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有影响的100人,信仰是人性的囚笼

作者:影视影评

经过一战和二战的恐慌之后,原来越多的人相信上帝已死,人们开始怀疑基督教所宣扬的价值观,甚至开始怀疑宗教本身,片中很有趣的一个小插曲实在是是一个画龙点睛之笔:导演伯克骂老仆人是nazi bastard取笑的问他是否和戈培尔打过台球。二战留给大部分人的恐慌已经渐渐变成了信仰的缺失,是已构价值观的崩溃。这让我想起为什么在我国基本和这部电影同时期发生的一个事件中为什么人们对自己国家千百年的信仰包括价值观和文化进行无情的践踏,那场战争带来了太多的悲伤无论是耶和华还是乔达摩对那场战争中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的无能为力,人性之恶由此开始了一段巨大的释放。武斗,屠杀一切都那么的无序和无情,这时候我们的上帝在哪儿?信仰的囚笼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而缺少了这份信仰一切都将走向无序。这正符合了自然科学中的封闭系统的墒增无序性增大的原理,而信仰像是无法解释的神秘力量在控制这种无序性的增强。而中间的一部分失控的时候后果就是整个系统彻底乱套。

今天没有许多人记得乌尔班二世教皇,但是没有谁对人类历史的影响象他那样显著和直接,他作为罗马皇帝发动了一场从伊斯兰教徒手中重获圣地的基督教战争,开始了十字军东征。

  50.乌尔班二世
[美]迈克尔·H·哈特 著 苏世军 周宇 译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影片的开头是在考古现场,伊拉克地区曾经是十字军东征的战场,那场战争被太多人作为是上帝没死只是根本不存在的论据,那场众多天主教国家和罗马教会对中东地区进行的以神为名的战争,本质上就是一场充斥了杀戮和野心的对基督教义的讽刺。现在中东伊斯兰国家流行的圣战,我相信那些圣战分子大多是有着自己的信仰的,而他们对抗的恰恰是基督信仰国家和无宗教国家。圣战和十字军东征两者之间既相似又如此不同,圣战分子能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信仰,而十字军东征给我们看到了的是人性对杀戮和略夺的喜爱。而两者都是借着信仰之名在践行人性之恶。自由平等博爱这些思想好像是建立在唯物史观上,社会性动物让我们明白博爱,世界上的占大多数的群体诞生了自由平等的意识而我觉得真正的普世价值观也是存在的,我们也曾经是猴子,进化论让上帝死了,我们的对动物的同情也是动物社会性在我们身上的体现。

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乌尔班原名欧德·德·拉尼,1042年在法国马恩市附近问世。他出生于一个法国贵族家庭,受过良好的教育。年青时在兰斯任副主教,随即先后担任克吕尼隐修院修士,副院长,红衣主教,1088年当选为罗马教皇。

