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纳投名状,姜午阳的

作者:影视影评

“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
这是电影《投名状》里的台词,这里面既包含了对外的同仇敌忾,也包含了对内的惩恶除奸。这是充满血气的誓约,孔武而刚烈。不免令人赞叹与艳羡。

   “纳投名状,结兄弟谊,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扶,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

上星期三看了《投名状》,一部好戏。好的戏自然有好的影评,网上多的是。我只是小抒一下自己的感想,过亿的票房自然也不需要我来写简介了。

每个人都崇拜自己的宗教,并将在宗教中迷失方向,最终死去。

但是我又想,这种能为之生能为之死的感情契约到底包含多少人性的公允呢?

    整部戏里,姜午阳貌似是投名状最忠诚的捍卫者,最坚定的执行者。他以“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一刀咔嚓了无辜的莲生;又以“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了结了他最敬重的大哥。我想问:是莲生扰乱了他们三兄弟的情谊吗?不是;大哥庞青云是为了女人才不顾兄弟之情杀了二哥?不是;真正的“兄弟乱我兄弟者”的人是庞青云吗?也不是。其实姜午阳是一个只看得到浅薄的兄弟情谊和更加浅薄的儿女私情的蠢人!他无法懂得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友情和爱情更值得人追求的东西。就是这种东西才是真正毁灭投名状这一纸生死契约的根源。它可以被理解成是自负的野心、嬗权的阴谋、独占为王的霸权……然而野心,阴谋,霸权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必须具备的品质。他,庞青云,心里怀着一个比兄弟之情更加宏大的情怀——那就是天下大义。
    
    庞青云是一个目标很明确,对天下很有抱负的人。他为了坚持这一点抱负一生如履薄冰;上京请命为了城内百姓能减税三年;甚至不惜射杀战俘为求南京之役取胜。在这样的人心里,兄弟之情必定要退让于天下大义,更不要提儿女私情了。二虎和午阳的抱负和心智无法到达庞青云的高度,从而越来越成为他达成天下之义的拌脚石,最后只能导致绝裂。庞青云的内心世界太复杂。他不相信投名状,但他相信二虎和午阳;他一面很看重兄弟情谊,一面又利用这种兄弟感情;他有自我的野心所在,又不忘为天下百姓的抱负。

韩寒在《长安乱》里说,起名字是个大事儿,我同意。先来看三个男主角的名字:庞青云,赵二虎,姜午阳。青云,比喻高官显爵,与他本人的终极目标一致。二虎,一听就是个民间手到拈来的名字,排行第二,虎字也很配土匪中的头头的身份。午阳,当空高照,猛烈非常,是个狠角色,在戏里却恰恰有着天真的一面。

姜午阳的宗教极其简单,一字以蔽之:义。

依我看,所有共生死的承诺都是共产主义。这种脱离个体私欲的假设永远不会成立,世事总有一个机会令其破产。而那些死守美丽幻象的人终将颜面尽失。

    赵二虎是不懂也不具备这种“义”的,所以他会为了两个奸淫民女的士兵求情;他会攻城之后大摇大摆发放军晌;他会对那些战俘大发仁慈呼天抢地要留下他们。赵二虎是好人,他做这些事,在某一个层面来说都是对的。但是从天下从大局从政治上来说,全都是错的。所谓政治就是要牺牲一切,这点庞青云是深得要领的。

对于庞青云来说,“义”是相对的,利益才是绝对的。所谓生死之交,也只不过是在满足了一己私利之后的附属品而已。当走进紫禁城的时候,庞青云的脸上不禁露出那种终于到达理想之地的神情。可见,每个人的牺牲在他平步青云的路途上都是值得的,这当然包括他的兄弟。在一场他羞于启齿的战争中,魁字营袖手旁观,让他死了好多兄弟。他口中的兄弟,是否与赵二虎有异?有的,赵二虎是个更有利用价值的“兄弟”。在苏州城一役之后,赵二虎悲愤欲走,此时,庞青云一句,打南京,我需要你!是的,他当然需要赵二虎,有了赵二虎,有民心,他的仗更好打。虽然他在暗房里说的那段独白,也表明了他并非对赵二虎没有兄弟情,但这只能让观众对他的愤恨升级。他对赵二虎的兄弟情在莲生面前已经显得很薄弱了,更何况在功名面前。

义就是他的精神支柱。

抛开利益来说,人之结盟,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内心的孤寂。我们生活在浩瀚的人世,渴望获得稳定且强烈的感情支持,以便在与世界的周旋中获得某种真实可靠的存在感。但是,成就感是另一种更加真实的自我标榜,它令人强大,且极易滑向盲目的自负。像动物一样,人类对于聚敛生存资源似乎永无餍足。当一个人觉得自己有能力(或者有机会获得这种能力)掌控视野所及的客观条件时,他人的陪伴就失去了必要性,甚至是重要性。由此,在权势(甚至是财富)面前,歃血为盟的情感依傍,几乎是必然的会退居次席。这件事,在众多开国帝王无情的屠戮自己“亲密战友”的事例中已经被多次反复的印证过了。且,时至今日仍未改观。

