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扮嘻哈似少年,范伟和本山那些事儿

作者:影视影评

不得不说,范伟那段给好评 但是这是电影吗?这是小短剧集合吧~

老范指的是范伟。范伟归来,主要是说,范伟又回到了赵本山的身边。近日,电视剧《刘老根3》启动,看点除了赵本山继续领衔,要数“药匣子”范伟的回归。

这个11月,两部根据刘震云小说改编的电影《一句顶一万句》和《我不是潘金莲》先后上映,范伟是唯一一个都参与了的演员。他在前者中饰演了老实憨厚追求自由恋爱的宋解放,在后者中则诠释了一个自私又带点黑色幽默的果农。

前段时间,《刘老根3》在铁岭清河老根山庄正式开机,原班人马悉数到齐,包括原来的“大辣椒”李静,“山杏”闫学晶。然而让人失望的是,“药匣子”范伟居然因为工作原因没有出现,但是范伟已经确定会参加拍摄。

最后宋丹丹的那段 能不能不要这么俗·~ 太直白了 直接把主题就这么赤裸裸的说出来,没有思考余地。
最后的那段 道歉 给画面冲击感四颗星,剧情没有星!生硬煽情,反而恶心厌恶。

在过去的十年,赵本山和范伟没有正式合作了。赵本山和范伟合作的最后一部春晚小品,是2005年的《功夫》,范伟饰演“资深上当者老范”,那句“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位天使大姐替我出的这口气啊”说得很解气。

你会发现,范伟很少跟组路演做宣传,也很少看到有关他的各种采访。就像这一次,他凭借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入围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提名,没有铺天盖地的宣传稿。对于本周末即将揭晓的这个答案,他说起了不久前,同样获得最佳男主角提名的东京国际电影节:“去之前对获奖真没有期待,反而到了之后被媒体和观众一热捧,产生了拿奖的期许,最后落空,多多少少内心有了失落。”这也造就了他对此次金马之行的低调,“得不得奖都是未知的,但还是会有一点期待。”

图片 1

这部戏的亮点是 范伟 不解释~

图片 2

A 《一句顶一万句》

就在大家在《刘老根3》的开机仪式上为没有看到范伟而感到失望的时候,网友们近日在许鞍华导演的电影《第一炉香》的开机现场上见到了范伟。

不能叫电影的电影 俗不可耐~

“资深上当者老范”与赵本山合作的最后一部剧作,是2009年客串《关东大先生》,范伟戏份很少。《乡村爱情2》是范伟最后一部戏份较多的本山剧,2007年9月初本报记者去《乡村爱情2》剧组待了四五天,其间并没有见到范伟,这部戏的主角,已经是扮演刘能的王小利、扮演谢广坤的唐鉴军等本山的得意弟子。本报记者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范伟离开合作了十余年的本山已经进入倒计时。

我年轻时,追求爱情很含蓄

当天范伟老师一身黑色打扮,头戴黑色帽子,配上黑色墨镜,着装十分的休闲又嘻哈,看上去年轻了不少。虽然范伟老师是一名资深演员,但还是主动地站在剧组的最边上,想必是想把更多镜头让给年轻人吧。

范伟为何离开了赵本山,坊间传言很多。

刘震云的两部电影中,先找到范伟的是《一句顶一万句》。“在这部电影开拍一年前,刘震云老师就找过我,当时我想肯定是让我演心里有话总爱憋着的牛爱国,除了觉得年龄有点不太合适。”第二年,范伟拿到剧本一看,出演的却是有啥说啥、从不藏着掖着的宋解放。按范伟的理解这个人物是所有角色中最豁达的一个,“其他人都太拧巴。只有宋解放想着喜欢谁我就跟谁,结婚之后没话说我也不纠结。”

图片 3

范伟与赵本山的合作,可以追溯到1995年,当时赵本山带范伟上春晚,随后的“忽悠”三部曲奠定了范伟在小品界的地位。此后,范伟在赵本山代表作《刘老根》中的“药匣子”形象,以及在赵本山作品《马大帅》中塑造的“范德彪”形象,更是让范伟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大家都清楚,赵本山提携了范伟。

