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文青落俗记

作者:影视影评

坦白的说,单从电影的角度来说,这部电影并没有这么差,导演导的很用力,生怕别人看不出这部片子里有自己的痕迹;编剧编的很用力,尽管全片当中多次提到大量桥段没有历史记载,但是你们依然不遗余力的脑补那些纠结到抽抽的情节;演员演得更是用力,毫不考虑这个人物故事里的是非对错传记真实又或者脑补情节,一律演得苦大仇深纠结到死,充分符合那个年代的时代标准。

  并不是说人物传记不能拍成偶像片琼瑶戏,但得挑那些至少传说中是伉俪情深忠贞不渝的,比如林语堂廖翠凤,他们有结婚时林语堂烧掉结婚证,宣称证只有离婚才用得着这样的好桥段。或者徐志摩林徽因陆小曼这样的多角恋,正是琼瑶剧的标准配置。但是萧红是不合适的,她短暂的一生仅仅活了三十一岁,炽热决绝敢爱敢恨,几番潦倒总不如意,这是某种文艺片的路子,如果非要往偶像片琼瑶戏的路子上走,那叫一个拧巴。

《黄金时代》选在国庆节1日,或许不是个好档期,因为喜欢文艺的人,好不容易有个天气很好的长假,或在家休整或家族团聚或远足散心,要化三个小时静下来去看一个女人的传记电影,除非TA是某导某编某演的粉丝吧,若是要看,恐怕也是3日以后吧。

最初听说许鞍华拍了《黄金时代》,相信大部分人跟我一样直接在脑中映射出“王二”这个农村后进青年的德行。后来发现讲的是民国,萧红,瞬间产生了一种“一定是一部伪文艺烂片”的错觉。直到网友们潮水般的差评,终于才坚定了我去电影院的决心。

所以这部片,个人以为单从国产电影的角度来说,至少也有个三星,还行。

  所以电影里有太多拧巴的场面了,萧红萧军的爱情故事电影里看来只是一大通狗血,更多的人物只不过是某些极品而已。比如刚刚还抱着爱人痛哭说让我的女人受这样的苦我还算个男人吗,马上就和学生的姐姐若无其事地拥吻,比如勾搭了好朋友的男人,堕胎之后居然找好朋友哭诉,然后对男人说我觉得只有她能理解我,更不用说那场三个人躺在一张床上戏码了,这些情节如果是个直播贴倒是一定能火。再加上那些不合时宜的文艺腔,在没有铺垫的情况下经常排山倒海而来,实在让人难以接受,有时候令人忍不住默念华妃的金句,“贱人就是矫情”。

这次在挑选场次的时候,才彻底明白为什么电影一般要在一个半或二小时长了。因为从饭点到饭点,一个上午就三个小时吧,一个下午四个小时,一个晚上三个小时。当我网上挑场次时,《黄金时代》下午场13:20是最好的,可是只剩前排几个座位。晚上19:40的好场次,散场已近23:00。如果不是市中心,我想我不大会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走在路上。三小时文艺片,连相同爱好的闺蜜都约不到哇,因为彼此路远的关系。

