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成功地画了一个大饼给老百姓,苏绰定律

作者:影视影评

【转贴】以下是北周开国者宇文泰跟苏绰的对话,封建朝代的权谋手段,又称苏绰定律:

请看《苏绰定律》:北周开国者宇文泰跟苏绰的对话,又称苏绰定律:宇文泰问:如何治理国家?苏绰答:用官。宇文泰问:如何用?苏绰答:用贪官,弃贪官。宇文泰感觉不可思议,不解地问道:怎么能用贪官?苏绰答:做为国主,大臣们的忠心是第一位的。臣忠则君安,君安则国安。想让人家死心踏地跟随您,必须给人家好处。官多钱少怎么办?给他们权利,让他们以权谋私。权利是您给的,贪官们自然会维护您。宇文泰又问:既然用贪官,为什么又要反贪?苏绰道:贪官必用,又必反,此乃权术的奥妙所在。天下没有不贪污的官,官不怕贪,怕他不忠。以反贪为名除去异已,内可安枕,外可得民心,何乐而不为。此其一。其二,官员只要贪,把柄就在您的手里。您有把柄,贪官们就害怕,越害怕越忠心。所以说,反贪是驭官之道。不用贪官,何来反贪?如果国内清一色清官,君就危险了。宇文泰道:用清官怎么会危险?苏绰解释说:清官自恃清廉,不听话,君主怎么罢免?弃清官,人民不高兴,人民不高兴就有怨气,人民有怨气国必危亡,所以,清官不可用。宇文泰似乎明白其中的道理,说道:如果所用贪官激起民怨怎么办?苏绰道:发文即可。一而再,再而三,做出愤怒之状,不断强调不许贪,使全国上下都知道您恨贪官入骨髓,使老百姓都以为您是英明之主,而贪官才是罪恶之源。国之不国,非君之罪,乃贪官的罪过,民怨就可以消啦。如果有大贪,民愤极大,怎么办呢?。苏绰自问自答道:抄其家,没其财。民怨平息,老百姓会歌颂您。简而言之,用贪官换忠心;反贪官除异已;杀大贪平民愤;没收贪官们的财产充实国库。此乃千古帝王驭民治国之术。

北周开国者宇文泰与苏绰的对话,又称《苏绰定律》:

苏绰(498~546) 南北朝时期西魏大臣。字令绰。京兆武功(今陕西武功西)人。少即好学,博览群书,尤善算术,深得宇文泰信任,拜为大行台左丞,参与机密,助泰改革制度。曾创制计帐、户籍等法,精简冗员,设置屯田、乡官,增加国家赋税收入。

宇文泰问:如何治理国家?

宇文泰问:如何治理国家?

宇文泰是北周开国的奠基者。当他模仿曹操,作北魏的丞相而“挟天子令诸侯”之时,遇到了可与诸葛亮和王猛齐名的苏绰。

苏绰答:用官。

苏绰答:用官。

宇文泰向苏绰讨教治国之道,二人密谈了三日三夜。

宇文泰问:如何用?

宇文泰问:如何用?

宇文泰问:“国何以立?”

苏绰答:用贪官,弃贪官。

苏绰答:用贪官,弃贪官。

苏绰答:“具官。”(注:具官,即配备应有的官员,也就是现在所说的“配备干部”)。

宇文泰感觉不可思议,不解地问道:“怎么能用贪官?”

宇文泰感觉不可思议,不解地问道:“怎么能用贪官?”

宇文泰问:“那应该怎样‘具官’呢?”

苏绰答:“做为国主,大臣们的忠心是第一位的。臣忠则君安,君安则国安。想让人死心踏地跟随您,必须给人家好处。官多钱少怎么办?给他们权利,让他们以权谋私。权利是您给的,贪官们自然会维护您。”

苏绰答:“做为国主,大臣们的忠心是第一位的。臣忠则君安,君安则国安。想让人家死心踏地跟随您,必须给人家好处。官多钱少怎么办?给他们权利,让他们以权谋私。权利是您给的,贪官们自然会维护您。”

苏绰答:“用贪官,反贪官。”

宇文泰又问:“既然用贪官,为什么又要反贪?”

宇文泰又问:“既然用贪官,为什么又要反贪?”

宇文泰不解地问:“为什么要用贪官?”