片中的宋解放追求爱情时,特别放得开。相比起角色,范伟回想自己年轻时,却含蓄多了,“一是我的工作环境,周围女孩子都比我大;二是当时也没有那么崇尚自由恋爱,还是相亲的比较多一点。”

在开机合照的时候,范伟老师抿着嘴拍拍手的样子也是相当的可爱了,看上去就像一个孩子一样。

2006年之后,赵本山与宋丹丹开始在春晚上合作,关于范伟和赵本山不和的传言沸沸扬扬。有传言说,两人产生隔阂是因为范伟抢戏,因为当时“范式幽默”大有盖过“赵式幽默”之势。这种“范式幽默”粉丝大涨的趋势,在《马大帅》时已经显现。但这种说法已经被双方否认,范伟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本山哥对我在戏上特无私。”

B 《我不是潘金莲》

图片 4

也有传言说,两人当初分开的原因是因为钱,这个说法也被双方否认。

是果农点醒了李雪莲

在最后的剧组大合照中,貌似只有范伟老师一人带着墨镜呢。不过看样子,范伟老师面对镜头的表情是十分严肃的,和平时我们在电视里看到的形象很不一样呀,不过还是有种莫名的萌感。

范伟此前分析说,两人的隔阂来源于范伟为了儿子上学要调进北京。虽然对范伟有诸多不满,赵本山还是介绍范伟到了煤矿文工团。

冯小刚原本在《我不是潘金莲》中,给范伟安排了一个重要角色,但因拍摄周期与《一句顶一万句》撞车,只好请他来客串果农一角。作为片中最后一个出场的男人,在李雪莲想要上吊时,果农却让她去对面解决。在范伟看来,果农对李雪莲是有慈悲之心的,“干吗呀,非得那么较劲儿,憋在一棵树上吊死,挪棵树,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拍这场戏时是下午,“仿佛也是天意”,天空已没有天光,只有夕阳。“是果农点醒了李雪莲,让她映着夕阳露出了全片唯一一次,也是最美的笑。”

图片 5

多位接近赵本山的人士分析说,赵本山和范伟之间不能融洽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们追求不一样。

C 《不成问题的问题》

最后,希望范伟老师身体健康,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好作品。

赵本山很强势,他要求徒弟们必须听话,“别作”,而他的徒弟在接受采访时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听师傅的”。

这个年龄遇到他,特有感觉

但范伟显然不是徒弟。

《不成问题的问题》是编剧梅峰的导演处女作,他曾担任过娄烨导演作品《春风沉醉的夜晚》《浮城谜事》的编剧。电影改编自老舍的同名小说,讲述的是抗日战争时期的重庆,一家农场,两个新旧农场主任明争暗斗的故事,范伟饰演旧农场主任丁务源。这是一个无能无才但却非常圆滑的人。面对这样一个复杂的人物,范伟并不觉得陌生,反而觉得幸运:“这个年龄碰上这样的角色特别有感觉。”

图片 6

范伟与梅峰第一次见面,二人一拍即合。“除了自带的幽默感,导演可能觉得我和角色外形气质都很相似。当时,我记得他跟我讲,想用黑白的调子拍,我一听太好了。”

在小沈阳刚刚成名时,曾经有记者问赵本山,“要是小沈阳也像范伟一样跑了怎么办?”赵本山意味深长地说:“他是我的学生,敢跑了我就拿家法教育他。范伟就不一样,是兄弟……”

对于原著,范伟把其理解为:用农场说社会、说人际、说人与人之间微妙的关系,包括大背景之下整个农场的生态。对于丁务源,“他顶多是一个生存高手,有段位的生存高手。”为了表现这个角色的复杂,在处理一场丁务源落水戏时,导演没有给出明确结果,而是让观众自己去判断。“真掉水里好像就没有丁务源的那种感觉了,假掉水里又会觉得这人太腹黑,所以我们没有给这个人物定性。”作为一名老戏骨,在角色的塑造方面,范伟有自己的一套:“过去有一句话说,好的表演是把好人往坏了演,把坏人往好了演,这可能太极端。但最起码你演坏人的时候也要有自己的逻辑,有了逻辑之后这个人物才会丰富复杂起来。”