有些人认为这是一部借着历史背景,描述文艺青年的电影。个人认为不妥。或者说,不够准确。这是一部描述不同纯度的文艺青年各种下场的电影。

但是很遗憾啊,考虑到这个电影的故事情节你就会发现,当一个拧巴女文青的纠结的一生被一群拧巴的文青们用纠结的手法表现出来的时候,结局,就是一场悲剧。

  我努力去理解为什么会这样。愿意拍萧红这样的电影说明导演还是有追求的啊,而且导演的那部《那山那人那狗》感情真挚又接地气。我想一是时间问题,《萧红》有两个小时时长,从放映的角度来说,真不好再长了,但电影想表达的内容又太多,几段不一般的感情,颠沛流离的人生,有限的时间里放不下这么些,导演只好让人物从自己口中说出那些,更应该从行为和表演中流露出来的东西,这既难以让人信服,又使那些琼瑶般的对白更加做作和面目可憎。而另一个也更重要的原因是,萧红的人生是不应该用这样偶像片般的节奏和风格来叙述的,正如本文第一段所述,如果偶像片也算是一种类型片地话,那么《萧红》的故事是违反这一类型规则的,电影看下来会觉得有些可笑甚至有些可怕。你说哪里激情不行偏偏要兜兜转转到一个,上面破了一块大洞、正往下飘着鹅毛大雪的地上去激情呢,想问二位一句,冷吗。不过,电影的优点也有,画面很漂亮,宋佳和黄觉的表演也还不错。

描写一个人物,一般要么顺着时间记叙,要么以几个大事件特写,这是历史书的标准手法。XX年XX在XX地遇到XX人发生XX事,XX大背景,为什么的过去因或生什么的未来果,以客观与主观的交替完成对人物的贴标签。可是,《黄金时代》不是!它打破了时空。萧红这个人,行走在她的生命线,遇到的人对她的看法(写在文章里的),构成了散点视角。有一段是她自己的,有一段是她弟弟的,有一段是萧军的,有几段是其他所遇文人的,最后一段是骆宾基的,完全是客观的呈现,材料的稍加选择组织然后递交。这种手法相当跳脱,就象三小时片长一样,让我想起电影里对萧红的评价:逆向自主性选择。

从拍摄手法上,电影去除了大段配乐(除了个别空旷长镜头场景时),采用了各种力求还原历史真实感的特写镜头,情节和结构编排也不够电影式的跌宕起伏。即便如此,还是觉得人物特写,旁白直叙是这个电影最好的,也是唯一可行的拍摄手法。真实的故事,不一定都是好故事。故事讲的太好,变不够真实。在两者之间,导演选择了真实。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糙汉子脑子不大好使,但是我对于这部电影的理解完全无法和那些在电影院里哭的死去活来的妹子们站在同一个水平面上。

新蒲京在线,  萧红的一生,是一个追求超越性人生的有个性的文艺女青年,在时代和命运的风雨下飘摇的一生。萧红是有才华的,她的《生死场》、《呼兰河传》其实是超越了那个时代的,这意思是即使现在读来,很多地方仍然可以感同身受,比如电影里骆宾基诵读《呼兰河传》里放河灯的那一段。萧红也是有性格的,敢逃婚敢私奔,又敢回头同居怀孕,碰到一生纠葛的萧军又轰轰烈烈地爱上,而最后同她结婚的却又是另一个人。萧红更是凄凉的,我相信她也想有一个幸福安定的生活,但每一次感情都没有好的结果,两个孩子都夭折,年仅三十一岁就客死他乡。我觉得,如果电影的主题是,一个有想法有追求有才华的人,是怎样在人生的洪流中苦苦挣扎,最终也无法称之为成功,如果是这样,如果从这些方面多表现一下,会不会更好些。

葡京娱乐网,萧红的一生可谓“贱”和“惨”,正如小时候算命的对她的预言,这是指她的肉身,因为她总是逆向选择,不考虑社会环境。感情上她不安于被家长安排,职业上她也不归拢到一个组织体制,于是总在漂流,然而精神上是自由的,想怎么活就怎么活,想怎么爱就怎么爱,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自主性选择,才留下《生死场》和《呼兰河传》。我想,导演和编剧是懂她的,前二个小时写了她的逆向自主性选择,后一个小时写了这样的选择带来的贱命和惨运。还有比一个大肚皮拎着重物摔倒在码头上更惨的事吗?还有比一个大肚皮倚靠在阳台无人过问更贱的事吗?

