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有关政治的话题,移动迷宫

作者:影视影评

列车是一个社会,生活在底层的人只有两种选择,安于现状或者去改变它。但是奉俊昊却告诉我们,你心里想的那个不代表就一定是正确的,你要打破一个原有的社会形态,就要创造另一个来代替它,不然社会结构就会崩塌。而且,资源是有限的,一部分人夺取它变成特权阶级,而另一部分人失去资源,在自相残杀的时候却又得到特权阶层的施舍而摆脱野蛮状态,但是膨胀的野心会让他们不得满足,最后暴乱周而复始。即使最后达到目的,却付出了超乎想象的代价。所以本片真正想告诉我们的就是:大家都别闹了,各自退一步,出点代价,来把原有的社会形态维持好,直到另一个更加先进的、大家都认同的社会形态出现。

澳门新葡亰496,没看过原著,只看了狗血的电影。

昨天看了电影雪国列车,感觉整体上电影还是很不错的,故事讲述一个地球灾难过后,survivers在一列列车中斗争的故事,题材涉及了人性与革命以及环境等
印象比较深刻的场景是生活在末节车厢的人民生活在惨痛之中,而当他们反攻打到较前面车厢时候看到的场景令人震惊,车厢里面竟然是一个world,什么都有郁郁葱葱的树林,美呆了的水族箱,在屏幕外都能感受到的让人流口水的三文鱼寿司,劲爆震撼的迪厅,烟雾缭绕的桑拿房,和糜烂的吸毒场,瞬间毁掉了原有的对火车的一切认知。这是这一部电影中最震撼人心的东西,比之桥上的喷血的暴力的场景,比之结局的自己的敬仰的领袖与敌人boss的联合的阴谋更加让我震撼。我明白的作者的意图,他写的并不是一节列车,而是一个世界,是我们这样的生存的星球,当技术不断改进,世界就会变的越来越小。当人口越来越多,每个人所拥有的资源就会越来越少,而被困在这个星球上的我们就仿佛登上了一列雪国列车。就会发生列车上经历的那些事,当人们面临生存时,道德这个约束可能不复于过往的效力。所以可怕的事情就会发生。
列车上的leader对主角进行了一大段平衡的演说,主角的表现却不同于以往电视剧的那种头脑简单的愤怒,抗争打败了恶势力然后皆大欢喜的俗套,而是表现出了震惊后的呆滞,和痛哭,这不禁让我好奇导演对于整件事件的态度。难道这就是终点么,不,最后主角发现了儿童被当成消耗品在机械里运转时,他愤怒了,注意愤怒这个词,并且他以自己的手臂为代价就出来机器中的被困儿童,又用生命为代价保护了他们。我不知道导演想告诉我们什么,但我很好奇如果列车没有爆炸成功会发生什么,主角会继承leader的事业么?他会选择改变原有的构架么,在资源并不充足的情况下,社会必然会产生阶层,那他的改变会引起自然规律的强制打击么?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循环?如果影片真的这样拍,我不敢看,因为可能是很可怕的答案!
这部影片也有许多欠火候的地方,比如前后对比的熏染应该再加大一点为好,而且作为电影整体的节奏还是有点快,情节上还是大于了意境,没有做到意境大于情节的电影标杆。不过貌似现在许多电影都是这样,估计这和我们浮躁的快餐式生活现状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总而言之,值得一看!

不过我感觉电影探讨的主旨并不是“救朋友还是救世界”。男主不去实验室并不是因为他不想救世界,而假设男主去了实验室,最终也不一定就能拯救世界。

我不是想说导演要表达什么,而是想说我看完之后感受到了什么。关键字是:追求、勇气、传承和……最后一个词不知道怎么形容,下文会降到这个“……”。

因为即使坏人(请原谅我用如此粗暴的称呼)有了解药,他们也不能拯救人类。其实电影中Jasom朝Ava开枪那一刻就已经表明了这个观点。

先看看不同时代的主角所追求的:爱情、音乐、自由、博爱、真相。然后他们在追求的过程中打破了特定时代固有的定式,比如说奴隶制、伦理、信仰。

电影中,在病毒席卷全球后,人类社会分成了三派:

这些事情,都是由极少数很偏执和勇敢的个体去完成的,就如同癌症是人体内几个失控的细胞分裂而成一样,最后摧毁整个人体生命系统。

1,拥有资源的“城市派”,他们垄断了资源,建筑高墙保护自己的资源,同时研究解药;这一派特点是权利高度集中于少数人手中,为了研制解药而不顾一切甚至丧失人性;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个体所执着去追求的,不一定都是宏大到可以改变世界的东西。但是它会立竿见影有效果,或者在若干个时代之后产生一定的影响,其精神会传承给几个朝代之后的执着的个体,比如说那半本书,和那个音乐。

2,受“城市派”压迫着的“反抗派”,由那个狂客领导,他们被“城市派”扔在墙在自生自灭,其对“城市派”的仇恨甚至盖过了求生的欲望;

社会正是因为这些或者渺小、或者宏大的追求相互融合,发生着深刻的变化。

3,男主所在的“和平派”,他们即不想进驻城市,也不想报复城市。其内部的权利并没有高度集中。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最后一个社会形态。之前有很多个体是为了让社会更加和平、公平和美好,比如说推翻黑奴制度、星美的真相、记者的报道……但是,最后一个社会形态跟原始社会有什么区别?最后第二个社会形态跟极权社会有什么区别?

那么,就算“城市派”的人研究出来解药,这种病态的集权和丧失人性的社会形态,他们可以拯救人类吗?

所以,这些个体勇敢打破固有的传统,追求更美好的形态,实际上,社会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更美好。世界的发展也是有周期,周而复始,始而复周。这就是首段的“……”。

电影表现出的观点是:不会。

梅俊彦 2013年2月3日 1:44@草埔

即使女主等研究人员想拯救人类,掌权者也一定不会。因为他们筑起高墙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他们得到解药也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利益。(电影中通过免疫者所收到的非人性对待和对围墙外的人所受的非人性对待已经表明其观点:这并不是Jasom的个人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高度集权的社会形态下必定会产生Jasom这样的人)。

当然,“反抗派”因为长期被“城市派”非人性的对待后,他们也慢慢丧失人性,所以他们拿到解药也不能拯救人类。

电影给出的观点是:必须是“和平派”拥有解药,这两个条件都具备时,拯救人类才有可能。

女主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她很高尚(没有讽刺)地以牺牲自己部分人性为代价参与“城市派”的解药研究,但最后剧情的安排让她发现自己走了个大弯路。而男主估计其实也没有想这么多,只是凭简单的直觉,保护着自己的朋友远离城市和实验室。

回过来想,如果女主一直在男主身边,她也会因Brenda的情况而意识到男主的血有治疗效果。既然能集合力量修复一搜轮船,集合力量再修复个药厂电厂什么的,应该不是很难。剩下的一步一步来就是了。确实,因为资源的缺乏,他们拯救人类的速度会很慢。但是,丧失人性,更无法拯救人类(联想到三体)。

不过,关于“解药”部分,本就是本片最狗血的地方了吧:原本花巨大代价建造迷宫,折磨对象所得到的血清,没能够解决问题,而最后拯救人类的解药最后竟然是男主在正常状态下抽的血...

当然,以上只是是我基于有些狗血的电影剧情,认为的电影给出的观点。如果是讨论现实世界中遇到了类似的灾难人类会怎么样,那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Rya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