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订制,你们这些影评里骂声一片的其实已经

作者:影视影评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豆瓣可以左右影评大潮了。但是,豆瓣毕竟只代表了一个圈子。不能说所有电影都得拍成肖申克的救赎、教父、星战才能叫好。毕竟那都是在类型片范围之内。在贺岁片的范围内,私人定制绝对是合格的。没有狂笑,只有看过的会心莞尔。片尾还颇有回望2013的感觉。这是一部给大家轻松地即兴表演。如果按照豆瓣里某些人的标准,电影情节必须看不懂才叫好片。这不正好被刚哥在第二个故事里讽刺了一番么。嘿嘿。凡是看不懂的都是雅的。问题是,俗有什么不好呢?毕竟你我都是俗人一个。新年来临之际,戏谑地讽刺一下政治,讽刺一下艺术,讽刺一下社会财富。一股子仍然张狂的劲儿我还是蛮欣赏的。这种随心而去又不失责任感的自由正是我喜欢的。尤其是第二个故事,对当代的艺术氛围可以说是一种暗暗的嘲笑,所以人都去追求虚无的高雅,其实俗才是生活的状态。最后的道歉也让人动容。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直白成了肤浅,唉。算了,自己的看法而已,博君一瞧。

       一惯很信豆瓣,豆瓣上 评分过7.5的一定要追着一一看,没过6的一定避而远之。所以我一直没有看《私人定制》。
       但这阵子心里不痛快,实在想看部电影,纯粹开心下,又瞅着这部电影宣传海报上有自己喜欢的葛优、白百何,所以还是忍不住看了。
       两个字:喜欢。里面讽刺得实在不含蓄,都挺直白、伤人地戳中各个人们想吐槽的点。我喜欢这样的直白。不做作。俗的东西,无所谓;装雅的东西,我反倒看不懂。

电影的商业性和艺术性
    自1895年12月28日电影诞生之日起,电影就注定流淌着艺术和商业的血液。而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要走所谓的“艺术路线”,誓要和娱乐、商业划清界限。冯小刚则在《甲方乙方》的“翻拍版”《私人订制》中对这种现象进行了一番调侃和讽刺。
    先不说冯导讽刺的如何,这番讽刺让我想起了之前看的一本书。书中就说的很好,电影在刚刚诞生的时候,包括导演、演员、编剧和制片等等从事电影工作的人其实都没有自觉的艺术意识,更没有意识到电影在后来会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门类。只是电影圈之外的一些人,画家、摄影师等等从电影中窥见了自己从事的艺术领域,而从绘画音乐等方面理解和解读电影,加上后来意大利的电影先驱卡努杜(乔托•卡努杜,意大利诗人、电影先驱,1911年发表著名的《第七艺术宣言》,第一次宣称电影是一种艺术)提出的“让商人离开电影”的号召,电影才被带上了即建筑、音乐、绘画、雕塑、诗歌和舞蹈这六种艺术之后的“第七艺术”的桂冠(第八艺术说是后来将诗歌归于文学,又独立出戏剧所产生的歧义)。
    不过话说早在电影诞生之日前,就已经有了放映术。1888年,埃米尔•雷诺发明了“光学影戏机”可以让人在幕布上观看几分钟的活动影戏。1894年,爱迪生的“电影视镜”问世,可以连续放映50英尺胶片的影片,但仅能供一人观看。直到1895年12月28日,卢米埃尔兄弟才给了电影一个生日,这是为什么?因为这一天,在巴黎卡布辛大街14号咖啡馆中,他们首次以“售票”的方式公映了他们的影片,这一天,被公认是电影真正诞生的日子。售票说明了电影是一种以货币为媒介进行交换商品的经济活动,也注定了电影中的商业细胞。但她又和传统的商品有着明显的区别。
    因为,在她的血液中,还有着艺术的细胞。
    艺术是从人类的社会生产劳动中逐渐独立出来的,一种满足人的精神需要的生产方式,是一种特殊的社会意识形态,具有形象性、主体性和审美性等基本特征。而电影呢,她可以满足人的精神需求;通过光影声逼真的反映生活,具备形象性;电影制作离不开导演、编剧、演员等创作主体,对社会生活亦不是简单的模仿和再现,更融入了主题的思想情感,具有创造性,因此具有主体性;电影用镜头记录现实,同时又靠蒙太奇等手法创造现实,她能如假包换的记录和表现自然美,又有主体创造的艺术美,可以给人精神上的愉悦和快感,具有审美性的特点。除此之外,如果解构电影,我们又可以从她身上找到绘画、音乐、诗歌等等原有的艺术门类。
    所以电影不仅有着各种艺术门类的基因,更是艺术和商业的混血儿。

