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又带劲,那个女孩有一张迅速老去的脸

作者:影视影评

想不起是在哪里看的评论
说这个吸血鬼的女孩(暂且还是称它为女孩吧)
有着一张沧桑的脸
于是对照着那个12岁8个月零9天的小男孩
却狠狠的发现
原来那并不是沧桑
而是一种迅速的老去
尤其是在他摸了摸他的那个保护人的脸那一刹那
那种年华瞬间在眼前流过的感觉
深深的刺痛了等待着的我

然而少年间无暇的爱情只是影片导演托马斯·阿尔弗莱德森(Tomas Alfredson)设下的障眼法,展现在我们眼前是两个单纯的小孩,虽然其中一个经常会露出嗜血的本性。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爱莉是仅可能地表现得和她的这位“同龄人”没什么两样:一起玩魔方,用暗号对话。镜头一转,在对待她的“爸爸”时,爱莉便显现出她“成熟”的一面:她不再是以弱小的姿态企求疼爱的小女孩,而是完全凌驾于男子之上,以一种威严的、沧桑的语气命令着他。
 
几百年的生存已经让爱莉对自己的本性有了足够的了解,她留给奥斯卡的那句“离去是自由,逗留即死亡”,便是她最想让奥斯卡明白的话。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奥斯卡几乎很平静地接受了爱莉是吸血鬼的事实,她那沾满鲜血的苍老的脸颊,还有她被阉割的下体。