苏绰道:“贪官必用,又必反,此乃权术的奥妙所在。天下没有不贪污的官,官不怕贪,怕他不忠。以反贪为名除去异已,内可安枕,外可得民心,何乐而不为。这是其一。其二,官员只要贪,把柄就在您的手里。您有把柄,贪官们就害怕,越害怕越忠心。所以说,反贪是驭官之道。不用贪官,何来反贪?如果国内清一色清官,君就危险了。”

苏绰道:“贪官必用,又必反,此乃权术的奥妙所在。天下没有不贪污的官,官不怕贪,怕他不忠。以反贪为名除去异已,内可安枕,外可得民心,何乐而不为。此其一。其二,官员只要贪,把柄就在您的手里。您有把柄,贪官们就害怕,越害怕越忠心。所以说,反贪是驭官之道。不用贪官,何来反贪?如果国内清一色清官,君就危险了。”

苏绰答:“对皇帝来说,最重要的是下面对你的忠诚。部下对你忠诚,皇帝就感到安心,皇帝安心,社会就稳定了。然而你要想叫别人为你卖命,就必须给人家好处。可是你又没有那么多钱给他们,那怎么办呢?”

宇文泰道:“用清官怎么会危险?”

宇文泰道:“用清官怎么会危险?”

宇文泰说:“是呀,那怎么办呢?”

苏绰解释说:“清官自恃清廉,不听话,君主怎么罢免?弃清官,人民不高兴,人民不高兴就有怨气,人民有怨气国必危亡,所以,清官不可用。”

苏绰解释说:“清官自恃清廉,不听话,君主怎么罢免?弃清官,人民不高兴,人民不高兴就有怨气,人民有怨气国必危亡,所以,清官不可用。”

苏绰答:“那就给他权,叫他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处心里非常高兴了吗?”

宇文泰似乎明白其中的道理说道:“如果所用贪官激起民怨怎么办?”

宇文泰似乎明白其中的道理,说道:“如果所用贪官激起民怨怎么办?”

宇文泰问:“那么,贪官用我给的权得到了好处,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苏绰道:“发文即可。一而再,再而三,做出愤怒之状,不断强调不许贪,使全国上下都知道您恨贪官入骨髓,使老百姓都以为英民之主,贪官是罪恶之源。国之不国,非君之罪,乃贪官的罪过,民怨就可以消啦。如果有大贪,民愤极大,怎么办呢?”苏绰自问自答道:“抄其家,没其财。民怨平息,老百姓会歌颂您。简而言之,用贪官换忠心;反贪官除异已;杀大贪平民愤,没收贪官们的财产充实国库,此乃千古帝王之术。”

苏绰道:“发文即可。一而再,再而三,做出愤怒之状,不断强调不许贪,使全国上下都知道您恨贪官入骨髓,使老百姓都以为您是英明之主,而贪官才是罪恶之源。国之不国,非君之罪,乃贪官的罪过,民怨就可以消啦。如果有大贪,民愤极大,怎么办呢?”。

苏绰答:“由于他能得到好处是因为你给的权,所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好处就必须维护你的权。那么,你的统治不就牢固了吗?你要知道皇帝人人想做,如果没有贪官维护你的政权,那么你还怎么巩固统治?”

高!

苏绰自问自答道:“抄其家,没其财。民怨平息,老百姓会歌颂您。简而言之,用贪官换忠心;反贪官除异已;杀大贪平民愤;没收贪官们的财产充实国库。此乃千古帝王驭民治国之术”。

宇文泰恍然大悟,接着不解地问道:“既然用了贪官,为什么还要反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女管家来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结论》当官不贪是不可能的,清官不会被重用。但贪多少才算合理?这就要看为官者的智慧了,贪太多、太大就要被君主砍头,贪太少或不贪,君主也不敢用你。作为老百姓,你也别愤青了,管好自己的生活,多活些日子就阿弥陀佛了!要是你真有啥“理想”,下辈子再说吧。

请加我(号:度沫)为好友,经常关注我的微信!旨在与您分享交流最新思想,大家一起优雅地度过此生。

苏绰答:“这就是权术的精髓所在。要用贪官,就必须反贪官。只有这样才能欺骗民众,才能巩固政权。”

宇文泰闻听此语大惑,兴奋不已地说:“爱卿快说说其中的奥秘。”

苏绰答:“这有两个好处:首先、天下哪有不贪的官?官不怕贪,怕的是不听你的话。以反贪官为名,消除不听你话的贪官,保留听你话的贪 官。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巩固你的权力,又可以得到人民对你的拥戴。这是第一点。其二、官吏只要贪污,他的把柄就在你的手中。他敢背叛你,你就以贪污为借口灭了他。贪官怕你灭了他,就只有乖乖听你的话。所以,‘反贪官’是你用来驾驭贪官的法宝。如果你不用贪官,你就失去了‘反贪官’这个法宝,那么你还怎么驾驭官吏?如果每位官员都是清官,深得人民拥戴,那你当皇帝的就危险了!”