估计《私人订制》的第二个故事有千分之一的人能看懂就不错了,为什么?因为那是艺术圈的怪事,老百姓没几个明白的,显而易见,明白的那些人,一是圈内人,二是掌握话语权的“权威人”,三是一定水准的电影爱好者。至于喜欢嗑着瓜子看电影消遣的观众当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骂《私人订制》的影评人应该是明白的,只是他们的心歪了,他们脸红心跳冷汗淋漓地故意往一边摺,故意的误导大众。还有些写影评的人可能真的没看明白,这些人就撒泼尿浸死得了,没看明白啥意思还有脸写影评?

       艺术这东西,见仁见智呗。观众自个儿能成全自个儿,看得出名堂的自然就拍手叫好;看不进去,听不了讽刺的就不点赞;被戳了痛点,或者司空见惯的当然也会贺倒彩。有人喜欢就够了。
       我反正是笑够了,哭够了,思够了的。情节无主线,各个部分似大杂烩拼在一起,这又怎样?当年香港电影的无厘头都可以被人评得头头是道,如今这大俗之至的讽刺竟然被嫌弃没有逻辑?国人,你是不是喜欢把大家都捧的东西说成差,把大家都不懂的说成好?我反正是实事求事,只赞自己看得懂的戏。
       正如片中所说,电影这东西,从根上开始就注定是俗的,是要看观众脸色的。所以,导演编剧也不必为差评伤神。每个人眼睛里的世界都不同,拍电影走自己的心就好。
       p.s.喜欢结尾的《时间都去哪儿了》,不嫌煽情,不嫌硬塞。

高雅、媚俗
    虽然电影兼具商业和艺术的特性,但商业电影和电影的商业性却不是一个概念。在西方电影中,商业电影是对以盈利为目的的影片的统称。而艺术电影,则是指注重艺术技巧,不以盈利为唯一目的的影片。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似乎有着明确的划分,但却有着剪不断的根。
    在成本上,电影往往超过个人的承受能力,要继续生存,保持生产,就要找到即时的消费市场,否则,没有了消费带来的经济基础,电影不可能成为一种上层建筑。所以,电影要以庞大的观众群为消费对象,正如私人订制中所说的:电影走的就是客流量。可是,近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某些个人也有能力玩起“个人电影”。一些电影可以说是不赚钱的,完全表达个人思想的艺术品。她走的不再是客流量,而是除了作者之外只有少数人可以理解的“小众电影”,这些小众甚至可以小到几百几十人。但是,只有少数人把玩的艺术才是高雅艺术么?多数人欣赏的艺术就是媚俗?只有几个人知道和理解的诗歌才是高雅的诗歌?脍炙人口的诗歌就是媚俗的诗歌?答案显而易见,欣赏人数的多少只能说明一种流行程度。某些所谓的“艺术电影”、“高雅电影”和多数人无法理解的只能说是小众电影。
    一些导演会拍出一些晦涩难懂,让常人匪夷所思的片子。但是,看不懂只是种现象,不是目的。就像你有时永远都不会理解你最爱的人分手时的理由,编造一个让你不懂的理由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分手 ╮(╯▽╰)╭这样的电影可以称为是“艺术电影”,或者说“我电影”(雅克•里维特,法国新浪潮人物之一,和戈达尔,弗朗索瓦•特吕弗,埃里克•侯麦,夏布洛尔并称为《电影手册》五虎将)。为了彰显个人的创作个性,表达个人的独特思维,或者进行个人的艺术实验,艺术电影的作者往往会打破传统规则,不再考虑观众是否能够接受或看懂,最终影片故事情节被淡化或者异常抽象,影片的意图不再清晰,因而就会出现少数人高潮,多数人云里雾里的所谓“高端电影”。所谓“高端”也不过是某几个理解了多数人不能理解的电影就自以为是的人创造出高端词汇,事实上,这样的电影无所谓高端,只是极其个人化而已。除非你有着和作者类似的经历和感受,或者恰巧对作者使用的电影手法情有独钟,否则便很难产生共鸣,更不能理解作者。艺术电影的作者在创作的时候,并不是以让人看不懂为目的。对于这些艺术电影,如果你愿意去理解和感受,愿意去研究,稍加功课,也可以找到云雾中的幸福线。但往往,当一部非常个人化的电影作品出现时,就会令许多观众产生隔阂,而这种隔阂,有时就像男人无法理解女人的高潮,女人体会不到阴茎的感觉,这一切,无关智商,更无关高端。
    在电影身上,商业和艺术并不矛盾。从分类上说,我们可以把电影分为商业(娱乐)电影和艺术电影,但绝没有高雅电影和媚俗电影之分。喜欢娱乐电影没有错,喜欢艺术电影亦然。如今屡遭诟病的并不是商业电影,而是那些一味的为了金钱利益而道德沦丧的影片,你可以说这是商业电影中的媚俗之作,但事实上,媚俗的是某些道德沦陷甚至伦理缺失创作主题。一些为了利益而充满恶俗内容的商业电影和个别的无人能解的艺术电影是两个极端,前者丢了节操,掉进了钱眼儿,后者为了格调而不懂,钻进了高雅的牛角尖儿。

