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电影另一种语言,老子只想回家

作者:影视影评

当镜头缓缓推向燃烧的战斗机,我们还以为影片要结束的时候,突然闪回到列兵汤米的脸上,那是几十万撤退士兵的共同脸庞,上面仿佛在写着:我们回家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敦刻尔克》不仅是一部电影,还是需要亲身体验的艺术,或者说是“体验电影”。

《敦刻尔克》,到底是不是神作?

图片 1

可以说,回家是《敦刻尔克》的一个母题,换句话说,电影自始至终都在围绕着如何回家而进行的,这一点颇有些相似于布列松的《死囚越狱》,同样都是逃生的题材,一个是几十万士兵摆脱德军顺利撤退,一个是通过个人努力成功越狱。虽然电影格局不同,但悬疑紧张的气氛倒是非常相似,以及出色声音效果所营造的意境有异曲同工之妙。

诺兰试图用独创的电影语言,让观众从身体感官、大脑思维和心灵感悟三方面来体验《敦刻尔克》。

是诺兰最好的作品?影史最佳战争电影?

《敦刻尔克》的片尾字幕上出现了这一句话——“献给所有在敦刻尔克历史事件中被影响的人们”。不是献给英雄,不是献给战士,不是献给死去的魂魄,而是献给所有被影响的人们。单单是这句话,其实已经让影片有别于以往的同类题材创作,历史事件某种程度上成为深远处最真实的虚景,新鲜感带着压迫性的力量从景深处冲撞出来。

这种不同于传统战争片的血肉横飞,而专注于个体生存所营造的悬念紧迫感,大部分是要归功于汉斯·季默的功劳,贯穿电影大部分的秒表滴答声就是他的得意手笔,据说这是基础于诺兰的怀表制作而成。无论是子弹声音,还是战斗机引擎,或是巨大的轰隆声,都是如此真实震撼的无以复加,是击中人心的,是浑身鸡皮疙瘩掉不完的,是身临其境,恍入战场的。笔者坐在IMAX影厅的皮质松软靠椅上,椅背的颤音源源不断的袭来,这种体验绝不亚于120帧4K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他说:“这是一个关于逃脱,关于在巨大的困难之前,大家把力量聚集到一起,在这种战争的烽火中生存下去的故事,展现的是一种最原始的人的状态和心情。”

还是走火入魔的装逼大片?

有理由相信《敦刻尔克》是诺兰最精心的野心制作,而影片也有足够的能力把他提升到了真正的大师地位。这是他献给电影的另一种语言。诺兰在这部电影中展现了电影在其既往语言体系中的新的可能性。他通过创新电影语言和语法作为手段,完成了另一种电影的实践。

声音是电影的灵魂,它的存在是电影魅力的二次曝光。汉斯季默对于声音的超强敏感度和卓越处理,令人咋舌。比如开场的枪战,先是静,是有着底色的静,大地波动般的静,暗藏着危险却不知何时来临的静,接着就是一阵枪声,不是密密麻麻的,而是零零散散的,在影厅强大音响设备的衬托下,战争应有的情境被完美还原,枪声的厚重感和残酷性被人为放大。这样不动声色,又暗藏劲道的开场足以让我们的神经活跃起来,至少笔者的毛细血孔已经无限制的张开了。

诺兰用独特的音乐,为我们营造了故事进展的紧张感,让人仿佛置身于战场,身后的敌军随时会追上来。

什么是敦刻尔克大撤退?

令人惊奇的叙事结构仍然是诺兰的招牌,港口、空中、海上三条线索,完全跳脱了传统的线性叙事,对于剪辑而言也就是传统的平行蒙太奇。第一条主线,聚集在港口的士兵等待撤退,时间一周;第二条主线,民船船长道森接到征集令前往敦刻尔克救助士兵撤退,时间一天;第三条主线,飞行员法瑞尔和柯林斯的战斗,时间为一小时。而最终这三条线汇集在了同一艘船上。三条线索的交织其实是在布局一种重叠的时间结构,以重复的形式来制造令人窒息的节奏。