尽管是兄弟,但在外人看来,当时的范伟显然是配角,是小弟。

长达144分钟的黑白片,由于情节的设置,直到看完观众还需反复回味思考,才能明白个中原委。这样的设置,范伟和梅峰是达成共识的,但也为此吃了一些亏。在东京电影节上,五位评委三个是西方人,一个日本人一个中国香港人。两个东方人觉得设置特别微妙,有意思,而三个西方人却无法理解为什么东方人做事非要绕来绕去,“用梅峰老师的话来讲,这是审美取向的问题,我们喜欢微妙、含蓄。”

艺术追求的不同,也是两人当初渐行渐远的一个原因。

高密词——金马奖

范伟喜欢电影,一位资深圈内人士说:“范伟不想总在赵本山的阴影下演一些傻傻愣愣的角色。”在离开本山后,范伟主演的多部电影获得多项大奖,他主演的《看车人的七月》获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主演《芳香之旅》获开罗国际电影节特别表演奖,2017年主演的《不成问题的问题》,更是获得金马奖和北京电影节天坛奖最佳男主角奖等多个奖项。不声不响的范伟,在国际影展上获得的影帝称号并不少。此前范伟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也说,“我是往艺术家的道上奔的。”

有期待,但也深知不易

图片 7

在范伟眼中,《不成问题的问题》只是因为乐趣而拍出来的一部小成本文艺片,所以他对因此能否得奖并没有什么期待。“我们能入围就说明评审会成员肺活量不错,能潜下心来看我们电影的好,我们已经很满足了。”

文艺片并不是范伟的全部,《非诚勿扰》《建国大业》《建党伟业》《我不是潘金莲》《温故1942》《道士下山》等这十来年华语片的知名电影作品,都有范伟的身影。电视剧《老大的幸福》里的范伟,给出的已经不是本山剧中的套路。

之前的东京国际电影节,范伟也没抱任何期许,反而是去了电影节后,周围出现了许多看好的声音。当然,种种迹象也让范伟觉得似乎真的要得奖了。因为拍戏的原因,他没能参加开幕式,闭幕式的时候,主办方特意要求导演和范伟一起去。“我过去也参加过电影节,后期去的,肯定会有点儿什么。”到现在,他都记得2004年的蒙特利尔电影节,“当时我穿得特别休闲坐在大厅里,结果工作人员蹬蹬蹬就跑来了,要求我一定要换正装,我们领队就说有戏。”果然,范伟凭借《看车人的七月》获得了第28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

2007年之后的赵本山,春晚小品依然火爆了好几年,但并没有一直延续;刘老根大舞台做得风生水起;《乡村爱情》从第二部做到了第十一部,众多本山弟子通过这一系列作品成为大明星,据说第十二部也要启动。

也可能是“前车之鉴”,也可能是性格使然,入围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提名,范伟没有大肆宣传。但对于拿奖,他确实“是有期待的。”

两人保持距离的这些年,其实并没有传言得那样闹得很僵。在本山对外接受采访的话语里,自己和范伟没什么不愉快,还可以合作,比如一起参与拍摄了《建党伟业》。

作为拿奖常客,范伟特别懂领奖人的心情:“站在台上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可能就是感谢这个感谢那个。”他把得奖形象地比喻为中六合彩:要有一个好导演、一个好剧本,自己还要演得好,电影还要获得认同等等各个方面都要具备才能得奖,“得奖太不容易了,所以在台上只能感谢。”

只不过,范伟为人谨慎,也容易让人对他造成很多误会。拍《建党伟业》时,范伟饰演黎元洪,赵本山饰演段祺瑞,有一次,韩三平叫范伟和赵本山一起吃饭,吃完之后,赵本山叫范伟,“上我那边去聊点别的事”。范伟怕是又叫他上春晚,又不知该如何拒绝,所以就没有接受赵本山的邀请。

