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选择,不过只是一场自我坚持

作者:影视影评

一对兄妹在战争期间的悲惨故事 亮点就在妹妹的配音上 让人心疼 怜悯
然而我想的是 如果我是哥哥 该怎样做 我不要这样一起悲伤的死去 我会把妹妹留在这里 自己去谋生 养活她 就算卑贱 也活下去吧 只有活下去 才有希望 才有可能

看之前百度了一下,结果一不小心被剧透了,带着先入为主的观念去看,看到哥哥带着妹妹一路作死。

清太的死亡,应该很大部分来源于希望的破灭。
母亲死了,还有妹妹需要清太照顾,等候父亲在未知某一天归来。哪怕寄人篱下,与父亲和妹妹再团圆的信念还在,就还有坚持活下去的勇气。直至后来,妹妹病死,爸爸早战亡,所有的亲人都不存在了,那一刻希望破灭,自我价值缓释崩溃,存在变成了虚无,潜意识中坚持不了了,于是清太也悲剧性地死去了。

无关政治,完全对主角三观理解不能。

战争带来的巨大改变让哥哥和妹妹一夜之间丧母,在战争模式下,绝大多数人都改变了自己的生存方式,选择最适应的方式活下去。哥哥前去投奔姨母,结果被各种嫌弃,终于哥哥有一天忍无可忍要搬出去了。

14岁的小孩,承受了许多本不应该在他这个年纪应该承受的,然后孤独死去,比卖火柴的小女孩死亡更加悲惨。为了妹妹,他肩负了责任、照顾、持家等一切本是属于成年人所承担的任务,可他的内心还是小孩子,没有营建起一个完善的自我,父母死了,妹妹死了,我的存在就没有价值了?不,不是这样的,孤独有孤独的意义,想起余华书中一句:“活着仅仅是为活着而活着”,如果清太遇见富贵,那么我相信他仍会留守人间。

越是艰难,就越要活下去。
如果如有的评论所说连求生意志都放弃了只愿意陪着妹妹觉得没有妹妹活下去活不下去无所谓,那就能解释为什么他能把她妹妹给带死了。。。
他只觉得陪着妹妹是最好的,但是陪着妹妹玩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了吗。有的人说他努力了,他去砍柴,但是那是在基本生活都维持不下去的情况下才去干的活。在亲戚家有安逸生活的时候,至少我没发现他做过什么。你说他不坚强,不见得,他妈妈死的时候为了瞒住妹妹他独自一人忍了下来。没有生存能力,也不对,被亲戚嘲讽的时候他买了一堆的做饭工具给妹妹做饭。就是到后来他也是尽最大的能力去照顾妹妹。
还有就是到最后,他把钱取出来了,他妹妹也没有了。这个时候就是说他有了一定的资本,然后日本战后肯定会需要大量劳动力。
然后他就死了。
我不知道他的死到底是不想活还是不想干活。但是,如果这是个真实的事情,我不会为他流眼泪。当你全家还剩你一个人的时候,如果连你都死了,谁还记得你们。你的爸爸妈妈,你最疼爱的妹妹,连能证明他们唯一存在的有他们记忆的你都死了,这个世界就直接把你遗忘了。

任性不是不可以,要看有没有条件。妹妹可以撒娇,是因为她有一个好哥哥,哥哥不能任性,因为他无人依靠。

清太让我感到心痛,14岁的小孩,已经学会压抑自己的情绪,承担起成人的重任,母亲的死一直瞒着妹妹,直到妹妹为母亲做塚时,他才痛不欲生地哭起来,我想这份悲痛已经在他心里埋了很久很久,发泄出来的时候才会如此泣不成声。

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觉得这是宫崎骏的作品,老爷子的作品向来主角上进故事主线清晰明了。这也是大家爱他的原因吧。

在战争的条件下,给人的容错率是很低的,人们全都在竭尽全力地活下去,如此尚不能保证在战争结束后还活着。那位老农面对哥哥的请求一语道破:“我们自己活下去尚且困难,更不要说帮助你们了。”

而在寄人篱下遭受冷眼,居住山洞,偷菜被抓等际遇都顶过,日本已经投降眼看就要太平盛世时,清太却死去了。以前的种种苦难都能挺过,接下来的日子绝对不会比以往战争时日更为可怕,可清太却在这个节结上悲惨死去,不为别的原因,只是由于父母妹妹都不在世间,而他也丧失了生存的价值感。

仅为自己见解,不喜勿喷。

再来看看哥哥过的是什么生活,陪妹妹去嬉戏,找好吃的,抱怨,任性。

不再坚持着活下去,死神便露出了他狰狞的面孔。生存,只要自我坚持,总会能够活下去并活的更加有意义,最为悲惨的,是死亡的念头打败了坚持活着的信念。

他还活在未发生战争的时候。他活在梦中。

哥哥搬出去后,很快坐吃山空,然后在自然中找吃的,然后偷窃,然后取钱……

他从来不肯接受姨母给他提的建议。姨母为人确实不好,但她指出的路是正确的,唯有劳动才能活下去,唯有帮忙才能活下去。不劳而获只是一时的美梦。

哥哥因为可怜的自尊心到死都不愿低头。

真的想扇他一巴掌,告诉他:“如果低一低头就可以活下去,为什么不?我请你千千万万不要放弃这种机会!”

哥哥的生存方式是从外界获取,而不是从自身获得。

马克思说,劳动创造人类,一点没错。

再来说妈妈的死,妈妈的死和哥哥妹妹的死其实很具对比意味。

妈妈是在防空洞中被炸,悲惨地死去;哥哥是因为不肯改变另一种生存方式,任性地活。一者明明完全依照最正确的生存方式,但因为身体有病而被无情淘汰;一者不肯改变,还活在梦中,与现实格格不入,最终死去。

这让人不禁感觉,活着,按最正确的方式活着,拼尽全力地活着,才能够熬过去。

才能够不被战争淘汰。

姨母虽则偏心,但她确确实实地按照最正确的方式活着,她苛待哥哥和妹妹,可她自己喝的不也是稀粥吗?在她的心里,固然有亲疏之别,更多的恐怕是,劳动才能享用最多,不劳动挨饿也无法抱怨。

在战争中活得如此梦幻的哥哥,只顾眼前的温饱,看不到以后的挨饿。

活在象牙塔中越久,名叫现实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

哥哥还是个孩子。

妹妹更是个孩子。

可是战争不会管你是孩子还是成人。不论你是谁,身份如何,在战争机器面前全都不值一提。

在战争中,平民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活下去。

活下去。

活下去。

因为饥饿、疾病和死亡会同等地造访每个人。

悲哀啊悲哀。

我从看到“早知如此”的剧透时,一直沉浸在“何必当初”的愤惋中。

如果哥哥听从了姨母的劝告,拼尽全力地活下去,最终仍是身死,那才能够叫做悲剧。

然而哥哥的所作所为,说是自作自受也不为过。

我同情妹妹,然而我不原谅哥哥。

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他不值得。

他太不该,陪妹妹一起做梦。

剧情的开头,哥哥死了。人们议论,“真是可怜呀,为什么要去当兵呢?”

一个巨大的讽刺。

哥哥一直幻想着当兵,死后也被看做是在战争中战死。却不料,他只是在战争过程中,因为不适应这样的生活而被淘汰的而已。

最后有一句忠告,给每一个人,也留给我自己:当你周围发生巨变时,请看看你自己是否也发生了改变,如果没有,请警惕,危险将要来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容缘之止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