所以说,我们为这部电影而叫好的同时,不能盲目膜拜于诺兰,我们更要感谢汉斯·季默的倾心付出。配乐音效是无处不在,无孔不钻的,处于一种将满未满的状态,是有点到为止的境界的。就像最后汤米因疲劳睡在回家车厢那一刻,秒针滴答声戛然而止,这种精心设计的声音技巧让人惊喜,让人抓狂。足以见得诺兰本人对声音元素的重视程度绝对不亚于前人雅克·塔蒂,布列松之辈。

诺兰在阐述《敦刻尔克》结构时是这样说的:“剧本是根据音乐原理性所编写的。音乐里有一种音频错觉叫做‘Shpard tone(谢帕德音调)’,在给《致命魔术》配乐时,我和作曲家David Julyan就探讨过这个问题,并依此创作了许多配乐。这是音调持续上升的幻觉,一种螺旋效应。它一直往上升,但永远不会超出范围。我根据这一原理编写了剧本。我将三条时间线交织在一起,营造出持续的张力感。所以,我希望音乐也能遵循相似的数学原理。很早时,我给汉斯寄了张我用怀表滴答声做出来的唱片,我们开始根据这声音制作音轨,然后根据这音轨创作音乐和剪辑。所以,音乐、音效和画面在这部影片里的完美融合,是我们之前未曾达到的。”

1940年5月,40万英法联军在敦刻尔克战略撤退,最后33万人成功回到英国,这些人,成为欧洲打败希特勒,珍贵的火种。

诺兰的创作显然是不想局限于传统的所谓战争片。当面对这样一个巨大的历史题材时,诺兰需要一个当事人的角度。一个普通的当事者,当他亲身经历过这桩历史性的“撤退”事件后,他如何看待,他们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在不知道历史走向的那一刻,身处其中的士兵怎么看?

《敦刻尔克》作为一部战争片,仍然还是少不了诺兰的拿手好戏:非线性叙事。海陆空三条线被诺兰玩的得心应手,当我们一开始以为是平行叙事时,才发现一些时间点根本就对不上,这才发现上了诺兰的当,这种对我们有意或无意的“挑衅式”玩笑,足以证明诺兰叙事手段的高明。这种高明并不单单是像《盗梦空间》、《追随》那样秀技巧,而是完美融合在剧情当中,或者说这种融合是对自身技巧的掩盖,诺兰此意不在于秀自己的小聪明,他只是更好让剧情紧凑的走下去,是为悬疑紧张的氛围而服务的,这种服务丰富了电影的时空,让电影变得更有层次感,而这种层次感通过107分钟就做到了,而有的电影试图通过三小时还未必做得到。

诺兰也用独特的视觉语言,为我们营造了身临其境的视觉体验。当菲恩·怀特海德饰演的英国士兵汤米的视角,他躲避枪击,翻过街垒奔跑时,画面甚至出现了因为奔跑而出现的起伏。

这段历史,是二战史上的败部复活。

为了让当事者的反应具备说服力,诺兰延续了自己一贯以实景拍摄的风格,影片大量使用来自二战的真实道具,包括战斗机、军舰、炸弹、民用船等,力图展现最真实的战争场景。当事人很少能有先知先觉,会预料历史的关注。诺兰给足了真实后,用以大量主观视角的镜头来表现“个体”的人在战争中所面临的巨大灾难以及他们的求生欲望。从战斗机的瞄准镜里对准敌机并将它击沉,或从后视镜里发现敌机迫近,以及从人的眼睛里看到海水涌进船舱等,这些镜头以其巨大的感染力传达出作为“个体”的人对战争的恐惧,带来了充分的心理真实。

仅仅76页的剧本,营造了无声胜有声的效果,这里的“声”指的是对话。台词的稀少让整部剧有一种严肃的沉重感,这种感觉暗含着张力,不是一触即发的张力,而是慢慢积累的,带着忍辱负重的意味。我们看不到大牌明星的对话飙戏,看到的只是那些“无名小卒”的惊慌失措。人物通过肢体和表情来传达自身的体验,我们也把更多的注意力投放在人物和环境所搭配的情境中。

随着战斗机侧飞、俯冲、射击,整个画面中的蓝天碧海完全倾斜,而海天一线处则是熊熊战火,看到这样的画面,只有目瞪口呆、灵魂出窍。我们不得不说,诺兰是目前世界第一大导演。