这部电影相当邪恶。因为故事最后是无辜的人失去了,但是杀人的人却安然地被送往别处,她还得到了隔着棺材的,沾着阳光温度的亲吻。
瑞典小镇,积雪,安静的镜头。宝贵的电影品质,让人看得目眩神迷。
以恶抗恶。
旧的采血人真是倒霉,不断地坏事,杀人的时候遇到贵妇狗。帮助永远十二岁的吸血鬼掩埋尸体。杀人的时候在密闭的房间里逃不掉了,于是坐在角落里往自己脸上倾倒化学药品,让人辨不出是谁。
永远十二岁的吸血鬼在没有得到血液的时候放声尖叫,在采血人嫉妒的时候用温柔勾引,在敌人面前毫不手软,她有利齿。
年长的人血液里中了吸血鬼的毒,良心和躁动不宁的渴望使得她最终选择了用惨烈的方式告别生存状态。十二岁的吸血鬼永远十二岁,她没有完善的心智,她生存欲望强烈,她利用弱点下手准狠。
奥斯卡从一开始出现就是一个心怀仇恨的小鬼。在班级中被小霸王虐待,想要复仇的愿望强烈但是拿不出来。
狠狠地打回来。吸血的十二岁老男孩或者老女孩跟奥斯卡说。我认为,这一句,没有错。
人,一辈子,不过活个尊严。
至于后来,奥斯卡帮忙害死了来复仇的街坊。年轻的人,未免太没有底限。
大流氓来复仇,摁他在水底。几近死亡的心狠手辣,人类也是很坏的动物。
是以吸血鬼用了最残忍的待人手法救奥斯卡,邪恶的导演,只让人看到了那两双大眼里脉脉的温情和喜悦。
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我坚信,那一晚赖利发生了某些变化。杀死迪亚哥正是改变他,让他变得铁石心肠的原因。我只相信迪亚哥说过的一件事:他重视迪亚哥,甚于任何其他人。甚至宠爱他。但尽管如此,他还是亲眼看着我们的创造者伤害他。毫无疑问,他帮的是她。和她一起杀死了迪亚哥。 我不知道怎样的痛苦会让我背叛迪亚哥。我想象着一定是痛苦到无以复加。我坚信要让迪亚哥背叛我,至少也需要同等的痛苦。 我感到一阵晕眩。我想把迪亚哥痛苦尖叫的样子从我脑海中赶走,但它萦绕不散。 接着,我听见空地上传来尖叫声。 我的眼睑翻腾了两下,但贾斯珀冲着我怒吼,我立刻紧紧闭上了眼睛。我只看见浓重的黑紫色烟雾。 我听见呼喊声和一种奇怪野蛮的嚎叫。声音很响,持续了很久。我无法想象发出这种声音的面孔要扭曲到何种程度,而这种未知让声音听起来更恐怖。我猜测,这些黄眼睛的吸血鬼与其他人很不同。确切地说,是与我很不同,因为我是唯一剩下的那个了。赖利和我们的创造者早就离开很久了。 我听见有人喊“雅各布”“里尔”“山姆”,有各种不同的声音,但嚎叫声仍在继续。显然,关于这里吸血鬼的数量,赖利也欺骗了我们。 嚎叫声逐渐变得微弱,最后变成一个声音,一种极度痛苦残卷人寰的哀号。我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我在脑海中可以清晰地看见迪亚哥的脸,这种声音就像他在哀号。 我听见卡莱尔的说话声盖过了其他说话声和嚎叫声,他在恳求看某样东西:“请让我看一眼。求求你,让我帮忙。”我没有听见有人与他争吵,但他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是他被驳倒了。 接着,哀号声一下子变得尖锐起来,我突然听见卡莱尔充满感激地说了声“谢谢你”,在哀号声下还有很多其他人移动的声音。很多沉重的脚步声逐渐靠近。 我仔细倾听,听见一种突如其来,难以名状的声音。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我从没听见我的族群中有人这么呼吸过一连串沉重的撞击声。有些像……心跳声。但肯定不是人类的心跳。我很熟悉那种声音。我用力地闻了闻,但风从另一个方向吹来,我只能闻到烟味。 毫无预警,什么东西碰到了我,紧紧地捂住了我的耳朵。 我惊慌地睁开眼睛,摇晃着站起身,想努力挣脱,但立刻看见了贾斯珀警告的眼神,他就在我面前两英寸的地方。 “闭上你的眼睛。”他再次督促我,也许是正常音量,但在我听起来是压低的声音。 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又闭上了眼睛。有些东西他们不想让我听见。我愿意服从如果这意味着我可以活下来。 突然间我的眼皮底下浮现出弗莱德的面容。他说过他会等一天。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守信用。我真希望能告诉他有关黄眼睛吸血鬼的真相,还有更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这个世界,我们实际上一无所知。 探索世界会是件有趣的事。尤其是和一个能让我隐身,保护我安全的人一起探索。 但迪亚哥死了。他不能回来和我一起去找弗莱德了。这让畅想未来变得有些令人反感。 我依然可以听见一些声音,但只是嚎叫声和一些说话声。无论那些奇怪的撞击声是什么,它们现在微弱得让我无法分辨。 我听清了几句话,那是几分钟后,卡莱尔说道:“你必须……”他的声音突然压低了,接着是“……从这里。如果我们帮得上忙,我们会帮忙的,但我们不能离开这儿。” 然后是一声嚎叫,奇怪的是,声音并没有威胁力。哀号声变为低沉的呜咽,慢慢地消失,好像离我越来越远。 安静了几分钟。我听见一些窃窃私语,有卡莱尔和埃斯梅,但还有些我不认识的声音。我希望自己能闻到些什么看不见,听不清,我努力地搜寻其他的感官信息。但我闻到的只有甜得发腻的烟味。 有一个声音比其他人更尖锐,更清晰,我听得最清楚。 “再等五分钟,”我听见有人说。我很肯定说话的是个女孩,“贝拉在三十七秒后会睁开眼睛。我相信现在她可以听见我们说话。” 我思量着这句话的含义。还有其他人像我一样被迫闭着眼睛吗?还是她以为我的名字叫贝拉?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的名字。我试图想闻到一些气味。 接着是含糊不清的说话声。我觉得那个声音在强势地表达着什么我根本听不清它的语调。贾斯珀的手紧紧地罩在我的耳朵上,我无法肯定自己听见的声音。 “三分钟。”尖锐清晰的声音说。 贾斯珀的手离开了我的头。 “你现在最好睁开眼睛。”他在几步之外对我说。他说话的口吻吓了我一跳。我迅速环视四周,搜寻着他语气所暗示的危险。 我的视野被一大片黑烟所遮蔽。身边的贾斯珀眉头紧锁。他咬紧牙关,看着我的眼神几乎是……害怕的。并不是他害怕我,而是他因为我害怕。我想起他之前说过的话,我会使他们面临来自沃尔图里的危险。我不知道沃尔图里是什么。我无法想象这个满身伤疤,充满危险的吸血鬼会害怕什么。 贾斯珀身后,有四个吸血鬼松散地排成一线,背对着我。其中一个是埃斯梅。和她在一起的是一个高个的金发女人,一个瘦小的黑发女孩,还有一个深色头发的男人,他长得如此魁梧,看一眼都令人害怕我看见他杀死了凯文。有一瞬间,我想象着那个吸血鬼抓住拉乌尔的情景。这真是幅不可思议的美妙图景。 那个魁梧的吸血鬼身后还有三个吸血鬼。他挡在中间,我看不清他们在做什么。