步分离了史塔克家族,并派布兰去寻找那只三眼乌鸦。对席恩来说,这意味着苦难和损失,但却让他走上了救赎之路。乔拉跟随丹妮莉丝

珊莎·史塔克

纵观《权力的游戏》其中的众多女性角色,最具亮点的代表人物,莫过于母仪天下,垂帘听政的皇太后瑟曦·兰尼斯特。然而,在其阴险的政治欲望下,最终相继赔上了亲生儿子劳勃和托曼的性命。

虽然凭借野火之功,以大麻雀为首的教团武装和凯冯、派席尔、玛格丽提利尔等敌对异己悉数覆亡,但首都君临依然形势险恶,内外交困。

图片 22

新国王乔弗里被高地老玫瑰和小指头合谋在婚礼上毒死,乔弗里弟弟托曼上位,然而最终也跳楼自杀身亡,太后瑟曦·兰尼斯特封王。龙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跨越彼岸,拥有两支强大的军队和三条龙,盟友多恩、铁群岛席恩和他姐姐、高地老玫瑰。虽然他们的和平围困君临城的计划被破解,盟友老玫瑰和多恩以及席恩他们兵败,但是龙母还有三条龙和她的军队,依然所向披靡。

瑟曦·兰尼斯特的经历,事实上跟 1567 年苏格兰发生的家族仇杀如出一辙。当时,源于两大家族不和,伊索贝尔·辛克莱在赫尔姆斯代尔城毒杀死了萨瑟兰伯爵及其妻子。最后,她的结局跟瑟茜在《权力的游戏》中下场几乎相似,在铲除异己的同时,伊索贝尔意外毒死了自己的两个儿子。

而关于她最终命运的预言依然剑悬头顶。

乔拉·莫尔蒙是丹妮莉丝在剧中最值得信赖的顾问,但也有一段时间,他曾积极策划与丹妮莉丝作对。为了换取赦免,让他返回维斯特洛,乔拉暗中监视丹妮莉丝,寻找劳勃国王。然而,当罗伯特命令杀死丹妮莉丝时,乔拉救了她,并决定保持忠诚。这个决定可能会改变整个格局。如果乔拉让丹妮莉丝死去,就不会有龙了。她永远不会来维斯特洛。异鬼可能还被困在城墙后面,或者他们现在已经占领了维斯特洛大陆。罗柏食言

图片 23

图片 24

“来日你将母仪天下……直到另一位女人的到来,比你年轻也比你美丽,她会推翻你,并夺走所有你珍爱的东西。”

图片 25

龙母要统一七国最大的敌人非瑟曦莫属,而瑟曦与史塔克家族有杀父杀兄之仇,因此龙母与史塔克家族有共同的目标,史塔克家族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臣服龙母是可以预见的。

瑟茜和伊索贝尔同属女性,但都是心肠狠毒的野心家,为了争夺家族利益和权力而不择手段,作为权谋的代价,她们同样得不偿失,失去了亲生孩子。

蛤蟆巫姬的预言似乎要多出一种解释来了。这个年轻女人既不是已经返回北境的珊莎,也不是已经死亡的玛格丽。

奈德·史塔克死后,罗柏成为我们伸张正义的机会。他证明了自己是一个熟练的军事指挥官,赢得了几场重要的战役,并被任命为北方的国王。然而,他也很像他的父亲,他的判断并不总是明智的。对罗柏来说,当他选择嫁给塔莉莎而不是他的未婚妻佛雷时,爱情阻碍了他的成功。如果他信守对瓦德·佛雷的诺言,罗柏现在就可以坐在铁王座上了。奈德警告瑟曦

权力的游戏,铁王座归属也就会在瑟曦和龙母之间的斗争,恰巧她们都是女性,所以难怪网友说是权力的游戏是女人的战争。

正是因为熟读了苏格兰与英格兰的历史,乔治·雷蒙德·理查德·马丁才写出了著名的《冰与火之歌》,文学作品往往衍生自历史,就如金庸先生的作品一样,几乎每一部作品都与历史有关。看来多读书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图片 26

图片 27

纵观《权力的游戏》,能够母仪天下、年轻美丽,还能与端坐在铁王座上的瑟曦大干上一仗的,只剩下西渡归来的丹妮。

奈德·史塔克有两种品质最能形容他:高贵和天真。正是这些品质让他做出了该剧历史上最糟糕的决定之一。在发现乔佛里和其他拜拉席恩的孩子实际上是瑟曦和詹姆乱伦的产物之后,他本可以利用这些信息做很多事情。出于对瑟曦的尊敬,他决定告诉瑟曦,好让她有机会救自己的孩子。而且,由于他为人正直,他认为瑟曦会欣然接受。这个决定反而导致兰尼斯特家族杀死劳勃·拜拉席恩,处决奈德,并开始了五王之战,这将导致无数人死亡。