在这部电影之前,二战电影大多将这段历史悄悄略过。

75页的剧本,没有太多的对白,但该发声的人都说话了,该表达的也都讲出来了,精简而内涵丰富。在影片开头一段,当德军飞机轰炸聚集在海滩上的盟军士兵离开后,汤米(Tommy)惊魂未定,他说“my god !”一个年轻的士兵面对这样的情况时,他无法不感到害怕。之后他就一直在想办法逃离。这个年轻人对战争的看法就在他惊慌失措的眼神中,就在一声感叹中。当三十多万人上岸之后,有老人在路边分发慰问物品,一直在说“干得好”,而有个士兵说“我们不过是逃生了而已”,老人回答他“这就够了”。还有什么比这样简短的对话更有力量。

如此一来,不得不提的就是被各大影视剧广泛运用的反应镜头。反应镜头的威力在于它的悬念性和危险性,《敦刻尔克》中最著名的反应镜头莫过于在防波提上一群士兵仰头看向天空的敌机,恐惧,不安,疑惑,一瞬间点染了敌机的枪火,也牵动了我们的神经。我们感叹人类如此渺小脆弱,生命如此艰难坎坷,战争如此残酷写实。

除了听觉和视觉,《敦刻尔克》在叙事上,诺兰依旧在“把玩”时间。

直到一个拍出许多科幻电影和超级英雄神作的导演,突然将视角,对准了敦刻尔克。

语言是简洁精炼的,但音乐却是铺陈似的方式展开。诺兰在创造一种安置在观众大脑里的音乐呈现方式,以一种介乎于音乐和音响的声音制造扣人心弦的心理时间。时钟的滴答声一直是背景音乐主要的部分,它让人始终保持着紧张的状态,正如导演自己所说“最大的敌人是时间”。

列兵汤米的视角始终处在群戏的漩涡当中,他的眼睛代替了我们的眼睛,来审视这场大撤退所经历的灾难。这里不仅有盟军士兵面对德军轰炸的恐惧,也有自身因生存而产生的内讧,群体的人为状态给我们一种宏大的感觉,当这种“宏大”面临摧毁的时候,悲剧性就产生了,诺兰所要的效果也就产生了。所以有人说,这看上去并不像战争片,反而像灾难片,自始至终,盟军都是被射击,被轰炸,被击沉,被俘虏,全片连德军的影子都找不到,他们就像一个幽灵,始终萦绕在盟军士兵的心头,这是一场心理层面上的噩梦。

诺兰自己也表示:“电影叙述故事和时间之间的关系,是我非常感兴趣的。我所有的电影都希望让观众能够参与到这个过程当中,能思考和感受一下时间的概念。”

他成功了吗?

在诺兰创新性的电影语言和电影语法的包装下,那些传统的战争议题似乎有了新的生命力。《敦刻尔克》绝没有刻意地再去处理如何塑造英雄形象的命题,其实当人们在面对战争所带来的巨大灾难时,持续不断地为自己寻找活下去的道路,或者是努力去解救其他人身处的困境,在这样的过程中,你会发现极具悲剧性的崇高效果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人之普通与人性之伟大崇高在此又达成了某种的合流。

所以我们看不到拯救大兵瑞恩式的大场面战争,也根本寻不见血战钢锯岭那样的血腥残暴,诺兰不是在打造一部传统意义上的战争片,他其实是在捕捉人之生存的心理体验,是聚焦于人们面对生命危机的坚强信念,是洞察人性的全部奥秘。

《记忆碎片》正的和倒的两条叙事线最后结合在一起,《盗梦空间》是梦中梦,《星际穿越》则有虫洞原理和高维空间。

在我看来,电影离神作,还差一公分。

“献给所有在敦刻尔克历史事件中被影响的人们”,说出这样的话需要底气,这其实也代表着一个导演所能给出的力量感和释放的创作能力。这样的一句话忽然让人想到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事件本身似乎并不成为最紧要的命题了,能够让人心心念念的永远是全景里的群像。

诺兰并没有给我们构建一个励志的主旋律战争故事,因为我们在片中所看到的都是浑身颤抖,焦躁,毫无经验,满脸稚气的士兵。他们和《拯救大兵瑞恩》中英雄主义的士兵不同的是,他们更像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以一个人的姿态来面对这残酷的战争,面对着因死亡即将来临的恐惧,面对着因生存考验而自我暴露的人性丑陋。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人物,都是真实小人物,有着小人物的美与丑,诺兰让一个普通士兵作主角,或者说那几十万士兵都是主角,他们没有慷慨激昂的英雄主义,有的只是渴望回家的求生本能。