公元1042~公元1099

发表于 2011-02-25 17:25

十字架之路 ——走访西班牙与葡萄牙 青少年时代三哥告诉我,西班牙与葡萄牙最早的航海家基本上都是天主教徒,他们 是带着传教的使名去航海探险的。在殖民主义统治中,他们有掠夺的罪恶面,但也给这 些落后地区带去文明与先进。当我走访南美的巴西、阿根廷、秘鲁、墨西哥、古巴等国后, 发现南美留下太多这二个殖民宗祖国的遗产 :人种、文化、语言、体制,特别是天主基 督教印迹很深、影响很广。2008 年我又去了南美最早的殖民宗主国——西班牙与葡萄牙。 基督引领他们开辟新大陆 从西班牙到葡萄牙,仅一座桥相连,过境时让人吃惊,桥上没有一个警察与边防人员。 头上一面横幅 :迎欢您再来葡萄牙。而西班牙一边同样如此。游历西班牙与葡萄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教堂林立,到处有古老教堂。我每次走访宗 教国家,最感兴趣的就是参观教堂,因为教堂纪录了这些国家的历史发展,教堂文化最 能反映出一个国家的软实力,基督教的精神与灵魂也是由教堂传播到民间。基督国家的 民族历史变迁和人民的价值观、信仰、精神、文明、伦理的高低程度,也都能从宗教与 教堂中体现出来。西班牙的天主教徒,占全国总人口 94% ;而葡萄牙天主教徒,占全国 总人口 97% 。教堂纪录了两国的历史、宗教与文化,教堂—直是两国文化传统重要的组 成部分,也是人民信仰的凝聚地。在西班牙与葡萄牙,几乎所有公民从出生、洗礼、起名、 受教育、成人、结婚、死亡都离不开教堂。圣经是他们一生的精神食粮,普世价值观是 培育他们的道德和做人的标准。当我参观了联合国重要世界遗产杰洛尼莫许修道院、圣 玛丽亚隐修院、法蒂玛大教堂后,我不仅被这些宏伟建筑风格惊奇,更为这些独一无二 的美与和谐的圣地感叹万分!那些独具特色或历史悠久的教堂,一直被当地人引以自豪。 两国都是欧洲古国之一,早在十五世纪就成为世界海上强国,在非、亚、美洲都建 立大量殖民地,自从西班牙与葡萄牙退出了历史舞台,财富和权力就转移到了北方,尤 其是英国和法国。教堂纪录了两国航海家的故事,他们追寻航海世界的目的除了经济动机外,最主要 是为了传教。就拿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经过来说,可以看到他宣教的热情和对上帝的信心, 作为基督徒他坚信上帝命令他把福音传给新大陆万民。就像他第一次写给国王费迪南德 和伊莎贝拉女王的报告中表明的,他希望履行基督的大使命。在信中,他还写道 :“让基督在地上喜乐如同在天上,为了如此多民族至今仍然失丧的灵魂将得到拯救 之前景。”他坚信《圣经》中基督所说的 :“末世来之前福音必要传遍天下万民”的基督 大使命(马太福音 24:14),并要履行这个大使命。因此,航行至基督教未被认识的异域, 不仅是他对传扬福音的基督徒使命的留意,也是他对上帝要完成对整个世界计划的一种 信心。 哥伦布是一位有强烈基督信仰的人,这位探险家在执行任务时总是说“我将要做的 是奉三位一体之上帝的名”。他的第一次美洲之行的日记上一开始就写着 :“以我们主基 督耶稣之名”。当他第一次踏上新大陆的土地,他“把感恩归于我们的主”, 他将基督十 字架留在他曾涉足的每一个岛屿作为标记,而且他把第一座发现的岛屿命名为圣萨尔瓦 多。这位基督徒男子汉的决心,使他发现了新大陆,并对整个世界产生了排山倒海的影响。 这个发现扩大了基督教的地理疆域,因为有很多美洲印第安人悔改归信了。 同样葡萄牙的地理大发现应归功于基督徒恩里克王子,他是葡萄牙航海者的精神教 父,是个终生未婚,在萨格里什苦修了 45 年的圣徒。他的远航事业最大的目的是宣教, 并寻找传说中东方的基督教“普莱斯特•约翰”的国家,从而与之夹击北非的穆斯林, 葡萄牙王子亨利的航海探险主要就是传教。 另一位著名航海家麦哲伦同样是基督徒。在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后,麦哲伦怀 着对东方财富和远洋探险的向往,于 1519 年 9 月麦哲伦率领一支由 200 多人,5 艘船只 组成的浩浩荡荡的船队,从西班牙塞维利亚城的港口出发,开始了环球远洋探航。在九 死一生的环境下到达了今菲律宾群岛的马索毕岛,终于完成人类的第一次环球的航海。 教堂历史告诉我 :葡萄牙与西班牙在远航大西洋、印度洋的地理大发现的时代,那 些航海者们都是基督徒,传教是他们重要目的。他们驾着漏水的破船,吃着发霉的食物、 甚至蛆虫、老鼠,喝着变质的臭水。没有航海图,为看一眼新海岸的模糊轮廓,就离家 漂泊数年,他们唯一的信靠是对上帝的信心。如果没有对上帝的信靠、没有基督徒传播 福音的大使命,没有那种神圣坚定的使命感,他们肯定是收获不到地理大发现的美好结 果的。 我的追寻:基督之路 1966 年文革初,一幕幕残酷的社会与家庭冲击对我影响很大,我开始恨文革、恨领 导文化大革命的这批人。后因参与三哥攻击文化大革命要案,遭全国通缉逮捕进监狱成 了年青政治犯,渡过漫长十三年牢狱,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否定文革才平反回上海原单位。 十九岁的我长期与反革命犯关一起,在里面我相遇了许多基督神职人员神甫与牧师,其 中包括中国大主教龚品梅。 