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万唤使出来,一碗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清蒸

作者:影视影评

这是一部以复仇为主题的电影,关于复仇的故事最容易让人想到《基督山伯爵》。而这个复仇故事跟经典复仇故事相比显得相当清淡。

图片 1

图片 2

姜文用他自己的方式把上世纪40年代危险的北平糅合成充满个人浪漫主义因素的一幕幕荒诞又不乏黑色幽默的剪影,复仇、杀戮、暴力美学、色情、不羁的爱情、一搭没搭无厘头的对话,仿佛就是像用一个广角镜头把大时代背景下每个小人物的命运清晰的记录下,每个人命运的选择和乱世沉浮的无奈都被无限的放大了。是选择顺从还是反抗,是选择认同还是否决,在炮火打开北京城门的那一刻人们都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家国命运的存亡与个人私仇的忐忑在姜文的镜头里是那么地独特与荒谬,我想起了之前姜文接受采访时说的那句话,“你觉得,他们都很严肃嘛?”危险的北平与一群深藏野心与欲望的人们构成了往昔的峥嵘岁月和如今的世界,影射?反应现实?我觉得姜文在这个时候会说,哎呀,我是被误解了。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姜文潇洒地一笑而过。

除了故事开始,其他部分看不到大反派狰狞凶横的面目,没有浓墨重彩渲染复仇路上的一波三折。一切都在散漫阳光的北平屋檐上,一切都在嬉笑吃喝中,缓缓走向意料之中的故事结尾。

说到底,《让子弹飞》过去了这么多年,姜文讲的,仍旧是是赤子之心的浪漫主义和老谋深算的现实主义推到邪势强权的故事。

首先得强调一点,中国有很多词儿,不是给自己用的,得是别人给你用,这个词才成立。 比如,讲究。 别人说你讲究,那是你这人晓义、精致、有品。 你自己说自己很讲究,那叫自恋、叫挑剔、叫端着。 为邪不压正,姜文跑了好几个综艺,大概是吃了一步之遥曲高和寡的亏。 宣传的核心是,我拍的片老北京味儿,特讲究,特别是那4万平米的瓦片,简直耗尽心血。 所以百度一搜讲邪不压正,满屏都是姜文、讲究。 但我总觉得姜导有点陷进去了,有点为显示自己讲究而讲究,无论讲故事还是演电影。 完全没有了以前那个劲儿。 其实我挺喜欢姜文,远的鬼子来了不说,近的真为让子弹飞如痴如醉。 但侠隐的改编,也真的有点自以为是。 张北海的深度,在于不仅讲述了侠的隐匿,还勾勒了旧中国社会体系的崩溃,反思了侠之小与国之大的落差。

© 本文版权归作者  httt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姜文这位导演界的顶级大厨,用清蒸的手法,给我们上了一道红烧肉。色香味俱全,就是吃起来有点别扭。这种别扭来源于哪里呢?大多数人吃的红烧肉,都不是这样做的。

《药神》的火热还未消退,但话题上,另一部华语电影却已经慢慢的抢夺了视线。在豆瓣这个电影圈,姜文的标签一出场,谁也躲不开。不管褒贬如何,我们都得整理好衣裳,端正地打量清楚,再认真琢磨半晌,才敢评论。

这里面或明或暗的思考,都是入情入理的血淋淋的现实。 可是,邪不压正硬生生把蓝青峰这个人妖魔化成为所谓老北京操盘手。 硬生生让朱潜龙的汉奸增添点反清复明的色彩。 硬生生让北平之花唐凤仪来个高学历二奶殉国,而不是原著更真实的卷钱外逃。 硬生生把马医生这样一个米帝友人写在死于蓝青峰之手来壮我国威,以示我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之下八国联军也不过是陪衬。 硬生生把关巧红由一个普通而有天然美的传统女性,写成一个内心复杂绿茶婊圣母引路人。 这些,都可以算个人发挥。 最不能理解的是,李天然成了李天然呆,浪漫主义成了奶嘴娃娃的呆萌主义。 侠隐里的李天然,身负复仇重任,有恩义,有血性,有底线,更重要的是有头脑。 他虽然受限于侠本身单打独斗的限制,受制于师门不为非作歹不掺和官府的两条戒律。 但他不会满世界喊爸爸找爸爸,不会有奶就是娘,他的那份战略上的执拗与坚守,和战术上的权变与机灵,是可以称之为侠的东西。 很遗憾,姜文减掉了蓝兰,减掉了师叔,硬生生给朱潜龙加了戏份。 这固然是电影语言需要,但也弱化了深度。 书中朱潜龙戏份极少,一直是“潜”龙,其义不是朱元璋的后裔那个“潜龙”。 而是潜龙勿用,是侠的另一个极端的隐。 即在江湖这个侠的世界分崩离析后,完全投靠当权者,成为打手或者帮凶。