《敦刻尔克》用沙滩上的士兵汤米、开着自家游船前来救援的船主道森、空中的战斗机飞行员法瑞尔三个叙事角度,以沙滩一周、船上一天和空中一小时,来展开故事。

但从这部电影出现开始,奥斯卡,绝对欠了这个家伙,一座奖杯。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琢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种对人性的剖析和展现,才是这部电影最为难得可贵的,我们看到英国士兵撤退时会优先让本国人通过,而歧视法国人;有的士兵各自为营,甚至自私到弃别人生命于不顾中。个体的丑恶和肮脏在残酷的战争中显得更为无奈,让人心痛。但是我们也能理解,并能立马感受到它的真实性,这种真实性远比那些血战场面更牵动人心。

著名影评人韩松落说;《敦刻尔克》拍的不是战争,也不是政治博弈,诺兰把这些都丢掉了,他拍的是能存留更久的东西:“战争的感觉”,“战争中人的感受”。

这个家伙,也是很多中国观众去电影院,看这部电影的关键理由——克里斯托弗・诺兰。

影片前面一大部分都是在剑拔弩张的烘托气氛,制造意境。直到救援船只的来临,它们是生存信念绵延不息的证明,前面还在保持克制冷静的诺兰,在救援民船来临的那一刻,终于也忍不住煽了一回情。当我们看到汤姆哈迪饰演的飞行员在燃油烧尽,放弃跳伞求生,把敌机打掉的时候,我们怎能不激动?战斗机滑翔在沙滩上空的场景是这部电影最为优美的时刻,也是整部电影情感宣泄的出口。汤姆·哈迪奉献了他从影以来最为诗意的表演,他是整部电影人性光辉的象征。

《敦刻尔克》的故事并不复杂,虽然有三条线,但都很简单。一条线是海滩上等待上船的士兵渡海的故事,故事发生在一周时间里,核心人物是汤米,他和战友上了一条船又一条船,每条船都沉没了,他们最后藏身在一艘搁浅的船里,等待涨潮,德军却拿这条船打靶玩,他们躲在船舱里,待也待不住,走也走不了。

北美上映一个半月,已经有1.7亿美元票房,全球4.1亿。

《敦刻尔克》可以说是诺兰导演生涯的一个分水岭,我们从中可以看到隐约散发的大师气质,如果说之前的电影还在特效,超能力,梦境,电影技法,叙事手段上取悦于人的话,那么这部《敦刻尔克》几乎刻意隐藏他自己的锋芒(尽管仍然毕露),而制造一种超凡的意境。这种意境是大师初长成的象征,是多重视角下人之生存的伟大考验,是超脱于传统战争片的心灵颤音。

第二条线属于道森父子,讲的是他们在一天时间里经历的事。他们是平民,他们只有一条小船,但是当大撤退来临的时候,他们带上儿子的朋友乔治,去接军人回家。

IMDb仍然稳挂8.4,烂番茄新鲜度93%。

这不仅是敦刻尔克蕴藏的胜利,同样更是诺兰的胜利。

第三条线属于英军的飞行员,是他们在一个小时里的经历。三架战斗机编队飞行,为撤退护航,却与德军的战机遭遇,三架飞机履行了自己的使命,却也陆续被击中和坠落。

MTC94分,甚至成为诺兰的最高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妳的世界几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敦刻尔克》是一部非典型战争片,没有过多的爆炸、血腥画面,甚至没有德军的面孔,只有像汤米一样的挣扎求生的士兵。诺兰一直表示,《敦刻尔克》是悬疑惊悚片,而不是战争片。

国内,豆瓣8.6,相对海外口碑的狂热,倒是相对冷静些。

韩松落说;镜头里的元首,表现再精彩,也是冲着某个已知的结果去的,政治博弈的细节再紧张,人们也都了然于胸。唯独战争中具体的人的命运,是未知的,是有创作空间的。

简单来说,这是诺兰的主旋律超级英雄电影。

我们不得不说,诺兰选择了一个很聪明的角度来描述这个故事。以诺兰的资质,拍摄一部大型战争片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在这个众所周知的故事中,怎样说出新的意境,是考验导演以及编剧的一个主要问题。诺兰通过对战争中,人性的描写,从平民和战士的角度,切入这个故事。