下面我就给广大读者讲解一下《私人订制》的第二个故事,先别急,这需要些铺垫,看到最后你什么都明白了。

《私人订制》故事二——赤果果的讽刺
    什么是俗,缺乏自我思想,迎合世俗,随波逐流是俗。《私人订制》中的第二个换血的故事讽刺的不是雅,而是俗。杨导曰,我要不俗,想拍一些别人看不懂的,就不赚钱的片子。但让人看不懂,不赚钱的电影就是高雅电影了?前文已经提到,看不懂不是目的,而是因为必然的隔阂产生的一种现象。电影无所谓雅俗,“高雅”只是某些人为了掩盖脆弱的身躯借来的词汇,而一些俗人就这么信了。这电影我真心看不懂啊,他们都说好,我要说不好我不就成了一俗人么?于是,他随波主流,丢掉了自我思想,别人都说好的电影他就说好,别人说烂的片子他就说烂,从此,雅圈也从此多了一位高雅人士。冯导说这样的讽刺高雅人士看不懂,那我就翻译一遍:有个人有自我思想,但有一天他有一部电影看不懂,别人都说电影高雅好看,为了别人所说的高雅俩字,他丢了自我,随波主流,成了一个俗人。
    某些影评人极具自我意识,他知道,对于多数人说好的电影,他说好别人会听不到,只有鹤立鸡群,说一声不好他的声音才能突破重围,早日出名。这样的影评人不止一个,他们知道自己身单体薄,便抱团戴帽,顶着头顶的高雅两个字到处鉴定“媚俗”。为了名利,这些人丢了节操,丢了道德,颠倒黑白,兴风作浪。而在这些“专业人士”的洗脑下,一些到处寻找优越感的观众也窥见了机会,堂而皇之的加入了高雅的殿堂。《私人订制》讽刺的,就是这样的影评人和观众。

看不懂的观众主要是不知道故事的由来,有人以为冯导讽刺某艺术,有的以为讽刺的某导演或为冯导自己抱不平,如果仅仅是表面化这么简单,它就不会招人骂了。
再说现实中哪有那么个导演,商业片巨成功后堕落到去拍“艺术片”的境地?嘲弄了一件没影的事,难道冯导真的脚不沾地了?到底讽刺了谁?答案:权--威--影--评--人。

结语
    电影是一种大众消费的艺术,更是非常个人化的商品。如果一部电影你看不懂,无法理解,不必在意,你可以因此说他就是部烂片,因为对于你,一部无法理解的艺术品没有价值,但同时你也要知道,她的价值也并不是由你来决定的。电影的发展不仅要靠创作者们的自律,还要靠市场这个大环境。作者们不能把票房价值代替审美价值,为了利益,一味的迎合观众的低级趣味,亦不能极端的艺术,为了精英高雅而脱离群众。观众们要有自我意识,摒弃优越和虚荣。影评人和媒体作为特殊的中间人,更要坚操守德,不能为了出名和五毛弯腰捡肥皂。这是一种美好的向往,也更是希望。

故事的主角不是画家、不是音乐家、而是电影导演,那么它就是暗指“影评人”了,没有他们胡诌的“雅”“俗”,导演当然不会在意自己的作品是不是“俗”,他只知道奉献最好的作品给观众,说白了,就是那帮“丫的、装大尾巴狼”的把导演搞疯了。