红烧肉绝不是一道清淡的菜,它需要大量佐料的帮衬,再加上明火暗火烈火温火的互相配合。姜文这道红烧肉似乎缺少了一些佐料,我听不到红烧肉入锅时的滋滋作响声。他似乎也不需要各种火候的变奏配合,他像变戏法一样,把烹制红烧肉的几个关键步骤变没了。

姜文和许多其他的导演不同,姜文的片,不能用烂来形容。所谓的烂,无非是导演偷懒,不愿花心思了。好比五星大厨,不愿麻烦和折腾,下了一碗泡面,换上精致的碗碟,给观众糊弄过去。而姜文不同,他还是奔着好菜去的,前些年,他做的菜加了些八角和桂皮,食客纷纷赞赏。姜大厨也就把这五香辅料当做了一道特色。可后来嘛,他太想凸显特色了,八角桂皮的量却因此失控,这菜也就砸了。

朱潜龙是李天然的B面,官匪也是游侠的B面。 邪不压正,成了另一个故事,一个故弄玄虚的民国范儿傻白甜故事。 所谓的隐喻,也是恨不能告诉你,我这是隐喻是影射,你不懂是你没文化不讲究。 只是,谁care屋上屋下两个世界?中国的政治历来是墙内墙外、人前人后、明里暗里。

整道菜吃下来,没有强烈的味觉刺激,只觉得跟着味道去了趟从未见过又有几分熟悉的民国时期的北平。不知不觉这么一道大菜就吃完了,也不觉的腻,只觉得意犹未尽。这种感觉,真像这道菜一样的神奇。

《邪不压正》就是如此,看得出姜文是想拍一部好作品的。虽说不上是砸了,但至少也算是没玩好。我也仅就一个非专业人士,也和大家说说我眼中的姜文原本是想拍怎样的一个故事,而又为何没做好。

一上屋顶,李天然就暴露了,师叔也被干掉了好吗?

清蒸红烧肉,真是只有对厨艺有绝对信心,对食材有绝对信心,对食客有绝对信心,充满浪漫主义色彩又经验老道的大厨敢做。这究竟是不是一道好菜?每个食客都有自己的理解。但,这是一道漂亮的菜,一道下了功夫的菜,一道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新菜,这是无疑的。

架构解析

电影就像建筑,故事架构就像钢筋一样撑起框架,情节是水泥,而影音表现则是最后的装饰和粉刷。那么解构一部电影,我们也应该先从故事架构入手。

《邪不压正》的故事核心看上去很简单。是发生在中日战争前夕的一场复仇。但影片中的人物众多,立场和动机又各不相同。我们解构开来,就会发现这个复仇的故事很复杂。这当中,既有家愁,也有国恨。

在复杂的故事内容下,我们抓重点人物来梳理。而这部影片中,真正起到核心冲突作用的人物,有三个。一是留学回国后,为师门养父报家仇的李天然。一是乱世中趋利避害以图帝王之位的警官朱潜龙。三是运筹帷幄,满布棋子以图抗日解除国恨的豪绅蓝青峰。

再好的细节情节,不服从故事的主题主线,都是画蛇添足的别扭。

© 本文版权归作者  ialyfe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李天然——赤子之心的浪漫主义

十五年前目睹师门惨案,被蓝青峰和亨德勒救下,留学归来意欲报仇。李天然的人物设定,是童真而直率的,一如所有未经世事的少年,充满了浪漫主义情怀。所以,李天然的复仇,也不只是唯结果论的简单复仇。他一定要让根本和朱潜龙同时在场,进行一场带有仪式性的复仇。要羞辱他的仇人,痛快而酣畅。但现实让李天然很无力,养父被杀,蓝青峰被控制,关巧红对其失望。一连串的失败,让人物的境遇落至低谷。而最终,也只是借着蓝青峰的计划和关巧红的帮助,才得以报仇。