宇文泰问:“这又是什么道理呢?”

苏绰答:“清官自持清廉,他不听话,你又有什么借口除掉他呢?即使硬去除掉,老百姓就会不高兴,老百姓不高兴,就会引来民情骚动,国家就不稳定了。所以清官不好用;必须用贪官。这样,你才可以清理官僚队伍,使其成为清一色的拥护你的人。”

他又对宇文泰说:“还有呢!”

宇文泰瞪圆了眼问:“还有什么?”

苏绰答:“如果你用的官都是贪官,因而招惹民怨怎么办?”

宇文泰一惊,这却没有想到,便问:“有何妙计可除此患?”

苏绰答:“祭起反贪大旗,加大宣传力度,证明你心系黎民。让民众误认为你是好的,而不好的是那些官吏,把责任都推到这些贪官的身上,千万不要让民众认为你是任用贪官的元凶。你必须叫民众认为,你是好的。社会出现这么多问题,不是你不想搞好,而是下面的官吏不好好执行你的政策。”

宇文泰问:“那有些民怨太大的官吏怎么办?”

苏绰答:“宰了他,为民伸冤!这样民怨就会平息,百姓歌颂你的英明,同时你又可以把他搜刮的民财放进你的腰包,这样,你可以不负搜刮民财之名,而得搜刮民财之惠。何乐而不为呢?总之,用贪官来培植死党,除贪官来消除异己,杀贪官来收买人心,没收贪财来充实国库,这就是千古帝王玩权术的艺术。”

宇文泰连连称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北周思想家苏绰的“贪官治国”论

以上文字,不是随心所欲地瞎编乱造,而是正史中白纸黑字确凿记载的,这里,只是把它译成白话文而已。不信,请读《南北史》原文:

(宇文泰)问曰:国何以立?

(苏绰)曰:用官。

问:何以用?

曰:用贪官,弃贪官。

问:贪官何以用?

曰:为君者,以臣忠为之大。臣忠则君安,君安则社稷安矣。然无利则臣不忠,官多财寡,奈何?

曰:为之奈何?

曰:予其权,以权谋财,官必喜。

问:虽然,官得其利,寡人何所得?

曰:官之利,乃君权所授,权之所在,利之所在也,是以官必忠。天下汹汹,觊觎御位者不知凡几,臣工佐命而治,江山万世可期。

上叹曰:善!然则,贪官既用,又罢弃之,何故?

曰:贪官必用,又必弃之,此乃权术之髓也。

(宇文泰)移席,谦恭就教曰:先生教之!

(苏绰)笑对:天下无不贪之官,贪墨何所惧?所惧者不忠也。凡不忠者,异己者,以肃贪之名弃之,则内可安枕,外得民心,何乐而不为?此一也。(注:贪墨,tān mò 1、贪污。语本《左传.昭公十四年》:“贪以败官为墨。”杜预注:“墨,不絜之称。”2、指贪官污吏。)

其二,官有贪渎,君必知之,君既知,则官必恐,恐则愈忠,是以弃罢贪墨,乃驭官之术也。

普金娱乐,不用贪官,何以弃贪官?是以必用又必弃之也。

倘或国中之官皆清廉,民必喜,然则君危矣。

问:何故?

曰:清官或以清廉为恃,犯上非忠,直言强项,君以何名弃罢之?

弃罢清官,则民不喜,不喜则生怨,生怨则国危,是以清官多不可用也。

.........

(苏绰)厉声曰:君尚有问乎?

(宇文泰)大惊,曰:尚有乎?

绰复厉色问曰:所用者皆贪渎之官,民怨沸腾,何如?

(宇文泰)上再移席而匍匐问计。

绰笑曰:斥之可也。斥其贪墨,恨其无状,使朝野皆知君之恨,使草民皆知君之明,坏法度者贪官也,国之不国,非君之过,乃官吏之过也,如此则民怨可消。

又问:果有大贪,且民怨愤极者,何如?

曰:杀之可也。检其家,没其财,如是则民怨息,颂声起,收贿财,又何乐而不为?

遂言之:用贪官以结其忠,弃贪官以肃异己,杀大贪以平民愤,没其财以充宫用,此乃千古帝王之术也。

上称善。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