当时我不解,为什么新中国成立后政府要把这些传播上帝福音的神职人员划为牛鬼 蛇神?并把他们当中最优秀、忠诚、虔诚无私的神甫与牧师当反革命关押在监狱?因为 我在他们身上看不到所谓“反党、反毛、反社会主义”的言行,反而发现他们传上帝福音, 无非是要信徒学做“改恶从善、循规守法、有博爱之心、有仁义道德”之人,这对社会 有百益而无一害。最后我发现他们传播的基督教福音中有普世主义,其中有“自由、民主、 人权”等价值观,这正是政府不满之处。从此我产生了在中国入教等于背负厄运的看法。 与这些基督传教精英们长期的难友生活使我真正接触到基督教义与精神,开始对“上 帝、耶稣、圣经”有所了解。这些神职难友还告诉我,《圣经》上说,“为义受逼迫的人 有福了,跟随主走苦路是必经之路,靠主克服自己肉体的软弱”。他们教我如何向主祷告, 如何把自己完全交托主,如何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主。他们一直卑微地称自己是上 帝的仆人,就是身陷囹圄也始终至死不渝地持守着自己的信仰,在监狱里时刻不忘向难 友传讲天国的福音。因着他们的带领,我开始信主了。他们道成肉身宁愿背负十字架忍 受一切磨难的经历,深深打动我心,在其间基督精神的种子在我心田发过芽,我深感是 他们的基督精神支撑我活着走出监狱。 79 年我平反出狱,改革开放不久就下海经商,当时受“一切向钱看”社会风潮的影 响,我拼命赚钱,想把过去的损失都补回来,这时的我是远离主向着物质化的世界靠拢。 九十年代我有机会经常出国考察,却发现一个现象,当今最发达、最文明、最和谐的国 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信仰基督,我看到了基督普世价值与普世博爱是如 何体现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体现在他们的行事为人中。基督精神再一次唤醒我的心灵 良知。经上说 :“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是的,我醒悟了, 这其间基督精神又让我恢复了良知,我决心从“铜钿臭”中爬出来。说实话经商二十年 当我富起来后并不快乐,惨痛的历史记忆从未消失。我一直难忘却十三年中那些为信仰 受难的基督难友。想写书来纪念那些我曾接触和了解到的、“因信守义”、甘愿跟主背负 十字架到死的基督徒。我想不到第一本书自传《风雨人生路》被香港青年基督教会的义 工们要去了 200 本。香港牧师告诉我,你的书中描写基督教在大陆的灾难,有深刻教育 意义,书中体现了基督普世价值观。他们介绍我入教,并告诉我神要我学习写书,把自 己经历和看到的普世主义和普世价值观宣传出来。 没入教前我心里充满了怨恨,恨文革!恨它毁了中华民族的文化、伦理道德与宗教, 毁了千百万人的生命,毁了我的青春与亲人,流多少泪也洗不尽我的国怨、家恨。如今 是“基督的爱”成为我的挽回祭,天主亲自把我这个 40 年来游荡在外的浪子寻找回来。 谢谢主,是“神的爱”改变了我的人生价值观,改变了我的生命。如今活着的不再是从 前的我,我对过去的磨难看淡许多,对文革的仇恨也被宽容之心逐渐代替,我想的更多 是“神要我做什么”。我开始写文革回忆录,将个人的政治命运写下来,为民间历史保留 一份记录,并希望以此推动和促进政府对文革的反思。因为关注祖国的前途和民众的幸 福,我将游历世界的思考写下来,通过中外政治制度和社会面貌的对比,通过真实的见闻, 戳穿专制社会蒙蔽民众的谎言,揭开被蒙蔽的中国人的眼睛,希望中国早日步入民主法 制的文明国度。 普世价值将改变中国 信仰自由在中国一直经历着漫长的阵痛与挣扎。文革结束后,政治气氛宽松下来了, 大家需要填补精神真空,归向宗教信仰,纷纷诉诸宗教信仰寻求心灵上的安慰。渴慕一 个新的精神家园,盼望找到能替代如今迅速蹿升的物质主义的价值观。 这几年我几乎走遍了主要和具有代表性的基督国土,看到了世界上最富强文明的国 家都是基督教,那里“博爱、平等、民主、自由。我看到了普世主义带来的一片经济繁荣、 国富民强、社会文明与和谐、真正的“以人为本”。 在基督国土我最大发现是,国家的 管理者把基督教当作国家的治国之本,当作国民道德的基础,并把基督教作为公民美德 的孵化器。反过来我也跑了所有长期宣扬革命、打击基督、搞共产主义的国土,看到一 幅截然不同情况,经济落后、人民愚昧、社会封闭。他们和中国毛时代一样,在马列毛 共产主义识形态影响下,长期革命加造反,从未停止太平过,学毛泽东提倡的“与天斗、 与地斗、与人斗、与帝修反斗,其乐无穷”。幸好中国共产党中还有务实派,痛定思痛放 弃了阶级斗争提倡改革开放,才带来经济变化。 我发现基督世界是“神找人”,在中国是“人找神”,没有神也要造一个代替。但人 是有罪的,怎么能代替上帝呢?结果只能是犯罪,我们曾长期宣扬仇恨,革命加造反, 还要搞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一次接一次政治运动造成中国千百万子民死去。我感觉当 今中国人被所谓经济“硬实力”蒙蔽了双眼,看不到中国最缺的是“软实力”,即基督普 世价值观。