    陈可辛说自己是不相信所谓的兄弟情的,所以才拍了《投名状》暗讽兄弟之情的脆弱。其实兄弟情是中国侠义独具魅力之处,这种情感在每个中国人的心中都占有很重的份量,它也是我们人性的一部分。但是兄弟情一旦被纳入了投名状就失去了它的本真。所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极致誓言渲染下的兄弟情都是违背人性的。一个人凭什么要求另一个人跟着他去死呢?这部戏悲得很彻底,最可悲之处就是庞青云自己也是清廷的一颗棋,即使舍弃了兄弟之情也无法达成天下之大义……

赵二虎,一身义胆,不折不扣的绿林英雄,至死仍担心大哥的安危。在观众看来,他死得不明不白。但是在他自己看来,他死得清清白白,忠忠烈烈。他不懂战争的规则,不懂官场的游戏。他在乎的是他有兄弟,还有莲生。一个简单的人,输给一个复杂的游戏,这是注定的,除非你一开始就选择不玩这场游戏。

在战乱年代,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没有几个靠得住的勇敢兄弟,那只有饿死的份了。

所以,感情如果当做一种利益来看待或许会更容易让人释怀。因为,既然是利益,就有其获取和维持方法的多样性和多变性,一切随“心变”考量。这样一来,当一段感情陌路,你就能相对容易的接受失败,因为投资总是有风险的。

姜午阳,说他狠,也是有据可依的,战争中取敌人头颅当然是毫不留情,向营里犯科的兄弟行刑却也是下得了手的。他是三人里面最信奉投名状的意义的。所有的怀疑都可以消除,只要纳投名状。大伙儿不愿意随庞青云投军,报效朝廷的时候,他提议纳投名状。他是纳投名状的发起人,也是最后的执行者。投名状,有点信用协议的味道,他不明白,如果一个人本来就没信用,签了协议还是会毁约的。在那种情景下,纳投名状,是因为他相信庞青云,愿意追随庞青云,他希望别人也相信他,追随他。对于大哥,他是追随,对于二哥,他是义重。他单纯地认为,杀二嫂,就能救二哥。“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可见,姜午阳还是很天真的。

姜午阳有三个这样的兄弟。可他最后还是死了。谁最后不会死呢?只是死的原因和给人的感受不一样罢了。

所谓忠心,其实是人们渴望获取稳固盟友的一种情感表现。一对好基友,是要经过岁月和世事的诸多考验逐步成型的。信任感是建立在对彼此细致入微的严格体察的基础上的。人性各有弊病,所有亲密的感情都必然包含对彼此的包容和宽恕,不然无以为继。但人性是会变的,大的人生起伏会带来大的人性突变(虽然这不必然,但肯定是大概率事件)。如果把感情当成一种利益投资,那么你应该明白,一直优良的资产必有它天然的稀缺性。要得到这种资产,仅仅付出心血是不够的,你还要有必须的运气。

这部戏,主要有两个代表性,一个是战争的写照,而另一个则是人性的缩影。战争是残酷的,片子青灰色的主调正是真实地描绘了这种罪恶。乱箭,血刀,人仰,马翻,尤其苏州城射杀战俘的场面,让人不寒而憟。而人性的丑恶,在庞青云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方才已经说得够多了。

“今有庞青云、赵二虎、姜武阳,纳投名状,结兄弟谊,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扶,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天地作证,山河为盟,有违此誓,天诛地灭!”当这一段激昂澎湃的话响起时,相信姜午阳心中也是热血沸腾。自己又多了一个兄弟,又多了一个可以生死相依的人,自己在乱世中生存下来的力量又多了一份,自己又多了一份情谊,一份兄弟义气。

我们都激赏重情重义的赵二虎和姜午阳,痛恨见利忘义的大哥庞青云,但是,庞青云真的那么坏吗?他为什么不舍得杀午阳?他爱上莲生是个错吗?或者是个多大的错呢?他杀赵二虎有多少是出于利益多少是出于无奈?如果把影片中的生死置换成现实生活中的普通利益,我情愿相信庞青云是想用一个错误弥补另一个错误而走入了歧途。他的情义还在,只是他走错了一步。

太平军终于平定了,最后得益的不是兄弟仨,而是朝廷以及比庞青云更大的阴谋家,更大的既得利益者。

可多了一个兄弟对姜午阳来说也许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当二人发生冲突时,他任何选择的态度偏颇都会让另外一人感到不适。可三人都是兄弟,是兄弟就该相互理解,相互照应。姜午阳知道这个道理,并且知道自己的这份兄弟情义来之不易。所以他在竭力维护这份兄弟情。

我无意为“坏人”开脱,我只是觉得人性的复杂远非直观表象所呈现的那样是非可断。我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某种极端的诱惑或胁迫下能干出什么,一味的指摘别人恐怕难免会陷入看客式的丑态嘴脸。想想文革,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汗颜。