卡莱尔跪在地上,他的身边有一个长着暗红色头发的吸血鬼男人。躺在地上的是另一个人,但我看不太清楚那人,只看见牛仔裤和小巧的黑色靴子。要么是个女人,要么是个年轻男人。我猜测着他们是否在拯救这个吸血鬼。 所以,总共有八个吸血鬼,加上刚才那些咆哮着的,无论那些是种何其怪异的吸血鬼;至少还有八个其他的声音。十六个,也许更多。是赖利告诉我们的两倍多。 我发现自己热切地期盼那些斗篷吸血鬼抓住赖利,让他遭受惩罚。 那个躺在地上的吸血鬼慢慢地站起身手脚忙乱,仿佛她是某个动作笨拙的人类。 风向变了,把烟雾迎面吹向我和贾斯珀。有一刻,我除了他什么也看不清。虽然我不像紧闭双眼时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却突然莫名地觉得愈发焦虑。仿佛我可以感受到我身边的那个吸血鬼流淌出的焦虑。 下一秒,微风又往回吹了,我看见了闻到了所有的东西。 贾斯珀愤怒地朝我发出嘶嘶叫声,把蹲坐着的我推倒到地。 是几分钟前我在追捕的那个人类。那种让我的身体全神贯注的气味。我所遇到过的最甘美的血液,气味香甜,温润。我的嘴和喉咙感觉好像在火上炙烤。 我极力克制自己保持理性贾斯珀正在等着我再次跳起,这样他就能杀了我但我身体的另一部分不受控制。我努力地保持镇静,身体好像要分裂成两半了。 那个叫贝拉的人类睁大了褐色的眼睛,惊恐地瞪着我。看着她让我更难受。我可以看见鲜血从她薄薄的皮肤里流过。我努力把视线转向别处,但眼睛却不停地回到她身上。 红头发的吸血鬼对她低声说:“她投降了。我从未见过投降的吸血鬼。只有卡莱尔会想到这样的提议。贾斯珀不同意。” 卡莱尔一定是在我耳朵被捂住时对他解释了这一切。 红发吸血鬼双手环抱着人类女孩,而她则把双手贴在他胸口。她的喉咙离他的嘴只有几英寸远,但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害怕他。他看起来也不像在打猎。我设法想象一个把人类当宠物养的族群,但这和我想象中的不同。如果她是个吸血鬼,我会认为他们在一起。 “贾斯珀还好吧?”人类轻声问道。 “他很好。毒液有些刺痛。”吸血鬼回答。 “他被咬伤了?”她问道,听起来很震惊。 这个女孩是谁?为什么这些吸血鬼允许她和他们在一起?他们为什么没有杀死她?她和他们在一起时为什么看起来这么自在,就像没有被他们吓到?她的样子就像她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但她却并不理解世界的真实情况。显然,贾斯珀被咬伤了。他刚才在与我的整个族群战斗,并且消灭了他们。这个女孩知道我们是什么吗? 呃,我喉咙里的灼烧感变得难以忍受!我努力地不去想用她的鲜血来止渴,但风偏偏把她的气味吹到我脸上!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我闻到了自己一直在追捕的气味,现在没有什么可以改变这一点。 “他想同时照顾好几个地方,”红头发吸血鬼告诉女孩,“实际上,是为了让爱丽丝没什么事可做。”他边看着那个娇小的黑发女孩,边摇着头说,“爱丽丝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那个叫爱丽丝的吸血鬼瞥了一眼贾斯珀。“过分保护的小傻瓜。”她用清晰响亮的声音说道。贾斯珀看着她,露出浅浅的微笑,那一刻好像忘记了我的存在。 本能想让我趁着他放松警惕,扑向那个人类女孩,我差点控制不住。只需短短一瞬间,她温热的鲜血我可以看见她的鲜血流过心脏就能解除我的饥渴。她离我太近了。 那个暗红色头发的吸血鬼用凶狠警告的眼神瞪了我一眼,我知道如果我扑向那女孩我会死,但喉咙里的极度痛苦让我觉得如果我不这么做我就会死。我痛苦绝望地大声嚎叫。 贾斯珀对我咆哮起来,我努力控制自己,但她血液的气味像一只巨大的手把我从地面上拉起。在以前,一旦我下定决心要得到一个猎物,从未中途放弃过。我把手插进地面,想找些东西支撑自己,但什么也没有。贾斯珀蜷曲起身体,我即使知道自己离死亡只有咫尺,还是难以摆脱解除饥渴的想法。 那时卡莱尔正在那儿,他的手搭在贾斯珀的手臂上。他用和善平静的眼神望着我。“你改变注意了吗,年轻人?”他问我,“我们不想杀你,但如果你无法控制自己,我们就会这么做。” “你怎么能忍受得住?”我用近乎哀求的声音问他。他也在被饥渴灼烧着吗?“我想要她。”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极度渴望她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我的手指徒劳地从坚硬的泥土里划过。 “你必须忍受,”卡莱尔严厉地说,“你必须练习如何控制自己。这是有可能的,也是现在唯一能救你的方法了。” 如果要像这些吸血鬼那样忍受与人相处是我唯一存活的希望,那么,我已经劫数难逃。我无法忍受饥渴的灼烧。生存还是死亡,我犹豫不决。我不想死,我也不想忍受痛苦,但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其他人都死了。迪亚哥几天前就死了。 他的名字就在我的唇边。我差点轻声叫出声来。我用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头,努力去想些不那么痛苦的事。不去想那女孩,不去想迪亚哥。但于事无补。 “我们不该离她远一些吗?”女孩轻声问道,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的眼睛立刻回到她身上。她的皮肤如此透明柔软。我可以看见她颈上的脉搏。 “我们必须呆在这儿,”她抱着的那个吸血鬼说道,“他们现在正从空地的北面过来。” 他们?我扫了一眼北面,除了烟雾什么也没有。他指的是赖利和我的创造者吗?我心中涌出一股新的恐惧,伴随着一点希望的悸动。她和赖利不可能对付得了这些吸血鬼,他们杀死了我们这么多人,可能吗?即使那些咆哮的家伙已经走了,贾斯珀一个人看起来就能对付他们两个。 又或者他指的是神秘的沃尔图里家族? 风带着女孩的气味再次拂过我的脸,搅乱了我的思绪。我饥渴地瞪着她。 女孩与我目光交接,但她的表情和我想象的迥然不同。我可以感觉到自己嘴唇后翻露出了牙齿,我颤抖着尽力克制自己不向她扑去,但她看起来并不害怕我。相反,她似乎对我很感兴趣。仿佛想与我交谈仿佛想让我回答她的疑问。 接着,卡莱尔和贾斯珀从篝火处往后退了几步,也离我更远了,他们与其他吸血鬼和那个女孩排成一列。他们的视线掠过我,注视着烟雾,也就是说,无论他们害怕的是什么,危险距离我更近。我蜷起身子,不顾旁边的火焰,靠得烟雾更近了。我应该逃走吗?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我逃得走吗?我能去哪儿呢?去找弗莱德?还是自己走?去找赖利,让他为迪亚哥之死付出代价? 