那就是人民需要蕴藏高尚的人性美德和无穷无尽的智慧才能,它包含人性中 善良基因,每一个正常的人都应该享受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正义与博爱”。 在我走访世界上主要基督国家时,总喜欢寻访大陆新移民,问他们 :为什么不回国? 近三十年,这些人不管以何种形式出国,合法的留学、探亲、经商、劳务输出,及非法 政治流亡、偷渡打黑工等……,他们几乎一致回答 :想留在海外重要因素,是被基督的 普世价值观吸引,并且大多数移民已经融化进入基督教,他们认同了西方的人文环境和 政治气氛,反过来对国内政治体制迟迟不改革表示强烈不满。这些中国人走出国门后快 速被基督的普世主义和普世价值观和博爱融化,他们对自我身份重新认识和定位后,就 在基督精神“家园”中寻觅到喜乐和安居乐业。 西班牙与葡萄牙两个最早的海上强国对世界最大贡献是传播了十字架,促进了西方 的“十字架的变革”和“教堂经济”。葡萄牙、西班牙是因为受基督的巨大影 响,从而推动了地理大发现和全球贸易。而荷兰、英国、美国是受到新教,尤其是其中 的加尔文主义的影响,发展了资本主义、建立了民主政治。最后西方宗教改革运动,鼎 新了人类普世价值观乃至缔造了民主自由政体。所以整个大国崛起的过程,也就是基督 新教在全球发挥作用的过程。一千五百年前,基督天主教在全球传教的热情和航海时对 上帝的信心,是地理大发现的最主要动力。一千五百年后,基督新教“积极入世”的倾向, 信仰上的个人主义和教会对国家的影响,促成了荷兰、英国、美国的民主政治成熟,促 使全世界“十字架变革”和“教堂市场经济”的巨大成功。 基督教伦理孕育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它以道德为支撑、以产权为基础、以法律为 保障。历史证明西方产生的教堂市场经济是成功的,相反无教堂的共产计划经济是失败的。 我认为中国经济变革最缺乏就是教堂文化,最需要的是“伦理变革”和“诚信变革”,而 不是一味追求经济增长率。基督提倡契约精神──诚信,这是上帝与人的立约,不可废 除与违背。而中国文化就缺乏这一点,只有服从,“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听毛主席 话、跟共产党走”。基督提倡“博爱”,中国传扬的是“等差”之爱,过去是亲不亲阶级分, 现在是金钱之分。 在上帝十字架面前与教堂里人与人是平等的,没有贵贱贫富差距,没有好人与坏人 之分,都是罪人,都在等待上帝拯救。承认有罪的人,才能谦卑、才有救。上帝认为所 有的人都是有罪,也就是说“人是靠不住的”,所以必须有律法制衡, 西方国家的三权分治与企业结构都是在这观念中建立起制衡架构,这跟基督教文化有密 切关系。福音能救世人,因为它有普世价值规,基督通过传教使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它, 逐步发展到改变世界。今天全世界人口 60 多亿,基督徒 21 多亿,占总人口三分之一就 是证明。 在西班牙与葡萄牙参观教堂过程中,我发觉团中几个公务员总用鄙视与厌倦的眼光 对待参观教堂。他们不屑一顾常发牢骚,说每天吃北京美食“宫鸡、 丁”倒胃口,讽喻像看文革中“老三篇”一样,并要求安排一些剌激性 的活动,如赌场和色情表演场所。我与团内几个知识分子反对,我忍不住反驳他们 :教 堂往往浓缩了这个国家与民族的历史与精神,参观它最能了解这个国家。我还认为 :一 个博爱、和谐、繁荣、法治的社会离不开宗教,今天中国社会缺乏信仰、文明、道德伦丧、 就是因为我们政府长期打压宗教造成的结果。 我不理解为什么中国“无神论革命者”从来不肯反思一下过去迫害宗教带给民族与 社会的恶果?今天又在打压要求宗教独立的地下家庭教会,难道他们不理解宗教信仰对 一个国家与民族有何等重要的作用与影响吗?自从西方启蒙“无神论运动”开始,一个 抵挡上帝、人性之恶全然释放的撒旦,已经造成近代历史血流成河,法国大革命、十月 革命、文化大革命,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世界革命,都是“无神论运动”的创作。 而亵渎上帝的人类并没有随着这些大革命的狂热理想隐退而减退,凡走上了这条迂回曲 折道路的国家,血的经验和教训都说明了,一个人、一个国家只要背弃上帝、践踏基督 的普世价值,它所导致的后果有多么的惨重。 我常常会想起托斯妥耶夫斯基的那句话 :“如果没有上帝,那么什么都可以干。”是 的,无论文化大革命的疯狂、愚昧、残忍、丧尽天良的浩劫,还是如今社会上的犬儒主 义、拜金主义,都是与我们国人缺少信仰有着紧密的关系。有了信仰的人,精神有了依靠、 灵魂得到安抚。无论是天主教、基督教、佛教还是传统的儒家文化,都要求人们向善避恶、 相爱相助。它们对老百姓来说,既是信仰,也是一种社会道德的修养课,这样的信仰有 过错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中国改革开放后,因为富裕了却依旧迷茫困惑的 人们更加渴望精神上的引导和依靠,所以基督教而今又在迅速扩展。过去与今天的这一 切都值得我们认真地反思! 愿我的博客给你带来这方面的启示:(帮你了解世界各国与文革历史) 刘文忠的BLOG 刘敬的博客[编辑]