他的电影,对得住那段历史,对得起在那片沙滩上,倒下的7万人,和活下来的33万人。

敦刻尔克的撤退肯定不是一场胜利,它仅仅由于不幸中的万幸才得以避免一场可能发生的灾难。

诺兰说,“我会尊重人类寻求生存的本能,而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

最终,《敦刻尔克》成为了用悬念片类型模式、战争片外壳和诺兰式多线叙事拍出的有关于活着的电影。

他在讲述英雄主义,但那不是通常意义上的英雄主义。

《敦刻尔克》到底”神“在哪里?诺兰配得上这部电影的所有的赞美吗?

评价《敦刻尔克》,我们必须先理解:诺兰拍的是那段历史什么?

这首先是一部有关失败的电影,是一部40万人逃命的电影。

33万人逃出去了,后来他们打败了纳粹。

7万人没逃出去,永远躺在了那片海滩。

敦刻尔克(法文:Dunkerque),是法国南部濒临多佛尔海峡的一座古城。

从它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市,如果不是二战,恐怕不会有多少人留意这座小城。

40多万英法联军被挤压在这座小城里。如果他们被全灭,欧洲主力尽失,纳粹也许就会赢得二战,统治欧洲。

德国军队从西、南、东三个方向敦刻尔克步步紧逼,德军的1700辆坦克离港口仅10英里。

唯一的生路是渡海,渡过去,就是唐顿庄园所在的英国。一个人渡不过去,失去的是一个人的命,全过不去,欧洲,可能就完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历史未解之谜发生了:1940年5月24日,德军接到了希特勒下达的停止前进命令。

天助盟军!英国政府发动大批军舰、民船前来营救自己的子弟兵。

维修船、扫雷艇、拖网渔船、驱逐舰、救援船、雷达哨船……有人开玩笑说:英格兰所有能漂浮的东西,全部都去了敦刻尔克。

大部分,是民船!

这一支改写历史的船队,没有武装、没有护航,冒着枪林弹雨和随时送命的危险,只为送一些素昧平生的大兵渡过英吉利海峡。

英国首相丘吉尔原计划救出3万至4万人,最终,救出了整整33万人!

这些从死亡线上逃出来的人,能够给拼命救他们的人的唯一报答,就是干死纳粹。

这些人,后来打赢了二战。人类,才没有坠入黑暗中。

好了,这就是那段历史,现在,诺兰,你怎么拍?

诺兰的悬念史诗

悬念。

天才之所以成为天才,就在于在他之前,没有人会这么想,更加不会去这么干。除了诺兰。

将这段历史拍成默片的不少,可谁会把这段历史拍成彻彻底底的悬念片呢?

《敦刻尔克》76页的电影剧本里只有两页对话,不仅是悬念片,而且就像一部默片。

诺兰说,“一切都是悬念。悬念是一种重要的视觉语言。”

他是怎么用悬念改造一部战争片的?