李天然在整部电影中的是一个极为被动的角色,无论是复仇,遭遇的挫折,转机和最终的成功复仇。他都是一个被动的形象,是借着他人的行为而推动向前的人物。

比如叫的深情款款鸡皮疙瘩掉一地的马爸爸蓝爸爸,再比如周韵玛利亚。 也难怪姜导不敢用侠隐,而是用了邪不压正这样的伟光正片名。 思想境界的下降,便只能用几分匠气弥补。 这就是现在拼命“讲究”细枝末节的姜导。 一步之遥已经到了孟广美夸不出看不懂,只能顾左右而言他的说跳芭蕾的调性。 而邪不压正里蓝青峰一露面,就是买醋来下饺子。 这不是老北京的讲究,这是穷讲究或者作。 完全不符合蓝青峰的人设——一个幕后玩家,一个实业金主。 光凭穷关系来玩转北京的,那是冯小刚的老炮儿。 老炮儿只在江湖,任何时候都支配不了庙堂。 侠隐里的蓝青峰,是花闲钱办画报的李天然的老板。 是一露面就请吃扬州菜,是厨子给做煮干丝、清蒸狮子头、栗子白菜。 不是特别的饺子蘸特别的醋中讨论当皇帝。 这叫兜里两块钱,心思五百万。 too simple,too naive。 好怀念以前那个“我来这里就是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特么的公平”的姜文,这里面有侠气。 也很怀念与黄四郎文斗武攻的斗智斗勇,这里面有灵气。 改编可以尊重原著精神,但刻画细节需活灵活现。 改编也可以另起炉灶,但主题要有破有立,切不能留个半拉子立个半吊子。 把自我的那些想法,反复拿出来炒饭给大家吃,并且换着好故事炒着吃。 但内核没有提升,便只剩下蛋炒饭最后撒的一把葱花提香。 也只剩下给人灌输自己对讲究的定义。 阿Q说:我先前,阔着哩。

朱潜龙——趋利避害的邪势强权

自认为明朝皇室后裔的朱潜龙,一心追寻帝王名位,在乱世中趋利避害,成就一方势力。一直试图借助日本势力的扶持来获得王位。而李天然的回国,则成为了朱潜龙的一道心头之梗。他想要除掉李天然,又不愿接受蓝青峰的交易。他对于蓝青峰的谋划和李天然的威胁,采用的是蛮横而强硬的压制和迫害手段。在种种境遇面前,朱潜龙是非常有主动性的,他会做出选择和行动,迫使正义方束手就擒。

朱潜龙代表着社会格局的强硬势力,代表着正义道路上强硬的高墙。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水西示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蓝青峰——老谋深算的现实主义

国家危难之际,地方豪绅蓝青峰,试图通过自己的精心策划来抗日救国。李天然报的是家仇,而蓝青峰承载的则是国恨。影片中经常提及“棋子”二字。而蓝青峰,也正是通过一颗颗的棋子,来试图实现救国的目的。我们可以罗列下蓝青峰所用到的棋子。

棋子一,朱潜龙

这是蓝青峰最为核心和主要的一颗棋子。利用朱潜龙的自私心理和权势地位来反日,一开始提出了一套自己的方案帮助朱潜龙实现帝王梦想,但朱潜龙更相信日本人的帮助,予以拒绝。这时蓝青峰开始用李天然作为筹码,让朱潜龙以反日来作为交易条件。

棋子二,李天然

天赐大仇,利用李天然的复仇心理和武艺过人,作为筹码来交换朱潜龙的反日。可以说,从一开始。蓝青峰就认准了朱潜龙才是反日的那枚炮弹,而李天然只是用作点火发射的引线,李天然的威胁行为和仇恨火焰,都只是为了增加交易筹码的重量。直到最后计谋失败,才不得已将李天然作为了炮弹。