角色局限

老兄弟们在一起,还是念旧,“刘老根”三个字,就是能让本山和范伟老哥俩一起念旧的那个纽带。《刘老根3》主打的是回归,刘老根回来了,药匣子回来了,大辣椒回来了,大奎回来了,山杏回来了,遗憾的是,高秀敏去世,丁香这个角色很可能不会在《刘老根3》中出现了。当然,老范归来已是影帝,刘老根和药匣子要做兄弟,“资深上当者老范”不再是小弟。

曾经也因“范德彪”而困扰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倪自放

小品演员出身的范伟,给观众塑造了许多喜剧形象,《马大帅》里的范德彪,几乎就是他的代名词。谈到局限性,范伟并不觉得范德彪有什么不好:“之后我要拍的一些东西,可能还得走一走他的路子。”对于观众“看到范伟就哈哈笑”的反应,以前他确实有过担心:“十多年前,拍很悲情的电影时,不但困扰,还很担心。”不过渐渐地他找到了方法:“比如在《看车人的七月》里,我们特意在戏的开始设计了一点喜剧情节,让观众一点点代入,从喜剧转到悲情。”而真正给范伟信心的,是《南京!南京!》里饰演的唐先生一角,观众不但没有笑场,投入感还很强,“这让我发现完全没必要为此而担心。”

对于近期塑造的角色与以往反差很大,范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我没有刻意想要对过去有所突破,只要感兴趣的我都会去演。像十几年前拍的《看车人的七月》《芳草之旅》,甚至比我现在拍的东西还含蓄。”

转型商业

50岁开始拼因为以前没机会

1999年范伟开始演电影,到如今,电影市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可能一个类型演下去就行,但现在要演商业片,像我刚刚拍完的《父子魂斗罗》,要有父子情、要好玩,还要有枪战。”

对比之下,《不成问题的问题》是范伟擅长的类型,每场戏都是很纯粹的一个镜头,有舞台剧经验的演员,说台词、走位、一气呵成,每天基本上只磨一个镜头,这是他的强项,这样拍最“舒服”。但现在尝试拍商业片,绝对比拍文戏辛苦。“不仅得吊威亚,还得飞檐走壁,我一个50多岁的人,而且我还恐高。”这个岁数如此之拼,范伟承认,他只是想尝试不同的东西,“过去也不给你机会演这样的电影啊。”

而相对于早前的惯常思维,与新导演合作,也能带给范伟一些新的认知,让他视野更开阔。“现在的新人导演就会反过来想,用更极致的方式。”在表演方式上,他有时也会与新人导演产生一些代沟,他会怀疑新导演的方式方法OK吗?“不过这样做也有他们的道理,可能剪出来之后就挺好。”像之前与卢正雨合作的《绝世高手》,有一段台词,范伟觉得娓娓道来比较好,可导演要他15秒必须说完,见范伟有疑问,卢正雨就让他两种语速各拍了一条,“回头剪完一看,的确他们有他们的想法和风格。”

做导演?

导一部电影那就是扒一层皮

演而优则导,是演员到了一定年龄后的转型,虽然也有人找过范伟,可导演这活儿,在他看来不容易,“导一部电影,就像‘扒一层皮’。从前期的策划,到中期拍摄,再到后期剪辑,现在还有宣传发行路演。”

虽然可以请一个好的执行导演,好的摄像师,自己在旁边盯着就行,但依照范伟的性格,他做不到,“如果要像模像样地做,不光体力,还有能力,我都会觉得力不从心。”甚至对于未来是否有这一打算,范伟都直言:“岁数越大,只会体力越来越不好啊。”

对于如今华语电影的质量,范伟毫不避讳地表示参差不齐,他也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不要说别人,我自己接的戏也是参差不齐的。马上明年就有我演的电影上映,有的也挺差的。”他预言自己明年可能会听见各种不同的声音,“没办法,对方可能经验不足,但你想象不到他经验有那么不足。但你已经接了,后期只能往好的方面走。演员都是被动的,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

采写/新京报记者 安莹 实习生 邵程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