把作战室里的指挥策划场景全部删去,开场不交待历史背景,结尾也不交代伤亡人数。整部电影,没有丘吉尔,也没有希特勒。

开场,几个英国士兵,游荡在空无一人的敦刻尔克城区,空中飘舞着德国人的劝降传单。

其中一个小伙子捡了几张传单,捡了一个烟屁股,正准备找个角落,歇口气…这时候,德国人的枪响了…

史诗,由此开场。

影片最大的悬念是:生存,还是死亡。

诺兰将他的叙事迷宫,搭建出了三条叙事线、三段时间、三个视角——不同的人,处于同一个敦刻尔克,但分散在不同的时间维度,最后三条线又将合而为一。

大开,大合。不是难,而是近乎没有可能。如同这场大撤退。太复杂了,观众分分钟都可能迷失在这片叙事迷宫中。

可讲述这个故事的,是诺兰。 一切,就都有了可能。

第一条线,海滩,时间一周。

菲恩·怀特海德出演的汤米,是一名英国士兵。

海滩边,大家都在等着上船,赶紧逃命。但是逃命可不容易,头上是德军的空袭,投弹。海上是超出负荷的沉船。

第二条线,海上,时间一天。

马克·里朗斯(奥斯卡最佳男配)饰演的道森,开着自己的船,去救人。

谁知道,救上来一个不懂感恩的主,墨菲饰演的落难上尉,一听要去敦刻尔克,恨不得弄死道森。

第三条线,空中,时间仅为一小时。

汤姆·哈迪饰演的英国空军士兵,法瑞尔。

它的任务是:与德国空军殊死搏斗,掩护大撤退的英军。

整部电影,只有他这队人,与德军正面开过火。

结果在和德军的交战中,油表盘坏了,同伴也被击中。

敌机逼近,返航,就是个生,迎战,八成是个死,何去何从,法瑞尔陷入了迷思。

三条线索,是诺兰布置给观众的迷宫,也是他设下的机关。

他的任务,是让观众看见时间。 如何看到时间?

法瑞尔在飞机上看到一艘船沉没,而在道森的时间线里,却很久才经历这一幕。

法瑞尔的同伴迫降,然后在另一条时间线,被道森救起。

三条线索,变成一座时间的迷宫,而诺兰用自己的镜头,给了观众一份穿越迷宫的地图。

最重要的,还是悬念。

菲恩这三个大兵会不会被德军炸死?道森一群人能不能穿越危机?法瑞尔能不能击落敌机,自己又能不能生还?

一个悬念,套着另一个,观众一刻不能喘息,在已知的历史结局之外,无法不时刻关注这些小人物的命运。

是的,我们知道敦刻尔克的最终结局,可我们不知道这几个人的命运?

这,正是诺兰叙事的奇妙。

最奇妙的,是这个叙事迷宫的出口。

汤米的逃生,道森的救援,法瑞尔的博弈, 最终通向了同一个地点——敦刻尔克大撤退完成。

角色命运,尘埃落定,历史,回声不停。

所有悬念制造的紧张感,在此完成了释放,故事,变成了史诗。

这部史诗,属于诺兰。

神在哪?

这是一部不“好看”的电影。

诺兰,几乎是在和观众对着干。反故事、反高潮。故事,手法都极简,几乎没有大起大落的剧情。

人物对话极少,近乎默片。

人物情绪也极其克制,没有动人心魄的文戏。

但你没法忘记这是一部诺兰的电影,因为电影无处不充满着诺兰的电影美学——默片美学。

实际上,面对面的大型战争场面都极少,除了汤老师在天上干掉几架纳粹的飞机,几乎没怎么开战…

这一系列的处理方式,都决定了《敦刻尔克》就是要与传统战争大片,分道扬镳。

诺兰,神在哪里?