棋子三,亨德勒

利用其美国人身份,保护李天然的身份。又利用他的死,为李天然的复仇之心添柴加火。同时也让李天然不再肆意妄为,得到自己的控制。

棋子四,车夫

通过满城的车夫眼线,为自己收集情报信息。

棋子五,自己

在自己的计谋失败后,开车送李天然前去鸿门宴的路上。蓝青峰认清了局势,知道自己的老谋深算的现实主义,无法击溃高墙。只得将希望寄托于李天然,而自己则化作一枚棋子,拖住朱潜龙,为李天然创造报仇的机会。

可以说,真正推动着影片前行的,正是蓝青峰。他在整个事件中,充满了主动性。电影的主角,反派,都在他的棋局布置中。正如影片里所展现的那样,李天然只能在钟楼里等待,而他蓝青峰,才是那个决定什么时候如何行动的人。

至于关巧红和唐凤仪等人物,都不过是这三条人物线里的配角。这三条人物线,便是是钢筋水泥的承重墙,而其他只不过是户型分割的石灰墙。

在了解了三条核心的人物架构后,我们似乎也就明白了,姜文想要讲的,究其根本,是赤子之心的浪漫主义和老谋深算的现实主义推到邪势强权的故事。在故事的本质上,《邪不压正》是和《让子弹飞》相同的。只不过《子弹》里,张牧之是浪漫主义,而师爷则是现实主义。这也是为什么,我称这部片子为“犹抱子弹”。

问题分析

主体仍然是那个主体,情怀也是姜文的代表情怀,可为什么从观众体验上,《邪不压正》就没有《让子弹飞》那般的酣畅淋漓呢?

原因很简单,我总结为三点。

一,主角的设置失败。

影片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主角李天然的设置失败上。就如同我上面分析李天然这条故事架构所说的。这个人物太没有主动性了。他一直都在被事件和其它人物推着走。导致观众不能进入到角色中去。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敢想敢做的侠客李天然。而只是一个愣头愣脑的肌肉少年彭于晏。

所有的主动性都归于了蓝青峰这个人物。也许是姜文对自己所演角色的偏心吧。但这样的设置下,还不如让李天然把主角交出来,让蓝青峰来承担主角身份。至少这样观众还能进入到人物当中去。

二,结构的模糊不清

也许是主角的被动属性,导致整部影片都是配角再引领着故事的前进。一会朱潜龙,一会蓝青峰,甚至关巧红和唐凤仪对于情节的推动都好过李天然。而这样的结果,导致了电影的结构层次混乱。也就是龙骨挑不起大梁,吊顶塌了一地。

同样是复仇,同样是多人物架构。另一位常用来与姜文做风格比较的导演-昆丁,就显得聪明许多。昆丁在处理这样多人物架构的故事时,常常喜欢分割章节。而章节的分割,就让电影有了明显的结构和层次。也更加方便故事的讲述。 就拿《邪不压正》举例,如果姜文也采用章节模式,分段讲述三个核心人物的故事。让观众站在三个视角下看待故事,想必会更清晰一些。而同样讲述民国家仇国恨的《罗曼蒂克消亡史》也是用的分章节叙事,让复杂的故事变得清晰化。

当然,并不是说一定要分章节才能讲好故事。我这里也只是提出一种优化的可能性。但我认为,在不分章节的情况下,仍然得通过主角的能动性来处理好结构层次。

三,装饰情节的喧宾夺主

和上面两个问题比起来,这第三个其实也算不上大问题了。姜文仍旧设置了许多令人玩味的场景和对话。隐喻满身地抖,意向满天地飞,明朝暗讽随处可见。这也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辅料放多了。八角桂皮的好,在于适量的点缀,是一道增味剂,而不能夺了菜品的主味。影片里的这些小设计,每一段单独拿出来,都让人眼前一亮,甚至回味半晌。但过多过频的出现,甚至为了设计而设计(影评人潘公公的设置就有些为了讨巧而强行设立人物之嫌)。则往往会打乱观众对主线剧情的注意力,反而起到了避重就轻的效果。

总结

从姜文的初衷来看。《邪不压正》是一部奔着商业和艺术兼顾的大作而去,是希望延续《让子弹飞》的神话之作。其影片背后的野心和蓝图也是广阔和美好的。只可惜,在人物的构建,架构的处理,细节的设置上,都出现了一些失误。最终,也导致影片没能展现其美好的蓝图,只露出了一半的面庞。也就是我开头所形容的那样。

千呼万唤使出来,犹抱子弹半遮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摩西摩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