对于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文艺青年已经完全的偏离了本意,成为一种戏谑。似乎只要你活得不够粗糙,都会有人拿着白菜和大葱,指着你惊呼道:“哟,文艺青年呀,来给我唱一个小苹果呗~” 而影片用我个人很喜欢民国范的高贵文艺,来告诉观众这应该是文艺原本的样子。文艺二字,文字先行。文,就是文化,就是知识,就是眼界,就是思想。不是懂点吉他,写过一抽屉未发表的破稿,也不是参加一个选秀节目,回答一个”那么,你来到这里,你的梦想是什么?“这类脑瘫问题,讲述一下自己的种种生活疾苦,怀才不遇,就是文艺青年了。

在我的观感里这部电影分明是说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个抽烟喝酒不烫头的叛逆女中学生悔婚去给已婚了的大表哥当小三,完了两个人因为没有经济来源而一拍两散,叛逆女把家里连累的够呛,依然继续作死的去投奔当初自己给戴过绿帽子的毁婚男(为啥?为了吃啊!为了生活的小资啊!为了能有个书桌而安静的写作啊!),完了和毁婚男最后还是掰了,生了个孩子转脸就送人了,欠下旅馆一笔还不上的巨资索性就赖着了,还想到了写信找报社求助想要把事情闹大以求脱身,最后借着天灾顺利逃债二区,在和报社某文青勾搭上以后顺利打入当时的东北文学圈,凭借其自身的才华(恩,叛女女文青是有才华的,这点我们要承认)打响名气后,又觉得某文青太折腾,要某文青迁就自己的理想,最后双方互不妥协于是又勾搭了某文青的朋友并且让对方喜当爹,结了婚也不安生依然神叨叨的整天折腾,最后壮烈牺牲。

  这部《萧红》对萧红传记来说是不及格的,有些等不及想看看许鞍华的《黄金时代》要如何讲这个故事了。

二萧的爱情给萧红的人生抹上了一层亮色,她是真爱过的,真写过的,也算不枉一趟人生。至于她说当萧军妻子很痛苦,未必是一个人的原因,更多恐怕在她自身。她没有给父亲骄傲过,其实也没给任何一个身边男人幸福的感觉吧,她有短暂吸引男性的魅力,但却没有维系男人在身边的能力。

当然,电影的重点,如我前文所述,讲的是各种不同”纯度“的文青的各种结局。以及文青跟这个物质的世界纠缠拧巴之后的互相作用。

……我想说这样的一部片子它三观正吗?正吗!正吗!!!

萧军我不是很熟悉,冯绍峰的萧军很帅很意气风发,让我看完电影后马上百度了一下。 《父女如影--我与萧军的父女情》中描写到,“他的一生是坦荡、磊落、真实、正直、不可扭曲的一生。”、“看上去粗犷有余、文静不足。”、“坦率地说,萧军不太像个文人。”、“其实,萧军虽是行伍出身,却不是赳赳武夫,而是个有着火样热情和浪漫情怀、诗人气质的人。”、“萧军这样热情豪放、桀骜不驯的革命者”……这样看来,冯绍峰是演出了萧军的特质的,虽然他英俊得有些过份。电影里借聂绀弩之口说萧军后来与妻子厮守一生,我想这是善意吧。萧军这个男人只有在困顿中才会停歇在一个女人身边,他是能共患难的,但没法同富贵吧,而端木正相反,所以他在萧红身边时萧红已有名利,但在战乱时他抛弃大肚子的萧红。至于在香港滞留,也是组织上关照他留下来照顾文化名人的萧红。

从萧军说起,萧军就是我们。我们就是萧军。年少时产生的文学创作冲动,以及”自己挺有才华“的幻觉,终究是不能支撑我们在这个世上前行的。 尘归尘,土归土,一个东北小镇青年再怎么努力,文学创作上始终还是难免落于模仿的俗套。人格上的独立,更是遥远。生活中每一步,都是社会大背景作用下的产物。经过了几番波折,终归还是落入了田园生活。

想一想如果把这样的一个故事安在当下会是怎样?XX省XX市XX中学某女生抽烟喝酒去给大表哥当小三不成之后吃回头草找一瘾君子富二代养活自己,掰了之后欠店家钱不还儿子送人借着勾搭某文青逃债打进文艺圈又和人闹矛盾最后勾搭上文青的朋友然后病逝。