第一神,神在静默如谜的电影美学。

诺兰的这部电影,每一个镜头都是主观镜头,空战场景,从不进入德国飞机的视角,观众看到的,就是英国飞行员看到的。

没有怒火对战、血战到底,只有突然现身的德国战斗机,不知道哪打过来的子弹。

战火,无处不在,生命,危如累卵。 看不见敌人,却又像到底都是敌人。

诺兰的目的,就是塑造一个全真场景,让观众仿佛身临其境。

有一个镜头让我印象深刻——

运输船上,敌机来袭,大家听到了战斗机的声音,各自蹲下,抱头,等着被轰炸。

没有群起迎战,也没有惊慌失措。 只有等待。等待着命运的决定。

轰炸的间隙,生者,将逝者,推向大海。

这种近乎静默、冷酷的镜头,才是诺兰的敦刻尔克。

第二神,神在实拍、实景,拍出的实感。

电脑特效无所不能的时代,诺兰却坚持捕捉实景,减少特效使用,甚至把拍摄地点,定在了原址。

诺兰的片场,如同真实战场。

所用到的战斗机、军舰民船等道具,很多来自二战时期。一架改装过的雅克-52被用来出演喷火式战斗机以方便拍摄 。

喷火式战机呼啸而过,上千名群演同场出镜,60多艘舰船严阵以待。绑在机翼上的IMAX摄像机随着战斗机在英吉利海峡上空翻腾俯冲,甚至坠机的场景也完全实拍。

这样的拍摄,突出了战场的幽闭和广阔,生命的脆弱与易逝。

有一场戏,汤米赶着要挤进上船的队伍里,这时,德军的飞机突然往地面投弹。

远处,是被弹药炸飞的尘土,近处,沙子全掉落在了汤米身上。 炮声渐熄,汤米起身,地上又多了几具尸体。

这,就是诺兰实拍的目的。无论是躲在搁浅的渔船里还是趴在广袤的沙滩上,随时而来的死亡危险都压得你喘不过气。

诺兰的战争片,就是死里逃生。

第三神,神在配乐。

许多人说,诺兰的老搭档,好莱坞配乐大师汉斯·季默江郎才尽了,配乐,太满。

我不同意。

要知道,这基本是一部默片。除了声效,就是配乐。配乐,不仅在为电影节奏打拍子,更构成了所有角色的心理特写。

据说,为了让作曲家理解所要表达的情感,诺兰将录制好的额怀表秒针嘀嗒声音寄给汉斯,汉斯,当然明白诺兰想要什么。

正是汉斯充满紧张感、悬疑感的配乐,与滴答作响的音效相互配合,才将陆、海、空不同的时间线的节奏,把控得炉火纯青。

由慢变快,由快到慢,周而复始,配乐,营造节奏,节奏,分割时间线。

汉斯·季默依然热爱弦乐,但这一次的弦乐,时缓时急,少有抒情,几乎每一个音节的律动,每一个节拍,都响在故事里。

配乐,由此成为人物命运的一部分,自然,也成为电影的一部分。

正如诺兰所说的,音乐是整部电影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因为这部影片最大的敌人其实就是时间。

诺兰打造了属于他的时间迷宫,也创造了属于他的电影时间。

电影,如针织般还原了历史,并且把它纤维毕现地展示在观众眼前,这件事,当然神奇。

离神作差的那一公分

但《敦刻尔克》离神作,还差一公分,是的,只差那么一公分。

这一公分的差距,叫做情感。

这件事的悖论在于,诺兰是个太了不起的电影天才,他就像一个完美的建筑师,按照心目中的蓝图,利用厚重大气的配乐、精准无比的画面、调度自如的叙事,调动观众的每一根神经,完美地构筑了整部影片。

但问题也在于,以诺兰的天才,拍电影,太容易了。

但真正的战争片神作,是有瑕疵的,这种瑕疵,来自于人性的自然流露。

而诺兰将整部电影处理地太冷静了,电影于他,成为了手中的小把戏,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诺兰电影最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的电影是那么好莱坞,又那么不好莱坞,因为好莱坞的套路成为他手中的工具,每次他都会将套路玩出新的花样。

这一次,他放弃了传统战争片的全景式叙述,却硬是用几个普通人,拍出了战争的全局。

他还拍出了战争中,那种无处不在的恐惧和慌张。

“在战争电影中,似乎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是在真正的战争中,我们并不知道,大家都处于慌乱无秩序中。”

他毫不费力地做到这些,却始终遗漏了电影一项至关重要的东西——同感。

同样是拍摄战争,斯皮尔伯尔在《拯救大兵瑞恩》中是怎么拍摄诺曼底登陆的?

同样,是无懈可击的技术展示和镜头运用,但是,在生死无常的战场上,除了拍出本能的恐惧,斯皮尔伯格还拍出了那项至关重要的东西——情感。

你或许可以说,这只是一种廉价的煽情而已。

但对于观众来说,这种冷静的情感,是让自己和一部战争电影产生共鸣的关键。

而诺兰对观众来说,有些过于高冷了。

这或许是为什么许多国内影评人和影迷爱死了这部电影,但首日票房却只有6000万的原因——6000万,还不到《变5》开画的三分之一。

这不仅是一种商业上的损失,同样是一种艺术上的损失。

诺兰说,“希望观众是因为他们所陷入的遭遇而在乎他们。通过这样的方式对敦刻尔克事件建立一个不断累积的主观感受。”

这种角色命运带来的悬念,以及悬念制造的紧张感,观众感受到了,这种手法所包含的个性,环顾影史,很难找到同类。

但是,影片可以让观众深思,令观众震撼,却很难令观众感动。

这,是影片与神作差的那一公分。

诺兰不欠历史的,而奥斯卡从此欠诺兰一座奖杯

到底如何评价《敦刻尔克》? 某种意义上说,这是诺兰的实验电影。

在此之前,他从未拍摄过历史题材,也从未拍摄过战争。对于这部电影,他说他借鉴了 《西线无战事》和《阿尔及尔之战》这些经典战争片,也借鉴了《生死时速》这些优秀好莱坞商业片。