70年代的美国经历了越战、黑人骚乱,马丁路德金遇刺、水门事件、等等导致了巨大的文化恐慌,这种思潮被音乐人和电影人反应在作品中。在美国梦中,无论是文化还说精神层面的,其中的价值观都在崩坍,嬉皮士,毒品,犯罪,这些都导致了巨大的社会问题。影片的情节不做分析,因为把一个个情节带入到我的理解中是很契合的。唯一的细思极恐的情节是最后一刻年轻律师没有继续念口中的祷词而是开始对附身的女孩实行暴力,导演把他热爱拳击的情节带入到最后的一刻,不得不说实在很巧妙。

乌尔班是一位坚强有力、政治敏感的教皇,但这不是他在本书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人们记得乌尔班二世,主要是因为他在1095年11月27日所采取的行动。那一天在法国的勒芒市,他召集了一次伟大的宗教会议。在会上他面对数以千计的听众,发表了一个也许是历史上唯一的最有说服力的演讲── 一个在随后影响着欧洲非常多个世纪的演讲。在演讲中,他抗议侵占著圣地①的赛尔柱克王朝②的土耳其人在亵渎基督教的神圣土地,在污辱基督教的朝拜者。乌尔班呼吁所有信奉基督教的国家联合起来,投入一场神圣的战争── 一场为基督教而重获圣地的伟大的十字军东征。但是乌尔班凭借自个的聪明才智远不止是吸纳著有利他主义动机的人。他指出圣地是一片肥沃富饶的土地──比人口过剩的基督欧洲要富得多。最后他宣布参加十字军东征可以免除一切苦行,保证赦免十字东征者的一切罪行。