民国的文人和那个时代还是比较熟悉的,然而二萧关系圈是被边缘化排斥的一群,所以相对了解得比较少。看了电影后,我马上百度了萧军,也萌生了想看《呼兰河传》,这是许鞍华导演、李樯编剧、还有冯绍峰的功劳吧。然而,《黄金时代》的排片令人诧异的低,一是整个电影行业内院线的业绩导向选择,二是确实归于三小时片长,不得不砍掉一半的场次,必须得考虑观影习惯(饭点、睡点)啊。我想,以后再没人敢冒险拍这类电影了吧,是不是不幸?再没有创新,再没有实验,因为观众和行业都没给机会!或许以后再没有电影的《黄金时代》了。

再说萧红。地主家庭,小资阶级。整部影片,基本上就是一个清高女文青,慢慢在生活的折磨下,越来越接地气,越来越落俗的故事。影片中大约有三个节点,第一次与初恋私奔未果后,走投无路,于是向旧婚约低头,打算依附于一个抽大烟,同样是地主阶级出生的土壕。这个时候的萧红虽然行动上已经示弱,但内心深处可能还编制着一个“生活中可以没有爱,但是还要有创作。”的自欺欺人的借口。第二个节点,萧红已和端木在一起,在武汉。当战火来袭,萧红找到锡进,说:”我就住这了,谢谢“这一瞬间,彻底的摆脱了文青的傲气,一副我已经不要脸面,只求安身的架势。这里有一个隐藏的对比,同样是自己和自己的伴侣都处在生命危险的环境时,当她还是一个自私的文青时,她选择了自己去延安,而不是跟着萧军去打游击。因为这内在的傲气让她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值当,命更重要,文学创作更重要。而当战火烧到武汉时,只有一张船票,萧红选择了让端木先走。并不是因为她更爱端木,或者说她从来也没有爱过端木。只是因为,这是一个女性角色,在当时的社会背景当中,应该做的事。这个时候的萧红,已经几经生活磨砺,做出的选择,也更符合生活预期。最后一个节点,是在病床时,拉着弟弟同学的手说:“我太累了,我想打个盹,这样我能安心点”。影片直到最后,才用最直白的细节表现出萧红对于他人的依赖。这种求助,也是一个女文青的清高和孤傲的最后谢幕。

想想多少人会送上一句死得好啊!称一句绿茶那都是轻的,随随便便就能给捧成邓文迪二世了好吗!

写这篇影评后觉得特别累,一查才1500字,我想,我当不成文人了,文人码字真的很辛苦哦。萧红了不起。老天安排她肉身惨贱,就是为了让她精神丰美,所以赐予她写作的天份。只好这样想了。

酒足饭饱时,文青最会寻找生活中的惬意,即便已经吃了肉,还要丸子,因为”丸子带汤“。即便是病着,鲁迅先生仍然会认真地说:”倒不是说红色上衣不好看,只是跟你的裙子不配。红上衣,要配红裙子,或者黑裙子“且不谈这其中是否隐喻国共两党谁都没错,只是互相不匹配。只看这份对生活的认真。

当然了,多看看关于这部电影乃至对于萧红的评价你会发现人们一直在说,萧红的一生其实是因为她生在那个时代的不幸,以及她的遇人不淑命运坎坷,但是她向往文学和自由的心以及她那一身的文学天赋和成就是光辉闪闪毫无破绽的。

当然,一个女文青终究还是不幸福。因为生活就是生活,简单直白。太扭捏造作,更适合活在故事里。

看到这种说法我就呵呵了,如果按照这种说法,萧红不在那个时代的话,在当下一脸小太妹的模样给大表哥当小三私奔不用被人戳脊梁骨吗?这也算自由恋爱无罪?欠旅馆巨款不还逃债这也是时局的不公?人小旅馆的老板招谁惹谁了?生儿不养转脸送人也是因为对自由的向往?

