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霓裳里,在平安夜跨向圣诞节的那一时刻

作者:影视影评

一滴秋露,在那刀尖上弯腰。

听戏的人眼眸未黯,时光好似回到了很久之前,有多久,他不记得了,只是,应当是很久很久了。

  有人说,你辜负了一个男人,一个柔情似水不计前嫌的男艺人。

图片 1

亲你不够,爱你也不够,

相交相知多年,没逢月夜,戏子总是能见到那看客,有时候,明明二人在一起谈笑,可偏生让他生出一份自己是被观看的戏中人的感觉。

  他说,就让往事随风,都随风,都随风。。。

心好像破了一样,心口有很多洞,是血肉都撕裂,枯败了。血淋淋的。我又气又哭,我又算什么!

只留下了腥湿的梦黄粱,哀婉的断章词卷。  

雪落在了梨园,梨园子弟白发新,只那曲唱了又唱的阑珊谣,几十年了未曾消弥。

  有些女人,我愿付出一切只为相守一生;有些女人,我愿付出一生只为缠绕一夜;为你,我愿付出一切,辜负一生,一生对所有女人的情愫,换一次与你的凝视,相拥,轻轻一吻。

时光就是流失那么快,只是圣诞而已 还是那么多人。

安抚的几句未曾出喉,你便如墨般淡然化解。

便是不得意也罢,他依旧在每个长夜,借着月光,时而吹起新曲,时而写下戏文。

  在一个不该有的年代,那个少年,躲过了壮志凌云的坎坷,躲过了仕途正道的颠簸,却没能躲过你眼波流转里的一次凝眸。那是怎样的年代呵,那个年代的女子罗裙轻舞,长发飘飘,风中凌乱,那个年代的男子独自行走在旷野里,只留下苍茫的背影;那个年代还没有那么多黑色的,肉色的丝袜满地乱爬,那个年代男人爱着女人温婉柔情,女人也大可不必以“凶”示人。

再见了,我的少年。

未曾揣摩,便料你芳心未减。  

浮生若梦,便让我与你共饮。

  有女子骚首弄姿,卖弄风情,人曰风骚。你亦曾把腰肢扭成银蛇,把朱唇点成热火,把眉眼画成勾魂,我曰妩媚。骚是无有其质,故作其行。媚是顾盼生姿,浑然天成。骨子里的柔媚,她人学不来。如同夏日明媚的水波,观者皆灼目,她只是自然的存在,自然流露一段如水的风情。你在大银幕前的一次流转,竟惹得我在人世间将你的眉眼苦苦追寻。高中时,曾错失的姑娘,眼角里有你如水的柔情。大一时,那个中秋的夜晚,一个女子的眼神像停留在岁月的河中已很久很久,我想起了那个姑娘,那个在岁月里注定消失的姑娘,此生再也不得见,一个人走在校园里,低着头,看着眼泪掉进尘土里。那个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拥着一个瘦弱的白衣女子,哭泣着销魂。若干年以后的某天,这个梦境变成了现实,后果是我在很久很久的时间里梦中会喊着她的名字醒来。这一切与你无关,这一切与你何关?

席慕蓉有一首诗:

于是,只留下了你的辽阔和我的斑驳。

“你终于写出了传世的好曲了。只可惜,这场景,你不能看见。不过,没关系,我会替你看着。”

  彼时,我是懵懂少年,你是如花容颜;今日,我是迷途尘世的穷苦书生,你是已过不惑的断情妇人。凭什么,惹动我这么多年的相思?这相思很长,长得需要你安静的坐在我的对面,听我和你慢慢说。

“吟子,外面的世界很残酷吧。我这样的人会很快堕落的吧。”

愚拙的人心,浮上楼层台面。

戏依旧在唱,新的,旧的。

  一袭轻纱,白色霓裳。轻罗帐里,有人顾笑。长发流玉面,眉眼宛惊鸿。兰花指梢头,点点启朱唇。流风回雪一舟梦,哪堪伊人,忆牵魂。

图片 2

握紧了生锈的把手,

看戏之人忽而想起,很久以前,他曾经问那人,为何偏要执着写一出戏?那人只是笑笑,浮生茶苦,总要煮一杯动人的。

  有人说,那只是电影。

现在是深夜三点了,寝室里一片黑暗,我在被窝里盯着手机,屏幕发出刺眼的光。光刺激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好像溅入洋葱味一样,不断流泪。

曾经的端庄少年,已过中年。  

日子过了很多年,看戏的人乏了,于是他决定找些什么别的乐子。

  有人说,你曾对富商投怀送抱,后因“败家”被无情遗弃;

幻影

未央的浅笑,伴着喃呢喋喋。

他问了好多人,终于确信,原来他不在了。

  你说,在孤独里慢慢找回自己,把过去的种种放下,很好,很好。

他不是不在,而是真的不愿意理睬我。

你淡雅的长衫飘着香气,

独阑珊,奏一曲,叹红尘若梦,谁人与我共饮苦茶?

  有人说,你只是个演员,一个戏子。

我有的是颗戏子的心 所以 请千万不要 不要把我的悲哀当真 也别随着我的表演心碎

洋洋的禅味,伴着私语窃窃。  

他突然想听戏了,于是,他回来了。

原谅我没有爱你的勇气 原谅我讨厌你 原谅我不会再爱你 是你的残忍。你最后还是不知道,一个叫wyn的人喜欢cjm,你永远不会知道。起风了,等着一个永远不会爱我的人。

文人爱戏子,戏子爱文人。

和很多戏子不一样,那个人不光光是个戏子,还是个文人。他爱唱戏,更爱写戏,只是他写的戏不好,班主总是说他不够动人心。

嗯呢。这个世界不就是只有一个吗?

