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的唯一哲学,一个人的战争

作者:影视影评

如果说《满城尽带黄金甲》是一部好电影的话,那么《墨攻》就是一部大胆的、了不起的电影。前者惟令观众心神激荡,后者则引导观众静心思考。如果将来要修电影史,我觉得,可以舍弃《黄金甲》,却万万不可遗漏了《墨攻》。这部电影是对当局民主路线的试探,而事实证明,我们的政府经受住了考验,放射出进步的光芒,照亮了国民脚下和心中的路。我们现在的政府,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愚暗、愚昧、愚民的政府了。当年那个政府,连《活着》都会禁映,而《活着》实在与祛昧扯不上关系,绝对不存在任何颠覆专制统治的企图。而这部《墨攻》,则透露出启蒙大众的勃勃野心,居然安然无恙,顺利公映,这不很好地说明了我们的政府正在从专制落后的统治型政府向文明开放的服务型政府转变吗?若非如此,那就是我们的政府太蠢,没有准确地嗅到这部影片播洒的精神花粉。我决不会同意这种解释,无论在专制的过去,还是开明的当下,我们的政府都充满了执政的智慧。
《墨攻》是一部采取民本视角拍摄的电影,当然它也适度地表现了英雄主义,但它做到了把英雄摆到该摆的位置,既肯定了英雄存在的价值,又揭露了英雄存在的隐患。做到这一点非常难得,可以说,在我看过的电影中,它是第一部。这部标榜墨家思想的电影,贯穿的却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矛盾处处隐伏。非攻,却必须用攻的方式来实现。兼爱,被爱者却未必值得去爱。在统治者争夺权势和土地的铁蹄之下,平民是可怜的,然而只要让他们稍占上风,他们便露出狰狞的一面。为了生存,他们可以清醒;为了生存,他们同样可以茫昧。他们可以不在乎英雄,但他们不可以不在乎正义。然而,正义又是什么?屠杀侵略者当然不够正义,但面对侵略者放下武器就是正义吗?他们仅仅为了活着,不去想那么多,所以他们的统统只是生活的生理上的痛苦,而非生存的精神上的痛苦,而智者则必须承担双重的痛苦。
在双重的痛苦之下,智者辗转反侧,憔悴枯槁。梁王的目光是锐利的。他说,智者必有其弱点。他说对了,但不代表他也是智者,助他洞悉这一点的,是精明的统治术。智者有所为,有所不为,而权术家为达目的,可以无所不为。无所不为的人,常常是最后的胜利者。所以,梁王笑到了最后。他的胜利,是无数平民以及英雄的血肉之躯铺就的。墨者革离问巷淹中:胜利真的那么重要吗?胜利比生命还重要吗?权术家根本不会思考类似的问题,他们没有终极关怀,胜利就是他们的终极目的。革离常常纠缠在这些问题之中感到痛苦,因为他是智者;巷淹中面对革离的发问犹豫了,他也是半个智者。曾经跪在他面前的梁王,狞笑着命人射死了他。最终,权术家梁王照旧受用衣衫褴褛的百姓的山呼万岁,智者革离则在夕阳下落寞地离去。这个结局过于残酷,但它就是我们这个物种生存在这个星球上的现实。我们无法逃避。当然我们可以选择做梁王还是做革离。
电影结束了,打出两行字幕,数月后,梁被赵灭;数年后,赵被秦灭云云。狡狯的暴君梁王受到了惩罚,大快人心,貌似给了大家一个希望,其实何尝有什么希望,胜出的秦始皇,不过是个更狡狯梁王而已。
2006-12-20

     墨攻,一个人的战争,两个人的爱情。
     一个人,是因为这场梁赵战争,完全因主张“兼爱非攻”的墨者革离而起,没有他,梁不战而降,赵不战而胜,但六合战争不会停,在动乱年代,大多数人都是一颗棋子。
     两个人,是因为兼爱的墨者终于在最后时刻读懂了逸悦的爱,兼相爱,交相利,墨者终于知道要选择自己爱的人。只是,人很难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墨攻的名字,来源于原作日本漫画《墨子攻略》,但我认为,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它要打破墨守成规的旧式,墨家是擅长防守的,但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像片中革离所言:“以亟伤敌为要”。其中蕴含的就是这样的道理,战争不可能没有鲜血,同样,正义也不可能没有牺牲。墨攻二字,恰如其分。