可是三兄弟并不是一直都心有灵犀。庞青云并不相信可以生死相依的兄弟情,在乱世中他只相信他自己,只有达到一定高度才能让他有安全感。他对莲生的爱、对权力的热衷、对指挥千军万马的快感都使他只把三人结义看成工具。他在军事战术和战略上的指挥无可挑剔,但从兄弟角度来讲,他不配做大哥,也不配与另两人结义。赵二虎到是条汉子,汉子的缺点就是死脑筋,不知变通。赵二虎老实、憨厚、豪爽、仗义、重诺,天生就是打打杀杀。庞青云和赵二虎二人有根本性的冲突,庞青云为了权势一定要杀人,赵薇了诺言一定要救人;庞青云把兄弟感情当工具,赵二虎把兄弟感情当生命。

那么,我们是不是就不应该对人抱以信赖了呢?当然不是。看看我们身边那么多可爱的小伙伴,还有什么好说的?有一个违誓的大哥,不是也有两个忠义的兄弟吗?我只是想说,即便你与某人情同手足,也不要需索无度,人,毕竟首先是作为个体存在的,然后才是团队。与人相处,首先要站定自己的姿态,然后才可拥抱别人。只有这样,在别人抽身离去时,我们才不至于摔倒。

姜午阳也是太憨厚了,有点傻,傻义。他一直跟随赵二虎时(从莲生的话中我们可知。一次莲生给庞青云说自己快结婚时被一群小伙伴救下;一次是在姜午阳杀莲生时,莲生说自己看着午阳长大。而最后莲生成了二虎的妻子)应该不会有这种情况,二虎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可是现在多了一个大哥。毫无疑问,庞青云对姜午阳的影响不可小视。第一次见面二人就大干一场,庞青云手下留情并救午阳一命,之后庞青云跟随午阳回去,在村里行动中出谋画策•••••一个武功高强,智慧卓绝的形象印在了午阳心中。可当两个大哥有冲突时,他该怎么办?他充满了矛盾。

我也相信,人会变,但他不会变成另一个人。一个人从你感情生活中出走,必有现实的龃龉,但是否也有些隐情与误解呢?君子交绝,不出恶言。念及人好,是对自己感情的最大尊重。

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他的唯一的信条就是三人的誓言。喝过酒,跪过天地,还有那么多人看着,你俩在闹腾总不能自相残杀吧。他相信兄弟三人的誓言,他相信誓言是调节三人关系的最好药剂。以至于精神支柱倒塌时他被愤怒所充斥。

总之,善待他人是善待自己的基础。我相信,不论物质还是感情,都是遵循某种守恒定律的。虽然付出真心不一定能换回好意,但摆弄虚情必然不会获得真诚。人生漫长乏味,有人陪伴是件幸事,即便聚散难免也自当珍惜。善善从长,恶恶从短。把自己做好,其他的,随意吧!

可以庞、赵二人就达到了这种程度。午阳看到大哥庞青云和二哥在苏州的意见分歧,之后看到大哥和二嫂花船共游。午阳真是傻得可爱。他简单地以为大哥动二哥的原因就是嫂子。庞青云动赵二虎绝对有莲生的因素,赵二虎死了,他就娶她。

 

最后姜午阳的支柱倒塌了。赵二虎死了。莲生也死了。赵二虎的死不可避免。莲生的死也不可避免。庞青云为了名利出卖了兄弟,姜午阳为了兄弟杀死了嫂子。“外人乱我兄弟者,必杀之。”

2014-3-28

就在庞青云登上官坐之时,姜午阳变成一个刺客。他的信仰是多么坚决,他的信仰倒塌了。他深藏暗器。他最后的一击绝对能让庞青云置于死地。庞青云也是必死的。朝廷欺骗了他。庞青云的信仰出现了偏差。姜午阳杀了庞青云。“兄弟乱我兄弟者,必杀之。”

 

姜午阳早已料到最后结局,刺杀朝廷重臣,自己绝不会存活。他也不想存活。他还怎么存活?精神支柱都倒塌了。誓言已经被破坏的面目全非,可是他是相信誓言,维护誓言的呀。“生死相托。”

P.S

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午阳最后的话震撼了我好久。“刺庞者,姜午阳是也。”这句呐喊像是对赵二虎喊,慰藉二虎的在天之灵,自己遵守了誓言,维护了誓言。又向是对清廷喊得:庞青云是我杀的,跟你们没关;我大哥的死是因为犯了兄弟誓言,并不是受了你们的欺骗。这一句话维护了誓言,也维护了庞青云。多么具有古风侠义的一句话啊。

听说,导演陈可辛从小到大没有什么兄弟情,他看到的兄弟情,都是基于利益的需要。我忽然觉得他的生命好凄惨。

姜午阳死了,他的死充满了怜惜和感动。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