最终,影片继承了前者表现战争的紧张感、悬念和恐怖,又借鉴了后者一波三折的叙事节奏,但最终,拍出的是一部独一无二的诺兰电影。

到底如何拍历史,如何拍战争?对于电影来说,这永远是一个问题。

诺兰的方法论是——“我希望观众能够去想象一下,如果他就在当时的历史时刻是怎样的。”

当时英国空军每天出动两百多架次,阻击德军轰炸机,然而大部分撤退的陆军看不到高空的战斗。

电影中,一位陆军士兵在一轮轰炸后叫骂:“该死的英国空军去哪了!”

电影没有总结历史,没有拿着历史直接煽情,而是为我们展示了历史的日常—— 落水的炸弹、倒下的人群、遍地的尘埃,或许还混杂着人的骨血。

时间在一点一滴地流逝。每个人在历史中,都宛如微尘。

哪有什么突然而至的英雄主义,只有无时无刻求生的本能。

沙滩上的大兵只想逃命,被救的上尉只想回家,开飞机掩护大家逃生的汤老湿会犹豫要不要拼老命。

没有一个英雄不怕死。

但即使怕死,汤老湿还是开着飞机和敌机打到了最后一刻,而那些此刻拼命逃命的大兵,总有一天,会从另一个历史上著名的沙滩登陆,打回去。

这些战士,都是有血有肉、有私有畏的人,但正是这些有血有肉、有私有畏的人,明知道前面是个死,依然奋力向前。

这才是真正的英雄。

只有看过了电影中轰鸣的炸弹和横七竖八的尸体,你才会明白,什么是被滚滚碾过的历史车轮碾压的命运之上,真正的英雄主义。

必须感谢诺兰,为我们留下这样一部非主流的战争电影。

诺兰用来正面表现战争的戏份极少,但他的镜头下却充满了战争硝烟交织的命运的步步惊心。

诺兰曾和一个参与过战争的老兵交谈,后者对银幕上的战争电影感到困惑:

“在战争电影中,似乎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是在真正的战争中,我们并不知道,大家都处于慌乱无秩序中。”

这样拍出来的电影,才不是传统主旋律里英雄金灿灿的勋章和一往无前的进击,人类苦难之上的不屈人性,才是诺兰电影的主旋律。

诺兰的主旋律大片里,藏着那些被飞弹击中的命运。

在电影的好看之外,他拍出了那件叫人文反思的东西,这门手艺,在今天的好莱坞,早已成为失传的绝学。

《敦刻尔克》到底神在哪里?

2017年7月出版《敦刻尔克》剧本时,诺兰附上了自己的一篇谈话录,标题概括了他对战争的理解——《让命运无常》。

电影里,码头上,一位英国士兵问长官,是否让法国士兵上船。“丘吉尔首相公开说过,英法军人要并肩撤退。”

“那他私下怎么说的?”

“自己人先走。”长官回答。

影片最后,最后一批英国军人撤离,长官却自愿留了下来:

“我要跟法国战士们在一起。”

在历史中,4.5万英军在大军离开后死战到底,或者牺牲,或者被俘。现实,比电影,更残酷,真拍出来,观众受不了。

大多数战争电影,讲述的,都是进攻、胜利、凯旋,那是英雄们的故事,但《敦刻尔克》讲述的,却是撤退、败北、逃生,唯一相同的,它也是讲述英雄的史诗。

因为那些活着的,死去的,逃命的战士,送他们逃命的平民,都是超级英雄——尽管,他们在历史中,静默无声。

尽管“人类有很多性格上的缺陷,但是他们的集体行动可以实现非常伟大的事业”。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就是又一部诺兰的超级英雄电影。

没错,《敦刻尔克》离神作只差一公分,但从这部电影开始,奥斯卡欠诺兰一座奖杯。

它不是神作,却配得上所有的赞美。

这部诺兰的二战史诗,讲述了人,讲述人是如何在一场战争中努力活着,这才是最伟大的电影该讲述的最伟大的史诗。

人性,成为《敦刻尔克》的主旋律,也是这部年度神作背后,真正的神。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