今天没有很多人记得乌尔班二世教皇,但是没有谁对人类历史的影响象他那样明显和直接,他作为罗马皇帝发动了一场从伊斯兰教徒手中重获圣地的基督教战争,开始了十字军东征。

我们永远都在借上帝之名给自己寻找安慰,而我们确实更该审视自己,上帝没有抛弃我们,只是我们让祂很失望。而魔鬼对上帝的亵渎更是细思极恐,上帝不完美?上帝很小气?既然上帝如此伟大那为什么不允许我们对他的亵渎?这是个形而上问题,只不过是人、神、鬼间的罗生门罢了。存在主义万岁,普世价值观万岁!

乌尔班这篇演讲对动机最高尚和最自私的人都具有同样的吸纳力,在听众当中激起了澎湃如澜的热浪,在他的演讲结束之前,全体听众高呼:「这是上帝的旨意!」这个口号非常快就成了十字军东征的战斗口号。在几个月内,第一方面十字军出发了,随后就爆发了一系列长期的神圣战争(有八个方面主要的十字东征军和非常多方面小部的十字东征军),这场系列战长达200年左右。

乌尔班原名欧德·德·拉尼,1042年在法国马恩市附近问世。他出生于一个法国贵族家庭,受过良好的教育。年青时在兰斯任副主教,随即先后担任克吕尼隐修院修士,副院长,红衣主教,1088年当选为罗马教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就乌尔班二世自个的情况而言,他在第一方面十字军成功占领耶路撒冷两周后去世,但他未听到占领的讯息。

乌尔班是一位坚强有力、政治敏感的教皇,但这不是他在本书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人们记得乌尔班二世,主要是因为他在1095年11月27日所采取的行动。那一天在法国的勒芒市,他召集了一次伟大的宗教会议。在会上他面对数以千计的听众,发表了一个或许是历史上唯一的最有说服力的演讲── 一个在随后影响着欧洲许多个世纪的演讲。在演讲中,他抗议侵占着圣地的赛尔柱克王朝的土耳其人在亵渎基督教的神圣土地,在污辱基督教的朝拜者。乌尔班呼吁所有信奉基督教的国家联合起来,投入一场神圣的战争── 一场为基督教而重获圣地的伟大的十字军东征。但是乌尔班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远不止是吸引着有利他主义动机的人。他指出圣地是一片肥沃富饶的土地──比人口过剩的基督欧洲要富得多。最后他宣布参加十字军东征可以免除一切苦行(告解),保证赦免十字东征者的一切罪行。