和萧军好上了之后那段穷折腾就更扯了,且不说那些电影里脑补出的“没有明确历史记录的”狗血和小资桥段,但是最后的分手原因和桥段电影给出的答案就足够离谱。萧红一脸正义的跟萧军说你要记得你的使命和职责,言下之意就是不外乎你是个文人你呆什么前线打游击别跟我BB跟我一起到后方舒适的继续小资写东西去。呵呵……编剧你倒是把萧军的历史背景也再给详细的介绍下啊,怎么不介绍介绍萧军的东北陆军讲武堂出身呢?貌似在认识萧红之前还参加过抗日义勇军还是地下党?恩?这样的一个爷们儿你跟我说他只是一介文人天职就是动动笔杆子?这要真是萧红在历史上亲口说的那我只能说真是白瞎两人同床共枕好几年了。

我不反对人物传记类电影在拍摄的时候情节上适当的加入一些个人主观意见和色彩,毕竟没有谁能做到纯粹的客观,但是你非要把人物传记片打着客观的旗号全片说着“我们找不到史实资料”却又恣意脑补,猪脚光环开挂式的诽谤其他古人却又说不出个子丑寅卯,而且开挂的猪脚还是这么个拧巴的女文青,导演,编剧,主演,你们说说这合适吗?

在那样一个年代的中国,许多事都值得同情,许多人都值得惋惜,然而有些是非对错上的东西我以为不能单纯的因为时代背景乃至个人文学上的成就就被淡化甚至美化。汪伪还是才子呢,大节有亏就要万世被人戳脊梁骨。文人墨客们常常打着不拘小节的名号放浪形骸美其名曰追求艺术和生活阅历,所以文人嫖个娼勾搭个妓女什么的也就是“小雅”。

呵呵。

就好像“时势造英雄”一样,“文章憎命达”。“文青(女?许导演,这是不是的目标观众群体?)”们走进电影院,看了这179分钟的电影,哭的稀里哗啦,为萧红的身世而感伤,为她不能做一个温婉而安静的女才子而感到惋惜,顺带咒骂两句她一声遇到的那些“大男人,小男人,以及窝囊废男人”,然后不停的在心底里拿着电影里编剧脑补的情节对照自己的生活,拧巴而拼命的想要从自己平淡无奇的生活里瞅出点纠结和感伤,然后心有戚戚,顾影自怜。

对于这种情况,辛稼轩总结的好,叫做“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意思就是说年轻人其实本没有经历过什么绳命之不能承受的事情,看了那些身世坎坷的文人墨客写的东西,想要模仿,于是一个二个首先玩了命的去折腾自己本已幸福安康的好生活。

对于这种情况,现代网友们总结为:“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好吧,其实这部电影里倒是有一句话说的很在理,萧红病的快死的时候躺在床上对骆宾基说,(大意上)我不知道多年之后我写的东西还有没有人会读,但是我知道,我的这些个狗血八卦啊,直到多年之后,还会为人所津津乐道。

恩,这部电影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好吧,胡扯了这么久,心底里的一股恶气总算是出了。说到底,我只是看不懂这部电影它所叙述的故事里的逻辑,以及它想要表达的情怀,因为它所讲述的是非以及道德与我心里的基准格格不入,而当我看到这样一部在我眼里属于三观不正的电影居然在现在有种一呼而百应的感觉。我开始感到恐慌,因为我害怕我莫名秒的就成为了这个社会的异端,然后在未来的某一天说起时被扣上各种莫名其妙的帽子。

我的朋友曾经不止一次在我和他们就某件事情争论的时候对我说:胖子,你为何如此的愤世嫉俗?

其实我想说,我并不是愤世嫉俗,只是在我眼里所看重的东西,和你们眼里所看重的东西完全不同罢了。

而我只是希望,我不是一个人。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