这些“影评人”,可能是出自ZF授意的人、可能是权势人物的枪手、可能是喜欢孤芳自赏的变态、可能是水平低地位高的混世魔王、可能是不懂电影却恬着脸瞎评论的普通群众……反正就是那么一群混上了主导舆论的人在影评界大行其道,有人编出了“艺术片”“商业片”这两个永远找不到标准答案的名词。

看到这读者可能诧异:不会吧?那两个词怎么能没有标准答案?
您要好信儿您就去搜吧,没事想吧,国外的很多艺术片都是商业片,而国内的艺术片根本没有,商业片又很少,某些“影评人”还说中国导演大多是拍艺术片的,可是“艺术片”的实例、典范在哪?细究起来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们的评论,要么云山雾罩、要么空洞无物地辱骂嘲笑,“商业”成了他们轻蔑电影的工具,张嘴便是“好莱坞的商业化”、“工业化”“模式化”,仿佛好莱坞根本没有艺术,这一招很万能,国内的导演干得漂亮了,又哪个被他们说出好了?“张艺谋就是搞摄影的”“冯小刚就是拍小品的”概括起来就一个字“俗”!

那么“雅”呢?在哪里?什么标准?有什么实例?他们自己也说不清。
这帮孙子现在他们为了糟践《私人订制》又说《甲方乙方》好了,《甲方乙方》刚出来的时候他们又怎么糟践的?《红高粱》获奖那阵子恨不得骂成了天下第一烂,《大红灯笼高高挂》等一系列张艺谋的获奖电影都被说成了“讨好”,“献媚”,“崇洋媚外”“庸俗地表现中国人的丑陋”,那帮变态影评人的前辈们我至今还记忆犹新,他们的无耻代代相传,从不懂什么是良心。

如果我们执意要把所有电影都归到“艺术片(雅)”、“商业片(俗)”两个类别里,我们将会陷入到哲学难题中:到底什么是雅?什么是俗?分界点在哪里?有点理论水平的人都能明白,艺术的东西是见仁见智的,根本做不到非此即彼的,对比鲜明的还好说,而中间地带的作品最多,是最难以将差别量化来区分的。艺术的鉴赏是需要多种级别的划分,才更大地接近科学性,而每个级别里都有其不同的艺术性。

“权威影评人”们似乎不懂哲学逻辑,他们随心所欲地用“商业”一词就把导演含辛茹苦的作品踢出了艺术圈,因此就有了《私人订制》的第二个故事。

大导演李成儒无疑是最生活化、艺术化的导演,他受到了大众的认可和追捧,也受到了专业机构的嘉奖,但是不管你是得过奥斯卡还是金熊,在那帮“丫的大尾巴狼”的嘴里统统给你冠上“俗”的帽子,导演急了,一定要升华到“雅”的层次,却又找不到“雅”楷模和标准,无奈只有推理:既然大家喜欢的都是俗的,那不喜欢的就一定是雅的!既然美的东西都是俗的,那丑的东西就一定是雅的了。对于血液里流淌着艺术细胞的天才导演来说,去接受晦暗、沉闷、乏味、无聊的“高雅艺术”,没有不“雅”过敏的,只有换血!后来就有了换血弹棉花一幕。这辛辣的讽刺狠狠地括了“权威影评人”的脸,所以他们只好顾左右而言他的冷嘲热讽,就不给你往点上说。

我也十分困惑,为什么他们一定要那么写评论呢?是有人授意还是为了脸面?公正地评价一部电影会死吗?再说正面的评价一部电影跟你的脸面有什么关系?跟大众站在一起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我猜测原因有二:一是ZF为了掌握话语权,希望把有的东西搞得越模糊越好,比如“艺术片”、“商业片”,这样他们才有了更广阔的的空间来指鹿为马(抬高一部或贬低一部)

二是有些权威很自恋,他们才不愿负责任去引导大众的审美,而是要影响大众的视听,标新立异,让大家注意自己。

不管是哪种,因为昧着良心,不敢认真细致地正面去评价一部大众喜爱的影片,(正面地评价了“商业片”就等于承认了它的艺术价值,可他们若是推崇了某“艺术片”又怕招来大众的质疑让自己尴尬)所以他们评价影片时总是把自己陷入自我矛盾之中,难以自圆其说,干脆冷嘲热讽,一个“商业”!“俗”就把作者踢出“艺术”的范畴,至于“雅”是什么,就根本不敢提了。

这就是中国电影评论界的现状,归根结底还是体制造就的畸形,艺术家为了“高雅”只好去追求弹棉花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