      今天才看完了刘德华的《墨攻》,我对这部电影的评价仅次于他主演的《无间道》,剧本本书就是好剧本,很多剧情内容值得深思。春秋战国百家争鸣,墨家最后结局可谓最惨,他倡导的理念不可谓不伟大,墨者也都是侠士,肯为其理想而牺牲,但为何有如此之下场,我觉得本剧就很好的给出了答案。
    墨家主张兼爱非攻,赵国攻打梁国,墨者革离冒着生命危险,主动帮梁人守城,最后的结果反而不如其对手对他来的尊重,拥护他的人要么成了牺牲品,要么离开。我觉得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墨家没有抓住人性的本质,就像梁王所说,革离借口以为梁城解困为由,从而夺取百姓信任,图谋夺权,这不就等同于侵略吗。是啊,在他的眼中革离和赵国人是一样的,都会危害他的统治,而革离一味的帮助梁城守城,尽心职守,赴汤蹈火,并没有关心梁王以及其手下臣子的想法,致使梁城被赵军攻破。我觉得你可以说梁王自私残暴,没有仁义,但革离应该要考虑到,因为这也是制约守城的胜败关键之一,可他没有。
    墨家的主张自然是很好的,人人都向往那个大同世界,但如果考虑到人性,墨家的主张不仅不救人,反而会害人。他最后救了梁城了吗,我觉得没有,如果他不来,梁城就会投降,赵军屠城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古代,人口是最主要的财富,就像剧中老百姓所说,田赋给谁都一样。谁统治老百姓不是一样的过活,说不定赵人的统治会好于梁王。可他来了,梁王意识到投降失败自己会一无所有,坚守,自己的一切才会得到保全,而为此双方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最后的结果无非还是保全了梁王的王位而已,老百姓遭了秧,拥护他的梁适、逸悦死于非命,子团致残黯然离开,这个结果好于投降的结果吗,所以我觉得这也是墨家不派人来的原因吧。就像他最后劝说巷淹中一样,他认为生命比胜利更重要,而巷淹中生命的定义是活着有意义,他认为作为一个失败者活着是没有意义,革离想要救巷淹中的命只有让巷淹中打败他。
    最后我想举一个生活的例子,墨家就像倡导我们国人挤公交要排队一样,遵从墨家学说的人不但永远挤不上公交,反而会让那些不遵守规则的人更容易获得利益,这是救还是害呢?     

距今两千两百多年,中华大地尚在诸国纷争,群雄争霸的时期。此时,强大的赵国想要一举攻打燕国,而实现这个计划的首要条件就是要先攻破夹在赵燕之间的梁国。于是,赵国大将军巷淹中奉命率领十万大军,逼近仅仅只有孺妇平民4000余人的梁城。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胡弃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先说《墨攻》的爱情。
     墨攻里的爱情真实、温存、凄美。从剧情上看逸悦似乎没有爱上革离的必然理由的,更没有理由在他的面前宽衣解带、含情脉脉。一个在兵临城下之际独闯孤城的男人本身就很有力量,更不说他博爱的思想和精深的学识,如果把刘德华的沧桑之美算上,那倒是无可抗拒的了。《大话西游》里说,爱一人,需要理由么?问题却在于革离兼爱天下苍生,博爱劳苦百姓,他的爱是爱土地的那种深沉,爱事业的那份执着。两人的爱是各不相同的两条平行线,需要火花才可以相遇。
     当赵兵把他们逼上悬崖的时候,不会水的逸悦面对决不放弃他的革离,说了一声“你要救我”就勇毅地纵身跃下,她信任这个男人,爱这个男人,她救他的方式就是让他毫无挂念,这是份大爱,它不等同于《泰坦尼克号》里简单说教的舍生救爱,但在现世中却不容易做到。这是第一次心动。

 危难之时,梁王向以守城著称的墨家祈求一支可以抵抗十万大军的守军。但是梁王等到的却是一个其貌不扬、孤身应战的墨者——革离。

    当革离背着好不容易转危为安的逸悦,出现了一幕很令人玩味的镜头:
    “你好点了么?”
    “好点了”
    “那能下来走一会儿么?”
    “嗯嗯~”
     很单纯的爱不是?兼爱,在这里是一份简爱,简单的爱。谁没有过青涩的爱情,谁没有懵懂的幻想。在这里,落水的孤男寡女没有玩偎身取暖的噱头,把一份纯粹的、明确的爱准确的说是女人的爱演绎得很微妙、很完美。