后来
奥斯卡知道了她的身份
并且开始用他特有的那种不在乎的态度伤害了ELLY之后
她身上流出的血
红色里透着闷闷的黑
注意到了吗
她的眼睛在没有那种对于血液的饥渴时透出暗深色的蓝
而在她开始饥饿的时候
那双眼睛仿佛蒙上了雾气
他跟她都是不介意别人生死的人
于是在这个12岁男孩的身上
我们看到了那个保护人一样的结局
那个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ELLY的保护人
一定跟奥斯卡一样
有着某些跟吸血鬼女孩难以忘记的回忆吧

原著中为爱莉杀人取血的男子其实仅仅是个才刚认识爱莉三个多月恋童者,但影片将这样的交待去除,更以其甘愿毁容以保爱莉身份不被暴露,最后更死心塌地奉上自己鲜血的表现,增强了奥斯卡将步这个男子后尘的基调。当被爱莉间接害死妻子的男子前来寻仇时,奥斯卡第一次有了为爱莉杀人的冲动——也许这正是危险的开端。爱莉感到身份败露,又或是不想让奥斯卡陷入死亡的轮回,于是选择离开。然而在奥斯卡危难之时的回归,是为履行诺言,还是一场阴谋,无人知晓。
 
奥斯卡对爱莉的爱是纯真无暇的;而已经活了几百年的爱莉呢?奥斯卡最终选择了留下,影片的末尾,奥斯卡带着装着爱莉的箱子远行,我们似乎已经看到了他未来的命运。

还有一个让我难过的情节
是那个保护人的死亡
那是奥斯卡的未来吧
另一个爱上了吸血鬼的男人的未来

对于孤独的奥斯卡来说,这个这个“大概12岁的”女孩有着太多的秘密。她的房间窗户被封得死死的,她的“爸爸”也行踪诡秘。然而每个夜晚的相会让他逐渐爱上了这个女孩,他开始想跟她分享一切,尽管爱莉反复强调:“我无法成为你的朋友”、“我不是个女孩”,但奥斯卡却对这些莫名的话毫不在意,爱莉的出现让他感受到温暖——虽然她的身体无比冰凉,却已足够。

昨天在图书馆的时候
看到了一本殷红书套里的书的扉页上写着一句话
活的时间越长,离死亡就越近
吸血鬼仿佛是这句话最好的证明了吧
ELLY尝试着吃正常人的食物
尝试着不对血液渴求
但是最终的结果都痛苦的僵硬
这个片子好像还有另一个名字
“鬼小无猜”
仿佛可以更好的贴近情节吧~~~

从奥斯卡第一次见到爱莉那天起,他的余生就注定要和这个只在晚上出现的女孩纠缠下去了。那一天奥斯卡12岁8个月大,爱莉则称自己大概12岁。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