秋后的斑驳,挂在树梢上面。

这一走,便是百年,以至于到了最后,阅尽千帆,看客仍旧是看客。

图片 3

埋葬了青春,腐朽了明天。
 
 
无心良品
08/12/16

唱曲的人依旧那么唱着,故事便也开始了它的帷幕。

像夜雨

破茧而出,是长长的思念。

自此之后,看客一直不曾离开,把戏子写下的戏文听了一遍又一遍。

无路可逃

端详你就魂断梦野,轻触你更魂萦梦牵。  

只是,这红尘若梦,阑珊独唱,可又有谁还记得,那个写下“红尘若梦,谁人共饮”的唱词的人?

像海风

兀自的城府,是张忧闷的脸。

嗯,他的戏唱得很好,比如今好上很多。

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 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 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

清秀少年般的眉眼,

这一切,彼时戏中人痴迷,戏外之人不解。

当我在23点59分发出那条消息,一直等到深夜两三点,我去刷了朋友圈。

那段销魂悠长的岁岁情缘,

听戏的人,微微闭上了眼睛,他的脸上流露出了安然和满足。是啊,他好像看见了以前的那些戏,他好像看见了以前的那个人。

再见了,那个 叫做陈的少年。

是你断刃破斧的笑,戏子的式式招招。

独阑珊,奏一曲,叹红尘若梦,谁可与我饮杯苦茶?浮生苦茶,入喉苦心扉。

亲爱的朋友 今生今世 我只是个戏子 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浊湿的眉毛,融进脂粉里面。  

人生苦短,世人总想留下些什么,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一个火车站,有不同的人。我穿着黑色针织衫,背着黑色书包,戴着黑色口罩,像只鬼影,飘忽不定。突然想到一个人的好天气中,知寿与老奶奶的对话,

家徒四壁,萦萦绕绕,

江南小院中,有雪花飘落,轻轻扬扬,不似北国大雪干燥,倒是裹挟了淡淡的湿,淡淡的寂寥而来。

“平安夜快乐,圣诞快乐。”

那团煽动着的黑色火焰,

还记得当初那个人,也是梨园里的一个戏子,日日夜夜地便在这里唱着小曲儿。

那个人走了,那个人不认识你,那个人,始终不是我的。我的青春平淡无奇,偶尔的出格就是默默喜欢你。现在也该结束了。

气味犹在,形体不见,窗帘开合,飞走蝴蝶。

可是他认识的那名戏子却不见了踪迹。

“在23点到凌晨的3点发信息给我的人,我都会好好回复并且送上真诚的祝福。”

给你美言,你却垂泪。

“这茶还真是苦啊~”听罢最后一句唱词,看客饮尽了茶水。

alone

吞噬了人间情感的大团圆。  

图片 4

脚踏车掩盖不了心里的急切。

圣诞来了,还有什么比给节日祝福更好的借口吗?于是我鼓起勇气,主动点向他打招呼。后来发现自己是个笑话。

赠你轻纱,你磨成茧。

我呢?我呢?我呢?

霸王别姬  

未来很多色彩

你在胡同口等我,

冷风灌入被窝里,瑟瑟发抖。冰冷的手拿着手机,我发了疯一样地啜泣,手机屏幕显示的是一个对话页面。我和他的对话。只有两句话

黑色屋檐,弯出料峭的一角,

像冷风

叹年华锐减,

起风了 每天都在等待着不会回复我的你

他把我当做一个笑话,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少年你可以给我一个表情,一句话,可是残忍的你什么也不给。少年,你言无而信。

图片 5

走走停停 去哪儿

交织着 我的少年。陈,你是我第一次喜欢的人,暗恋了两年也够了,我的独角戏可以结束了 。

图片 6

不停地眨眼,缓解我的刺痛感。眼角湿了,原来泪水向外流,湿透了温暖的枕头。舍友的呼噜声,一起一伏,回荡在寝室里。我抽了抽鼻子。吸气声格外大。

“世界不分内外的呀。这个世界只有一个”

“最近过得好吗?”

23点59分也属于在这个时段呀,我的少年。

我曾想过任何回答,唯独没有想过他会选择忽视我。我一直在找借口,和他聊天。

青春飞了

像炎日

我喜欢的人,他,陈。陈在23点59分发了一条朋友圈

广州南站算是很多人了,在这里遇见形形色色的人,不禁感慨人真的是那么多人,千变万化,

在哭泣

我会在深夜里哭泣,因为我要告别我无声的暗恋

by 起风了 再也不会等你了 少年

图片 7

图片 8

在这个冬季,我失去了你,我的暗恋也结束。所谓青春是什么呢?对于我而言,青春是喜欢一个人的好时光。

穿着高跟鞋 踩呀踩呀 前跟那么痛

列车的人多种多样,我看到了不同的人生

我会去忘记你了,2018不一样的自己 加油 每天都是起风的一天,风会吹散 会凝聚

“在平安夜跨向圣诞节的那一时刻,23点59分,我决定不再喜欢你了,我的少年。”

“从圣诞节的零点开始,第一秒开始,我从过去走向现在,我决定不再喜欢你了,再见了我的少年。”

因为你 不喜欢圣诞了

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的圣诞,只是我是失恋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