 不可一世的赵兵对这位来自墨家的无名小卒鄙视之极。但革离却出奇制胜,奋勇抵挡住赵军二千兵马的偷袭,令赵军束手无策,无功而返。

     当革离终于穿起范冰冰送她的靴子时,逸悦叫住他冲他嫣然一笑,很美。范冰冰演绎出了她在很多影片中无法诠释的女人的美,因为这种关切的爱无关欲望,远离物质,这样的爱不知所起,不问所终。第二次心动。
     当革离守城成功即将离开的时候,逸悦问了他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到底什么才能把你留下来?”是的,除了战争,除了以兼爱的力量去赢得每一场战争。那还有什么才能留下一个男人的心呢?
     爱。
     不再是兼而有之的爱。
     而是一份彻彻底底的心底的爱。
     那一份爱,可以有最冗长的回声,最曼妙的幻想,最璀璨的闪烁,最紧密的相偎。
     革离说,对不起。
     这是一句男人经常说的话。
     这是一个男人在无助、无力、无奈时才会说的话,但只有真正的男人才能让它力运千钧。
     于是逸悦的动作在只露了一个白色的衣角时便戛然而止了,让所有期待继续的男人跌碎了眼镜。我倒更认为这是逸悦作为女人的一种小心思。她在蛊惑着别人,也在蛊惑着自己,玩转一个千秋不灭的论题:怎样才可以留住一个男人。留住一个男人的心,是开始还是终点?
     逸悦最令我过耳不忘的一句话就是:
    “兼爱、兼爱、你应当懂爱。你懂。”

 全心练兵,亲自制造无数特别武器的革离,加强梁城防守实力,应付赵军随时而来的庞大攻击,使得梁城上下,无不对革离折服。但是,突然到来的墨家传人揭开了一个惊天秘密,顿时引起梁城惊恐万分。而此时梁王的嫉妒,又如鬼影一般隐匿在革离身边,杀气四伏。

     墨者终于懂了,幡然醒悟。墨家的“兼相爱”的确就是要爱所有的人,无怨无悔地、不怕伤害、不计回报地去爱。但作为一个人,首要做的确实选择值得你爱的人,这句话的确精彩。当革离疯狂地一间一间牢房去寻找自己的爱,声嘶力竭地呼喊自己爱的人的姓名时,我不可能不动容,回头寻觅是最难的事情,何况,是找寻不曾关注、逝去的爱,而这时已被割喉噤声的逸悦,听到自己爱人撕心裂肺地呼喊,所做的只能是无助的嘶哑。
     这就是爱的残酷。
     感性的人一定认为爱是浪漫满屋,鲜花铺就的,理性的人会知道爱从来就不是一面的。有可爱而未爱的,有可爱而不能爱的,有可爱而忘却爱的,爱不是恒久不变的东西,爱需要反思,爱需要体悟、爱也需要呵护。当革离抱着逸悦的遗体时,他一定是痛苦的,也一定是明白的,这是他必然的结局,因为爱必须把握,不能“兼”而有之。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事多烦忧,逝去的爱是覆水难收的,革离的爱情是得与失的命,冰与火的痛。

 城外,尽管巷淹中使出不同的攻城方法,可惜除损兵折将外,依然无法攻占梁城,反令革离声望传遍各地,远远超过了无能的梁王和强悍的巷淹中。

     再说《墨攻》的战争。
     墨攻是一部很男人的电影。从这一点来说,《夜宴》是女性化的,《英雄》是中性化的,《无极》是变态化的。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战争史诗般赵军布阵攻城的壮阔,受难式的赵军死于箭雨的惨烈,救赎式的两军交战的油画定格。最大的亮点是两军主帅的表现,韩国影坛翘首安圣基扮演的赵军主帅巷淹中和德华扮演的革离一开始便在城头上棋逢对手,两侧是剑拔弩张的各方军士,两人在低矮的土坯上的尔攻我守,确实有一番“煮酒论英雄”的味道。而当巷淹中终于攻破梁城后,他最大的心愿依旧是打败革离,完成一名军人对荣誉的追求。革离为人民也为自己的爱催马赶来,可谓潇洒、感人。他向巷将军提出两个人决战于城楼,无论生死,都与棋子无关,可以说一种浪漫的革命英雄主义,“一将功成万骨枯”,只有梁王那样城府极深、阴险龌龊的小人在权利斗争中才可能成为胜利者,就像楚汉对峙之时项羽曾放出豪言,和刘邦一比高下,胜者得天下以解除人民的苦难,而刘邦根本就嗤之以鼻,最后浪漫英雄项羽自刎乌江。
    “那个城楼是我跟墨者的,无论如何,只会有一个人活着!”,巷淹中如是说。
     很男人,相当男人。
     像《三岔口》里说的,生命中,总有惺惺相惜的敌人。
     最终革离选择留下,因为无论谁胜谁败,“这一切都会结束”。但巷淹中一定要分出高下,他要高傲地胜利,却只能看着自己的部下被水淹七军,火烧连营,自己一败涂地,重新一无所有。“活着就是胜利么!难道生命不比胜利更重要么!”,革离咄咄逼人,掷地有声。

 正值赵军无心攻战之际,赵王却突然传令撤军!巷淹中虽传令撇退,自己却坚持留下,继续作战,以报战死沙场的下属其在天之灵。结果有二千名效忠巷淹中的部属,不约而同地折返,发誓攻克梁城。