瑟曦与丹妮之间的一场大战在所难免。第二季中,丹妮在魁尔斯不朽神殿里有这样一个幻象——她梦见自己在红堡王座厅的灰烬中穿行,雪花从天而降。

这也暗示着两位女王争斗的结局:凛冬到来之际,瑟曦将在矗立于伊耿高丘之上的红堡的毁灭中倒台,她的统治以血与火结束,而丹妮的统治将于斯开始。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真龙的回归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权力的游戏》中是一个处处开挂的人物。

图片 28

拥有三头龙生化武器、拥有无垢者军队、收服多斯拉克众部,还有不远万里从铁群岛送来的船只,可以说女王海陆空三军齐备。

图片 29

在蜘蛛斡旋下,多恩与高庭联盟也倒向丹妮一方。可以说在与瑟曦围绕铁王座的战争中,丹妮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丹妮真正的挑战是一统维斯特洛后的统治。一场联姻能够让她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迅速笼络诸侯面对严冬,就如千年以前的洛伊拿英雄娜梅莉亚女王登陆多恩与马泰尔家族联姻一样。

图片 30

至于联姻的对象,没有谁比“白狼王”的琼恩雪诺更合适了。

第六季末猜测成为现实,琼恩是莱安娜史塔克与雷加坦格利安的儿子,又一条真龙血脉(虽然这条血脉依旧是私生子),琼恩与丹妮的联合符合坦格利安家族近亲结婚的传统。

图片 31

琼恩与丹妮,“冰与火”集结,带领人民渡过严冬,与极北之地蠢蠢欲动的异鬼大军对峙。

珊莎史塔克:淑女的复仇

图片 32

六季以来,史塔克家族的长女由一个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傀儡逐步成长为权力的游戏的核心玩家,在私生子大战中更是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通过联合小指头一举反败为胜,收复临冬城。

图片 33

北境故事线有两大看点:一个是珊莎与琼恩的关系,一个是珊莎与小指头的关系。琼珊兄妹重逢之后,有温情、有矛盾,但是血浓于水,最后在珊莎的支持下,琼恩成为北境新王。

图片 34

图片 35

随着布兰史塔克成为新的三眼乌鸦,并与梅拉黎德南下回归,史塔克家的孩子们将再度聚首,而极乐塔之战的秘密也将揭开。

琼恩的真实身份浮出水面后,这位坦格利安家族的后人还能获得珊莎与北境诸侯的支持,坐稳“白狼王”的位子吗?

珊莎与赫伦堡公爵“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的关系发展也颇值得玩味。与小说中的指珊不同,剧集里的二人更像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而这种关系在珊莎北上临冬城发生的一系列遭遇之后,出现了巨大的裂痕。

在《冰与火之歌》小说里,有个梦跟珊莎与小指头关系发展的最终走向有关。

梦境是这么说的,“那位少女在冰雪城堡外杀了一个无敌的巨人”。

珊莎将在临冬城了结小指头,七国权谋最高段位玩家的末日到了。

艾莉亚史塔克:陌客的温柔

图片 36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艾莉亚的死亡名单?原本很长的名单,如今只剩下瑟曦兰尼斯特、格雷果克里冈和瓦德佛雷。

随着佛雷家族的团灭,瑟曦与魔山成为下个目标。

在继续南下的过程中,艾莉亚遇到了兰尼斯特家族的士兵,与红色婚礼之后的拔刀相向不同,她与他们同坐同食,了解到原来士兵也是普通人,也有父母亲人,也有牵肠挂肚的子女,一将功成万骨枯,每个被卷入其中的人都是战争的牺牲品。

图片 37

在孪河城冷血灭佛雷家族的艾莉亚,听闻那首“金手触摸冰冰凉呀,而姑娘小掌热乎乎”的歌之后,心绪已经有了变化,陌客也变得温柔起来。

图片 38

“当大雪降下,冷风吹起,独行狼死,群聚狼生。夏天时可以争吵,但一到冬天,我们便必须保卫彼此,互相取暖,共享力量。”

其实艾德·史塔克的这句警言更像是说给七国上下所有人听的。

异鬼大军兵临长城,在生与死面前,权欲之争何其渺小。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