十字军东征的重要性似乎毋庸加以解释,和所有的战争一样,它对参战人员和部队所经过的地区的人们都有着直接的影响。此外,它为西欧与拜占庭和伊斯兰各国之间的密切往来起了作用,当时拜占庭和伊斯兰各国远比西欧先进。这种往来为文艺复兴开辟了道路,文艺复兴反过来又使现代欧洲文明之花大放异彩。

乌尔班这篇演讲对动机最高尚和最自私的人都具有同样的吸引力,在听众当中激起了澎湃如澜的热浪,在他的演讲结束之前,全体听众高呼:“这是上帝的旨意!”这个口号很快就成了十字军东征的战斗口号。在几个月内,第一方面十字军出发了,随后就爆发了一系列长期的神圣战争(有八个方面主要的十字东征军和许多方面小部的十字东征军),这场系列战长达200年左右。

乌尔班二世教皇被列入此册不仅仅因为十字军东征的巨大意义,而且还因为如果没有他的鼓舞就大概不会有十字军东征。显然当时的条件已成熟,否则人们对他的演讲也会置如果罔闻。但是要掀起一场全欧运动,必须得有一个核心人物的领导,某一个国家的国王对此是无能为力的(例如一位德国皇帝对土耳其人宣布一场圣战,且率军进行一场十字东征,非常难相信非常多英国勇士会加入他的行列之中)。在西欧只有一个人物,他的权威可以超越国界的限制,只有教皇才能提出一项使所有西方信仰基督教的国家都执行的计划,才有希望使众多的人都服从他的指示。没有教皇的领导,没有他做的那个兴奋人心的演讲,十字军东征作为一次大规模的欧洲运动或许永远就不会出现。

就乌尔班二世自己的情况而言,他在第一方面十字军成功占领耶路撒冷两周后去世,但他未听到占领的消息。

当时的实际情况也不是谁身居教皇之职谁也会提出十字军东征解放圣地的计划。大多数谨慎的领袖都非常难做出一项很的提议,因为其结果十分难以预测。但是乌尔班二世却有这样的胆略。因此,虽然非常多人的名气比他大得多,但是他对历史的影响却比他们硕大而久远。

十字军东征的重要性似乎毋庸加以解释,和所有的战争一样,它对参战人员和部队所经过的地区的人们都有着直接的影响。此外,它为西欧与拜占庭和伊斯兰各国之间的密切往来起了作用,当时拜占庭和伊斯兰各国远比西欧先进。这种往来为文艺复兴开辟了道路,文艺复兴反过来又使现代欧洲文明之花大放异彩。

乌尔班二世教皇被列入此册不仅仅因为十字军东征的巨大意义,而且还因为若没有他的鼓舞就可能不会有十字军东征。显然当时的条件已经成熟,否则人们对他的演讲就会置若罔闻。但是要掀起一场全欧运动,必须得有一个核心人物的领导,某一个国家的国王对此是无能为力的(例如一位德国皇帝对土耳其人宣布一场圣战,且率军进行一场十字东征,很难相信许多英国勇士会加入他的行列之中)。在西欧只有一个人物,他的权威可以超越国界的限制,只有教皇才能提出一项使所有西方信仰基督教的国家都执行的计划,才有希望使众多的人都服从他的指示。没有教皇的领导,没有他做的那个激动人心的演讲,十字军东征作为一次大规模的欧洲运动也许永远就不会出现。

当时的实际情况也不是谁身居教皇之职谁就会提出十字军东征解放圣地的计划。大多数谨慎的领袖都很难做出一项非常的提议,因为其结果十分难以预测。但是乌尔班二世却有这样的胆略。因此,虽然许多人的名气比他大得多,但是他对历史的影响却比他们硕大而久远。

注释:

①圣地:指巴勒斯坦。

②赛尔柱克王朝:土耳其之一王朝,十一至十二世纪统治亚洲西部的一个广大地区。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