    “活得有意义才是我的生命。”
     无语了,在两千年的燕赵之地我看到了久违的骑士精神。
     ——对荣誉渴望,对弱者怜悯,对女性尊重。
     所以说最后重掌大权的梁王的笑是小人得志的诡异,而巷淹中面对飞来的火箭,嘴角那丝不动声色地微笑实在从容淡定,是一位将军的气质,也是一个男人的风度。当时觉得这位演员实在是演绝了,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中国有这样的演员呢!后来才知道是安圣基先生这位韩国演员中的泰山北斗。看来气质确是不可以模仿和抄袭的。

 得知城外只剩二千赵军,梁王自以为能轻易应付,便急于把革离赶走。得享一时之安宁,梁城人民已逐渐忘记革离的功劳,返回从前的生活,疏于防守。就在此刻,巷淹中率赵军再次攻城,不费吹灰之力,便攻陷梁城。

     简单说说革离。
     从外表来看,革离很时尚,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他留着寸头,穿着类似近年流行的爱斯基摩靴,围着大围巾,裹着长头巾,还留起了好看的小胡子,沧桑而古典。当他被逸悦发现穿着人家的靴子时,微微地羞涩像个懵懂在爱里的男生。

 巷淹中没有捉到革离,却相信革离不会离弃梁城,于是以城民作为人质,逼革离现身。

     革离是一个完美的人物,但在剧中他的爱情是残缺的。
     他完美得似乎有些过于理想主义,他是一个孤独的智者,行走的诗人,智勇双全,洁身自好,十万强敌也无法摧毁他“兼爱非攻”的主张,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是他的信念。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他是一个英雄,英雄不怕完美,但英雄的弱点在于曲高和寡,高处不胜寒,他可以得到敌军的欣赏,却得不到他救助的人的信任,他甚至单纯地“兼爱”到可以转过头再去帮助赵军摆脱战争。当他的肩头被自己设计的箭射中时,终于完成了自己对“爱”的终极理解。革离这个角色由刘德华这样一个偶像来扮演,观者只能说,太完美了。

 革离的出现,与梁城的命运,在战争的起落中悬而未决…….

     总之,墨攻里的战争是一场男人的战争,一场欲望的争夺。放在剧情里它是革离实践真知、顿悟爱情、自我涅磐的过程,放到现实中它是一个人、男人或女人懂爱、懂生命的历程。

近年来国产的大制作电影,几乎无一例外是古装戏题材,从《英雄》、《十面埋伏》、《无极》,再到《夜宴》、《黄金甲》等,无一例外地沿用了自我全球化的表意策略,他们抽掉古代故事的文化内核,仅仅借用一种所谓的中国场景,为其赋予某种当下普遍的价值参照,诸如和平主义、诸如爱情中的忠贞与叛逆等等。但我觉得这些大片除了在场面、视效上可以和好莱坞大片有得一拼外,内涵其实是相当空洞无力的。

     应该说《墨攻》是一部难得一见的好片,虽然有“特洛伊”式的战争图谱,“勇敢的心”式的平民群落,“美丽人生”中的亲情震撼,但在中国大片蘸血的馒头和虚化的黄金的不断毁誉中,一个生于英国长于英国的华人导演让我们体会到了民族灵魂的力量。我看到了真实的战争、阵痛的爱情和一个男人的内心世界。范冰冰说,墨攻爱情是冰与火的痛。刘德华说,墨攻是一部很有诚意的电影,只是生不逢时。新浪博客写手莫一一说,墨攻中人性是一项残酷的较量。无论怎样,我不会在给学生讲《公输》时只是强调墨家“吾知所以距子矣”的睿智,不会只相信老庄才有“大道如青天”的洒脱,孔孟才有内心的仁爱,法家才有内心的坚守。因为,在强权的背后有无可言说的痛——
     也有不曾失落的爱。

而《墨攻》以一种对东方哲学的个人诠释,全面超越了自《英雄》以来为中国武侠大片所倾力建构的文化逻辑。它以一种颇为自信的姿态,同时,也以一种更为有效的方式,进一步提升了中国本土电影的文化积累。

影片的寓意相当深刻,墨家一贯提倡的“兼爱”,“非攻”思想,是革离孤身一人前来帮助梁国的立意根本,但影片的最后,革离开始怀疑自己所信仰的价值。当他看到大批已经放下武器的赵国士兵被乱箭射死的时候,他开始质疑这场战争和他本人存在的意义。在逻辑上,这是一个两难命题。战争与生命总是处在一种誓不两立的绝对冲突当中。从某种意义上,它也体现出中国“非攻”思想与西方人道主义意识所共有的内在悲剧性。说到底,和平主义即无法遏制战争,也不可能在战场上克敌制胜。战争的唯一哲学,是勇气和实力 t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秋日影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